霸权背后是武器,“人权”背后是霸权

来源:国防报 作者:李际均

20年前,两极格局解体,从此美国独步世界、为所欲为。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其《历史的终结》一书中,断言“除了自由民主制度和资本主义,人类没有别的进化可能,这就是历史的终结”。由此推论美国有义务借助武力优势将美国的价值观推向全世界。唯美国马首是瞻的精英们,鼓吹美国模式就是世界模式,就是“普世价值”。某些国家政府接受其误导,跌入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和激进的自由市场政策的陷阱。随着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没有结局的结局,外部的战争危机和内部的经济危机交织在一起,使“美国模式”受到质疑。

    如今这个“自罗马帝国以来唯一真正的全球帝国”似乎风光不再了。靠武力征服,征而不服;靠印刷美元换取别国的劳动产品,用债券对外国进行金融绑架,把隐患推给未来或转移到别国的把戏,也被更多的人看穿了。

    当然,在可预见的时期内,美国仍占有“硬实力”的明显优势和“软实力”的操作优势,会运用软硬兼施的手法,继续其战略扩张。对此,中国更要注意维护自己的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霸权主义以军事力量为核心,并把民主、人权、金融、货币、石油、宗教、媒体、投票箱、转基因等全都武器化,异化成为霸权主义的衍生品。从这个意义上说,霸权的背后是武器,民主、人权的背后是霸权。

    布什主义的最大政治遗产是反恐战争。按严格的军事学术意义讲,反恐行动不能称之为战争。战争的对手应该是敌国或敌对势力的军事集团,而恐怖活动是分散的个别行为,用一场投入几十万兵力的战争来对付个别的恐怖活动是不得要领的,那只能是针对每一个村庄、每一块土地、每一个被认为是潜在敌人的盲目杀戮。据国外媒体统计,伊拉克战争已造成数十万平民非正常死亡,制造数百万难民和孤儿。至今,“9·11”的真正策划者仍是个谜。而伊拉克根本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萨达姆与拉登也不是同伙却是事实。

    霸权主义揣着明白装糊涂,贸然发动这两场师出无名,违背战争道德又在兵法艺术上讲不通的反恐战争,其背后当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说穿了:反恐是假,服务于地缘政治,控制欧亚大陆和石油资源及其通道是真。

    军事暴力和颜色革命是霸权主义战车的两轮。从科索沃战争到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以及美国支持的以色列对巴勒斯坦的战争,霸权主义及其同伙把军事政治活动的所有卑劣手段着实地表演了一番——摧毁民用设施、轰炸外国使馆、虐待战俘、杀害平民、非法拘押、严刑逼供,不一而足。如果用审判萨达姆的标准来衡量美国和以色列的战争决策者,后者显然有过之而无不及。问题是谁来审判霸权主义的战争罪行?一个国家缺乏道义,尽管能逃避审判,也必然失去世界的普遍信任,依靠信任建立的国家形象和各种关联体系也会随之动摇。

    威廉·恩道尔在其新著《美国全方位主导战略》中发问:“曾经因对外国人开放的态度和轻松的生活方式受世界各地羡慕的美国人民,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国家变成邪恶的强权,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很少得到报道的世界其他地区实施残忍无情的暴行和酷刑。”他的回答是:“通过规模之巨大难以想象的社会工程,美国完成国内社会转型,从根本上把美国变成一个斯巴达国家、处于永恒战争状态。”这是对美国当代历史和社会思潮的深刻反思和警告。

    世界人民对美国新领导人调整国家政策的希望和无望是同时存在的。奥巴马上任后确实有一些新举措,与布什政府相比,更强调经济、文化和价值观等“软实力”,重视国际合作,作风务实。但美国霸权主义的历史惯性不会戛然而止。其石油、金融权势集团和军事——工业复合体主导的国家机器没有改变,也不可能改变。

    正如美国学者戴维·梅森在《美国世纪的终结》中说的:“美国没有一个总统敢于与主流意识形态决裂。”威廉·恩道尔在《美国全方位主导战略》中更直截了当地指出:“数十年来美国政治的严酷现实始终是,没有任何一位总统候选人能够在违背美国权势集团意愿和利益的情况下当上总统……试图追求自己独立的政策、而不执行在幕后控制美国政策的强势家族的日程的人,结局简单明了,就是被暗杀。”正因为如此,人们无法确知美国新领导人在基本国策上,除了延续其前任既定的路线之外,是否还有别的路可走和能够走多远。

    中国人民一贯对美国人民抱有友好的态度。同时通过美国制造的搜查银河号、轰炸中国使馆、南海撞机、对台军售、策动所谓“西藏人民起义”等一系列事件中,深切感受到霸权主义的蛮横与无理。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出版的《国家利益》2002年春季号,刊载查理士·霍纳的《西方的又一大利益:中国的***问题》中写道:“中国在新疆的麻烦,对美国是一种诱惑,让美国在中美关系恶化时能击中中国的痛处。当然这是一个危险的诱惑,只有当新疆穆斯林分子走武装斗争道路时,我们才能利用它,就像苏联当年在喀布尔时一样。到那时,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就付之东流了。”不久前在乌鲁木齐发生的“7·5”严重暴力犯罪事件,就印证了上述祸心。

    帝国主义统治世界两个世纪造就的自我中心和民族利己观念不容得中国与它比肩,它们对中国的飞速发展感到浑身不舒服。过去几十年,世界发展中国家都在适应美国和西方大国,如今美国和西方大国也应该对适应发展中国家做些努力,调整心态,表现出应有的理智和善意。

    我们身处一个惊心动魄的大时代。为了无数革命先烈和广大劳动者用生命、鲜血、汗水和智慧造就的江山社稷,中国人民有决心、有权力、有能力捍卫自己国家的利益与安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