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英国、美国三大帝国为何走向衰落?

西班牙、英国、美国三大帝国为何走向衰落?

高连奎

更多1制造业不仅是用来赚钱的,他还承担着其他的社会责任,比如稳定的就业,强大的物质生产能力等,缺乏了实体经济,虚拟经济也就失去了支撑,没有了意义,一个国家如果出现了制造业空心化,那这个国家离衰败也就为时不远了。

所谓“产业空心化”,是指制造业资本大量、迅速地向利润更高的行业转移,使工业生产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急剧下降,造成产业比例失衡。美国多年形成的“产业空心化”问题对本次金融危机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近年来,美国不断地宣扬美国现在正进入一个后工业时代,后工业时代以服务业为主。虚拟经济决定着各个国家和人民的命运,的确,美国确实通过金融市场赚了不少的钱,但那些钱都进入了美国富人的腰包,在制造业的空心化让美国的穷人更加贫困。

决定一个国家财富的不是货币的数量,而是生产财富的能力,生产能力是国家经济的基础。一个国家,如果对财富的消耗量超出了他的财富生产能力,他会越来越穷;如果他的财富生产能力的超过了他对财富的消费量,他会越来越富。因此,创造财富的能力比占有财富更加重要。

在很大程度上,制造业构成了现代社会的生产能力。任何国家都需要一个强大的制造业来保证自己的经济独立和长期繁荣。但在美国,制造业的下滑已经达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

后工业时代的产业空心化

木桶定律高速我们,木桶的储水能力取决于最低的那块木板;当重要部门的功能缺失时,整体经济将崩溃。历史上比较富有的国家都有完整的装备制造业和相关资本密集型产业。不能生产机械的国家将会走向全面的衰退,美国正在途中。

所谓的后工业时代,其实只是完整经济体的小部分,美国已经抛弃了这些至关重要的部门,把大量的金钱投入到诸如华尔街的金融漩涡中。

曾经,美国是靠制造业尤其是装备制造业的领先地位成为超级大国,但现在,美国需要不断地进口诸如农机、纺织品、造纸、发动机、印刷和产品处理等机械。在这种情形下,美国的诸如农业、服装等部门,也会因为得不到最能满足其需求的机械,最终失去技术优势。美国经济已经形成恶性循环:美国生产终端产品的企业转移到了其他国家,这反过来会损害本国的装备制造部门,最终伤害美国整体经济。美国产业空心化,并形成了庞大的食利者阶层,这就极大地弱化了美国未来的国家竞争能力。

产业空洞化导致了美国大量的财政赤字;同时,随着其他工业国家货币走强,美元开始走弱。这造成进口的产品更加昂贵,并导致了美国的通货膨胀,最终也会让美国民众生活水平下降。简单而言:产业空洞化-贸易赤字-美元走弱-通货膨胀-更低的生活水平。

在1970年代,美国能够满足国内消费者的绝大部分需求。但如今产业空洞化导致相关产业竞争力变弱。美国不得不进口大量的产品,比如汽车、电脑和其他耐用消费品,当进口超过出口时,美国又得承受巨额的财政赤字。

2008年,美国的贸易赤字将近7000亿美元。如果要弥补巨额的贸易赤字,美国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出口创汇,但是日本、德国等工业国家能够制造出更好的产品,这条路不太现实。另外一条路就是减少进口产品量,弱势的美元则是减少进口的有效方式。这是以牺牲必须以美国民众的生活水平为代价。

在1980年代,美国人很为美国的竞争力而担忧,但1990年代股市泡沫让人们开始出现了幻觉,认为美国又获得了主动权;传统制造业不再重要,互联网将取代传统的制造业。如果传统制造业不重要,那么没有产业真正重要,包括金融和互联网。

通用汽车金融服务公司本是从汽车制造业衍生出来、为消费者购车提供贷款等金融服务的企业,到后来却以住房抵押贷款为主业,最终把通用汽车的主业――制造业拖入了“毒资产”泥潭。从一个侧面可以说,美国这个“车轮上的国度”正是栽倒在“产业空心化”和房地产投机问题上。通用只是一个典型。危机发生前,美国服务业已占国民经济比重约80%。然而,美国金融服务业的发展最终脱离了实体经济的支撑,导致泡沫膨胀、破裂。5

从西班牙和英国的衰落看美国制造业的空心化风险

自世界进入近代和现代以来,曾经诞生的世界性霸主有西班牙、英国、美国。而此前两大霸主,都已经日落西山,其衰亡历史,很容易使人联想到目前的美国。以西班牙为例,其16世纪鼎盛时期,殖民势力范围遍及欧、美、非、亚四大洲。但是在西班牙本土,各种奢侈品消费兴盛,制造业等实体经济日益萎缩,英国、法国、荷兰的加工业占领了西班牙国内和殖民地的市场。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被英国击败。由于母体经济的残缺,西班牙国内经济缺少自我调整能力,其海外殖民地或独立建国,或被新起帝国侵吞,西班牙从此一蹶不振,最终被英国取代了霸主地位。

英国的衰落过程与此类似,持续两个多世纪成为世界霸主之后,英国本土的工业,也日益空心化,金融等高利润行业才是本土商人热衷的事情,在一战和二战之后,英国对于海外殖民地的控制日益削弱,此前依靠海外资源掠夺的优势几乎荡然无存,英国也由此衰落。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美国一直是一个内生性的经济体,拥有丰富的资源和广阔的国内市场;新能源、新技术等新兴产业,美国仍然走在世界前面,具有巨大的自我调整能力和抗击风险的能力。美国与当年的衰落时期的霸主西班牙、英国有巨大的不同,因此我们还不能判断美国也会像前面两个帝国一样衰落下去。6

当金融服务业超越实体经济边界,金融资本必然反噬实体经济。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金融危机让人认清了经济过度脱离制造业实体的危险。理虽如此,但在资本逐利本性的驱使下,企业的获利冲动常常会被短期利润所诱惑而忽视风险。在此情形下,政府调控这只“看得见的手”实不可少。

(摘自高连奎《中国大形势》电子工业出版社2011年1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