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当兵的时候,部队里流行一句顺口溜:“当兵三大苦:站岗、吃饭、洗衣服”,此话确有道理,训练了一天,刚刚进入梦乡就被喊起来接岗,抱着枪睁不开眼睛,特别难受,这是第一苦。参军前在家衣服脏了基本上都是大人给洗,几乎没人会洗衣服,入伍后没有依靠,洗衣服、缝被子这些活只有靠自己了,赶着鸭子上架,不会干也得自己做,所以这是第三苦。一日三餐本来是每天必不可少的事情,又为什么称之为第二苦呢?

七十年代,我们所在部队的生活费每天四角八分钱,米、面、油盐酱醋、燃料等等,都包括在里面,战士们训练强度大,饭量也大,每天一斤半主食绝对少不了,这样算下来,伙食怎样就可想而知了。那时连队所吃的主食基本上都是粮库里的陈米,吃起来口感极差,要按俗话说就是“散口”。吃的菜也是很便宜的大白菜、包菜、空心菜等大路菜,鱼肉禽蛋等数量很少,一份菜里面一点点肥肉,算是很奢侈了。

由于常年吃陈米让人倒了胃口,有时候部队农场产的新米分给连队一点,那简直幸福死了,若是哪天炊事班做出来新米饭,就会有人悄悄提前过去盛上一碗,浇上一点酱油,再放上一点花生油,那个香味馋的让人流口水,三口两口就扒拉到肚子里,所以老兵很有经验,吃新米饭时第一碗不要盛的太多,赶紧吃完后再去盛上满满一碗,就可以慢慢吃了,否则一般新米做的饭常常不够吃。

我喜欢吃面食,不怎么喜欢吃陈米,但定量卡死了每月四十五斤粮食只有10

%的面粉,也就是四斤半,所以基本上一日三餐都是大米,只能每周吃一次面条或者馒头,每月吃一次包子,这就相当于改善生活,只要吃馒头就不炒菜,用咸菜下饭,即便是这样我们依然特别高兴,有些饭量大的一餐能吃8到10个馒头或者包子,一点都不夸张,真的。连队里吃面条是把菜和少得可怜的肉煮在一起,所以老兵总结为:“吃面条,有诀窍,瘦肉沉了底,肥肉汤上漂,饭勺不好用,筷子帮着捞”,苦中有乐,其乐无穷,生活虽然不好,但官兵的上进心和训练热情依然高涨。

为了弥补经费不足,每个连队都有一点菜地分到各个班,利用业余时间种点菜上交炊事班,纯义务的没有任何报酬,但每半年公布各班收菜数量,这样一来,大家都怕自己班数量少落后,积极种植,精心管理。肥料都是自己去挖厕所或扫猪圈而来,没有任何化肥。记得有一次我们电台种植的苋菜,早上刚刚浇了粪水(当地大多用水肥),当天晚上做饭时,炊事班不知道我们刚刚浇过肥,就采来烧苋菜汤,哈哈,味道果然不错,饭后当知道是炊事班采摘我们的苋菜做汤之后,别人不明就里一点事也没有,而我们电台人员几乎都呕吐了,随后好几天不敢喝汤。

为了节省开支,连队种了不少芥菜,用来自己腌制咸菜,芥菜收下来之后,放在太阳底下晒上一天,晒焉了之后,在一个水泥池子里,放一层菜加一层大盐粒子,光着脚进去踩实了,再放进去菜和盐继续踩,一直把水泥池子堆满了,顶上压上木板石头,蒙上塑料布,过不了多少天就可以吃了,炒咸菜的时候放上一点煮熟的黄豆或者辣椒,吃起来还挺有味道的。平常都说眼不见为净,可我们自己光脚踩出来的咸菜,也没觉得有异味,正所谓环境造就人,饿了吃嘛嘛香。

部队生活虽苦,但能够锻炼人的意志,艰苦奋斗是我军的光荣传统,这比起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来,这点苦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事实证明,只有吃过苦的人才能更深刻地感受到甜的滋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