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记者口述:差点滚落悬崖

文字实录:

今天是2013年4月21号,芦山地震发生的第二天,也是我到达震中的第二天。 今天我们这组的任务是前往宝胜乡,并尽可能的深入到太平镇。之后我们一 行4人就出发了,从芦山县城往宝胜方向赶。大概11点钟,我们到达了玉溪村 ,玉溪村这里有一个玉溪大坝,也是这里垮塌得最严重的地方。

今天我们到 达的时候是11点半的样子,当时我们所见的是玉溪河大坝右边是一个两车道 的道路,左边是一个很高的高山,山体存在严重的垮塌,所以道路两边可以 看见很多的巨石,也有很多的巨石已经滚落到了旁边的玉溪河里。当时我们 看到河里还有一辆蓝色的卡车,这辆卡车已经被巨石砸到,车已经严重变形 ,半倒在河中。我们当时询问了这辆车驾驶员的情况,但没有人知道,所以 目前还不知道驾驶员有没有危险。我们到达这里以后,因为还在不停的落石 ,所以我们能够听到落石不停的哗哗哗的声音。所以现在是非常危险的,情 况非常不稳定。当时,我们遇到了一个正在抢救的武警交通部队的战士。然后,武警战士为了保护我们的安全,就告诉我们在原地等待一会儿,等落石 情况稍微轻微一点之后再保护我们通过。我们可以看到,在我们前方300米左 右,挖掘机正在工作,他们正在抢修。这个地方从地震发生后道路就中断了 ,这里一直没有通车,经过武警部队连日连夜抢修,在今天上午11点半…… 。

我们就在距离他们可能两三百米的地方等待,我们可以看到还有石头不停 的滑下来。和我们一起等待的大概还有20几个村民,他们都是想赶往宝胜乡,去看望自己的亲属。我们在当地可能有十多二十分钟的样子,当地落石的频率和落石的声音就突然变大了。我们所在的地方当时是没有落石的,当时也出现了一些落石。当时武警战士反应比较及时,大声地叫我们赶快往后撤 ,现在我们又和当地的十几个村民一起往回跑,大概跑了可能有100米的样子 ,我们就停下来了。当时想的是,可能过会儿情况就会减轻,我们这个时候就希望能够返回原地等待。

哪知道就在我们刚刚停下脚步的时候,就发生了一次剧烈的余震,我能感觉到地面很明显地抖动了一下。这时候,山坡发生了很大面积 的垮塌,我们在场的所有人就拼命的往前跑,往来的那个方向跑,跑的同时 ,能听到来自前面和后面都有武警很大声的叫我们,往后撤往后撤。所有人还是拼命的往前跑,同时也能听到山体垮塌的声音,石头还在哗哗哗地往下滚,随时都会有石头掉下来,当时情况非常紧急。我们跑的时候听到,桥的斜对面也传来了非常大的响声。

我的正对面的山,几乎有半山已经开始垮塌,但是由于山没有靠在道路旁边,所以没有对交通造成阻断。但场景非常让 人震撼,我也是第一次这么直面的看到山体滑坡的情况。就这样我们离那里 大概100米的样子,到了一个武警施工的旁边停了下来。可以说是惊魂未定吧。

当时我们听到跟我们一起跑过来的盟友,两名志愿者说,刚才似乎看到有 人受伤,因为刚才正好有几块巨石滚下来的时候,有几名武警战士跑过去到了巨石滚落的地方,所以就很有可能他们就被砸中了。他们在跑的时候就听 到了这边的武警战士在叫一个武警战士的名字,但一直没有人回应,可能是 不见了。现场的救援警官告诉我们说,叫我们赶快回去,不要再往前走了, 已经有2名武警战士不见了。我们也意识到情况非常危险,可能无法往前走了 ,所以我们也就回去了。

就这样,我们就往回撤到了大概有10分钟车程的一 个武警部队的临时指挥部。这个指挥部是在原来玉溪河管理局的位置。我们 也打听到了两名武警战士的情况,两名武警战士,一名叫做宋永科,是武警交通部队的一名少校工程师,还有一名叫做应怀才(音译),是部队的一名士官。这两名武警战士他们要留在后面保护我们以及群众的安全后撤,所以必须留在我们的后面,做断后。结果因为他们撤离得晚了一些,所以他们被落 下来的石头砸中了,然后不幸受伤,后来被那些回去的武警士兵发现了。发现以后,据我们了解,两名伤势都比较严重,尤其是上校工程师宋永科,是颅脑外伤,已经被送往华西医院。今天下午是进行了一个开颅手术。另外一 名武警战士被送往了雅安市人民医院。

据我们了解,他有脊椎受伤的可能性 。两名武警的消息也是不通的。我们后来了解到,今天中午我们遇到的余震 是发生在今天下午1点59分,震级是4?9级,震级也不低。这整个就是我们今 天中午的一个情况,现实情况非常紧急,以至于我们有个同事说这是他有生 以来最快的一个百米冲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难忘非常近距离的这么一个经历。我们这里有一个临时的指挥部,在名山天台这边,搭了 一个简易的帐篷,我们实际上并没有休息的地方,我们或者在车上,或者在地上,将就一下。因为这边的条件确实也不能勉强,大家也就将就将就。昨天晚上,我们有些同事是在车里休息的。我们希望尽早赶往前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