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老军嫂的故事》(5)

《一个老军嫂的故事》(5)

作者:松山生人

军人肩负着保卫祖国、保卫人民安全的神圣使命!军人为保卫祖国、保卫人民贡献青春年华,流血流汗,甚至流血牺牲。军人站立在国防的最前线,为国家的安定、为人民的幸福生活做出了重大贡献。作为军人妻子的军嫂,她们在后方一边参加工作、生产劳动,一边照顾军人家庭,生儿育女,赡养老人,支持丈夫安心部队工作,为国防和军队建设做出重大贡献。军嫂肩负着双重任务,她们虽然在后方,但所肩负的任务更加繁重,对军人家庭、对社会付出更多,贡献更大,所以得到了部队,得到了社会,得到了军人的尊敬。所以军人们常说:军功章上有你(军嫂)的一半!

2013年4月17日发表了第(4)篇《一个老军嫂的故事》第4章:感受军营生活;第5章:面对家庭困难。今天发表第(5)篇《一个老军嫂的故事》第6章:孕妇工作辛苦;第7章:调到县城工作。

第6章:孕妇工作辛苦

1985年元旦节期间,罗萍第三次来部队休探亲假,这次也是她一个人来队,还是由平远至兴宁,再从兴宁到翁城,然后走路到一连。这次来队还是在连队的招待房住,因为连队当时还没有条件改善家属住房,所以没有办法。当时我们一连对面的三连,想方设法筹集资金买材料,盖起了三套比较简易的家属房,较好地解决了临时来队的家属住房问题。

这次罗萍来队,休假即将期满时,正好阿生也符合条件休探亲假,因此,阿生向组织上申请休探亲假,得到了组织上的批准。阿生对罗萍说:你还没有去广州游玩过,这次咱们回家途经广州,在广州市游玩几天,然后再从广州乘班车直接回平远,回到平远后再乘班车回单位上班。

1985年1月下旬的一天早上,阿生与罗萍走路到翁城车站,乘坐翁城至广州的班车。这辆汽车途经横石水、英德县黄陂茶场、青塘圩、佛岗县、从化县等地到广州市。到广州市区后,他俩坐公共汽车到荔湾北路,省林业厅木材运输公司宿舍,阿生的天秀叔公家里住。因为罗萍没有到过广州玩,这次经过广州住几天,阿生主要是陪同罗萍游览广州市的一些景点,同时找到在广州工作的堂妹珠妹。当时珠妹已经有男朋友了,她的男朋友是平远县家乡人,在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工作,当时他们在光塔路进去的地方,租住了一间楼房,住房条件比以前有所改善。

阿生与罗萍夫妻俩到广州后,珠妹请了二天假陪同他俩游玩,其中一天陪同他俩去广州市执信中学找罗萍的舅舅,当时罗萍的舅舅、舅母都在广州市执信中学当教师,他们三人在罗萍的舅舅家吃午饭,罗萍的舅舅、舅母对他们热情接待。罗萍的舅舅比较和蔼,用客家话与他们交谈,这样比较方便交谈。罗萍的舅母是广州市人,讲的是广州话,阿生和罗萍没办法与她交谈,好在珠妹陪同前往,珠妹与她交谈得比较好,这样大家在一起吃饭才不会那么别扭,才比较有乐趣。

在广州的几天时间里,阿生和罗萍他们游览了越秀山公园、镇海楼、广州起义烈士陵园、南方大厦、文化公园、南方大厦洞天商场、海珠广场等景点。珠妹还陪同他俩去了阿生的天秀叔公家里座谈,还去了同乡仕贵哥家座谈,还陪同他俩游览了南方大厦、中山五路百货商场等地方。

阿生和罗萍夫妻俩回平远县那天早上,珠妹和她的男朋友一起到越秀南汽车站送他俩上车,与他俩挥手再见,真是非常友好。阿生和罗萍夫妻俩乘广州至平远的班车,于当天傍晚到了平远县,他俩就在黄花陂上落站下车,走路到松山下老家,在老家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他俩在黄花陂上落站乘坐公共汽车到县城,转乘县城至差干的班车,当天下午到达差干乡汽车站,走过一条街后,回到了罗萍的单位供销社。

这个假期的大部分时间,阿生都在差干供销社罗萍那里休假,小部分时间到仁居岳父岳母家休假,小部分时间回老家休假。1985年2月中旬的一天,阿生还在罗萍身边休假,罗萍告诉他一个好消息说:我怀孕!阿生和罗萍结婚二年了,罗萍一直还没有怀孕,夫妻俩一直盼望着这个喜讯!当阿生听到这个喜讯时,高兴极了,拥抱着罗萍,给罗萍一个深情的吻。人之常情嘛!新婚的夫妇,谁不想早点要个孩子呢?!相信年轻的爸爸们都有这种感觉,一听到快要当爸爸的消息,怎不令人高兴呢!

在罗萍怀孕期间,她们供销社还有另外一名女职工怀孕,那名女职工当时在百货门市工作,同罗萍的怀孕时间差不多。她们两人经常到附近村民种植的果园、菜园里去采摘人家的酸柑桔吃,附近的村民对她们很好,经常对她们说,你们想吃酸柑桔的时候,就自己去摘来吃。想吃什么菜,只要菜园里有的都可以摘去煮。山区的村民对有工作的同志特别友好,这是多么纯朴的民情啊!在罗萍她们怀孕的中后期,孕妇的肚子越来越大,工作、生活都会感到有些不方便。听供销社的职工说:两名孕妇有时一起到县城县供销社的日杂公司、百货公司去进货,她们挺着大肚子,坐车奔波,忙忙碌碌,还要搬运货物,看着她们两人工作,使人感到孕妇工作非常辛苦!

1985年是差干供销社改革的重要一年,这一年开始实行门市承包经营,供销社规定:无论各间门店经营好坏,每月必须上交多少钱,即实行死包干。山区乡镇,居民人口少,居住分散,在差干圩居住的居民数量少,因此,对有些商店来说,经营承包是没办法完成上交任务的。尤其是像罗萍当时经营承包的副食品门市,每月的商品销售量比较少,主要是因为改革开放后,许多村庄的村民自己开办了副食品和糖果、香烟、酒类等商品的商店,村民们就近购买货物的多,到差干圩副食门市买东西的人少了,因此,副食门市每月根本无法完成经营承包任务,两人上班工资无法保障,造成每月亏损,每月需要赔款一百多元。大家可想如知,当时年代的一百多元是什么钱,那是四个职工一个月工资的总和啊!当时,供销社的领导们也不管你是不是军属,是不是军嫂,他们只认门市上交的钱,也不理国家和政府的优抚政策。这也表现了人们常说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结果,罗萍与另一名女职工经营承包副食门市五个月,月月亏损,又无工资领,白做了几个月还不算,每人平均需要承担赔款四、五百元。阿生得知这一情况后,决定不要罗萍继续承包副食门市,并向供销社的领导提出要求调离工作。在罗萍需要调走之前,供销社的领导要求必须将承包亏损的赔款交清,然后,才能同意调走。当时阿生只好写信给部队的同乡战友阿建等人帮忙借钱,将这笔承包亏损的赔款交清,活动将罗萍调到县城去工作。为了归还这笔承包亏损的赔款,后来,阿生用在十年部队辛苦所得的全部转业费一千元钱的一半归还了这笔款,此是后话。

第7章:调到县城工作

1985年5月,中央军委决定:“全军精简整编,减编一百万员额”。军委文件规定:团以下副职政工干部和连队司务长全部列入减编对象。当时部队许多基层干部,尤其是基层政工干部和司务长面临去留问题,怎样做出选择呢?

当时有的基层干部家属在农村,因此想留下来,在部队多干一段时间,争取在部队干满十五年,好解决家属随军问题;有的基层干部想留下来,想在军营生活长久一些,升的职位高一些,为部队多做一些贡献;有的基层干部家属在地方工作,因此想减编下来,争取早一点转业到地方工作,便于照顾家庭;有的基层干部认为,“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谁都不能一辈子在部队工作,迟走不如早走,早转业早安心。总之,当时部队基层干部的思想比较复杂,各种想法的人都有。

当时阿生也有一些想法,因为家属在平远县工作,老家有年老的父母和几个年幼的弟妹,也想早一点转业回平远县工作,这样方便照顾年老的父母及小家庭。针对这一重大事情,当时阿生写信给罗萍,并将部队要精简整编,减编团以下副职政工干部和连队司务长的消息告诉她,也将自己上述的想法告诉她,征求她有什么意见。罗萍回信说:你还是服从组织的需要为好,组织上决定你转业,你就转业回地方工作;组织上决定你留队,你就留在部队继续好好干,我不会拖你后腿的。总之,你自己拿主意,做决定吧!此后,阿生的态度非常明朗,阿生当时任连队的副指导员,是名正言顺的减编对象,因此,阿生坚决服从组织的需要,服从减编,成为编余干部,等待组织安排转业到地方工作。

1985年6月以后,阿生成了一名编余干部。虽然是编余干部,但还是在一连居住,组织关系、工资关系都还在一连,只是不参加连队的正常工作、训练。除团部、营部组织学习和活动外,其它时间,在不影响部队学习和训练的情况下,可以自行安排学习或自由活动,找同乡战友们座谈,或几个编余的老战友一起玩。

1985年7月的一天,阿生请假回家,主要活动妻子罗萍的工作调动。阿生起初想在县供销社内部调动,可是,因为没有亲朋帮助,没有掌权人事,又没有钱活动,因此,尽管你讲得再多困难,也没有人理你。后来,阿生就向县供销社领导提出调往外系统,可不可以?县供销社人事部门的领导答应可以。然后,阿生想方设法,通过县城的亲戚帮助,在七月底已经确定将罗萍调到县城的平远县二轻局下属的二轻日用厂工作。可是,阿生的假期到了,罗萍的工作调动问题还没有解决,只好打电报给部队政治处干部股,申请延期休假,部队领导通情达理,批准了阿生延续休假一周。八月初,罗萍的工作调动接到了正式通知,阿生和罗萍将家从差干乡供销社搬迁到县城二轻局下属的日用厂,罗萍正式到日用厂报到上班。当时罗萍已经怀孕近八个月了,厂里照顾安排她在日用厂值班室上班,并在值班室居住,工作比较清闲,真是使阿生夫妻俩非常感激!连声向厂领导道谢!

办好了罗萍工作调动的事情,安好了家,罗萍正式上班了,阿生的续假期满了,急忙从县城乘车返回部队。

罗萍在日用厂值班室居住期间,生活用水要到工厂伙房旁边的水井提水、挑水,因此,罗萍坚持自己挺着大肚子去挑,坚持锻炼身体,同时,做到尽量不给别人添麻烦。

罗萍到日用厂上班后,厂领导和干部职工们对军嫂特别关心和照顾,经常帮助她做一些孕妇不方便做的工作,经常帮助她到集市买一些家庭需要的日常用品,使罗萍深感工友们的热情关怀,友情帮助。

在罗萍调到县城工作之前,罗萍原来在差干乡工作时认识的几个比较好的朋友,比罗萍早一些调到了县城工作。清兰夫妻俩比罗萍早一年调到县城农械厂工作;佩霞比罗萍早半年调到县城附近的卫生院工作;菊招比罗萍早几个月调到县城的石油公司工作。因此,罗萍调到日用厂工作以后,星期天休假时,县城的几个好朋友们经常会在一起座谈,一起逛街、逛商店,购买一些生活所需品。

下一篇发表第(6)篇《一个老军嫂的故事》第8章:军嫂产儿休假;第9章:种菜节约开支。

2013年4月13日至15日,写于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淡水镇。

2013年4月19日9时59分首发铁血网陆军论坛版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1985年5月,中央军委决定:“全军精简整编,减编一百万员额”。。。。。。其实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经不是第一次裁军了。在1975年由老邓主持的军委扩大会议上就已经开始了裁军的步伐。虽然老邓在随后的“反击XXXX风”中再次落马,但是军委仍然按当时既定方针撤裁了几大批军队干部。家父就是在这个浪潮中第三批告别了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军旅生涯。不过从长远来看,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可是千亘不变的道理。只有军队年轻化,才能保证我们的军队有活力、朝气!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