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同盟易帅了。3月29日,北约批准盟主美国的推荐,任命美籍空军上将菲利普·M·布里德洛夫接替美国海军上将斯塔夫里迪斯,出任北约武装力量总司令。此前,美国属意美国海军陆战队上将约翰·艾伦接任北约总司令,但因其卷入前中情局局长婚外情风波而自行隐退,这顶乌纱帽最终落在了布里德洛夫的头上。

北约扩张“消化不良”

尽管北约看上去是如此强大,世界公认的十大军事强国中,有七个是北约成员,军费开支占全球军费支出的八成,但布里德洛夫接盘的北约军事机器并非“高枕无忧”,这个诞生于冷战时期的组织正面临“转型”的苦恼。

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报道,对北约来说,21世纪的前50年将是“巩固并消化”的时期。由于吸收太多原东欧、巴尔干国家入盟,如今拥有近30个成员国的北约仍遵循初创时期的运行模式,即所有成员国在重大问题上协商一致的原则,导致北约的战略决策越来越难以落实。由于许多国家都想通过该机构获取私利,北约要想寻求哪怕是最低标准的共同点也变得十分困难。布里德洛夫曾打趣地说,北约目前很可能无力面对“某一成员国突然被征服”的危机,如果北约遭遇重大军事失败,它的存在价值也将破产。

尽管作为军人,布里德洛夫不能随意发表对北约成员国政治形态的看法(有“军人干政”之嫌),但有相关人士表示,他十分认同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的看法——就目前来说,北约应采取延缓措施,为急切希望加入北约的国家留出更多的“对话和考察时间”,“如果一个组织不能解决‘x+y’的问题,那它就不要奢望能够解决‘x+y+z’的问题”。

目前,以美国为代表的激进派仍坚持北约必须持续扩大,尽可能多地邀请原华约国家和原苏联加盟共和国入盟。更有甚者,美国知名政客、前纽约市长朱利亚尼就曾呼吁将以色列、日本、印度、澳大利亚和新加坡吸收进北约组织,建立一个独霸世界的“国家集团”,他的见解得到许多美国议员的支持。但以法国、德国为代表的稳健派认为,客观现实是北约边界逼近俄罗斯,触发了俄罗斯的严重反弹,2008年的南奥塞梯战争清楚表明俄罗斯对试图加入北约的格鲁吉亚的严厉警告。

专家认为,考虑到北约总部选择以“实干求稳”见长的布里德洛夫担任联盟的军事主官,再加上现任秘书长拉斯穆森依然有广泛的支持度,今后几年里,北约可能奉行“缓扩”政策,以免“因消化不良而死”。

前美国驻北约女大使维多利亚·努兰德说过,如今的北约新成员国并没有给北约军事机器带来任何积极因素,“老成员”还得为“新会员”的军事现代化埋单。她坦承,如果格鲁吉亚带着与俄罗斯的领土纠纷加入北约,在欧洲不会得到支持,因为“没人愿意为格鲁吉亚而死”。

如此看来,布里德洛夫当上北约总司令后,第一要务当属整合成员国内部军事资源,二是处理好北约与头号“假想敌”俄罗斯的关系。

曾被誉为“麻烦克星”

说起布里德洛夫的身世,其实与大多数美国空军将领一样——他拥有近乎完美的学习与服役履历,用“知识生产线上制造的将军”来形容并不过分。

布里德洛夫出生于佐治亚州的福里斯帕克区,1977年毕业于佐治亚理工学院,在校期间,他已经是大学后备军官团的成员,按照志向,他成为美国空军的一员。1978年3月,布里德洛夫被送到亚利桑那州威廉姆斯空军基地,参加为期一年的飞行员培训。次年3月到8月,他又前往得克萨斯州的伦道夫空军基地,参加飞行教官培训。完成培训后,布里德洛夫回到威廉姆斯基地,担任T-37教练机飞行教官。

1983年1月,他奉调前往佛罗里达州麦克迪尔空军基地,学习驾驶F-16。1983年9月,他远赴西班牙托雷多空军基地,在第614中队担任F-16机长和教官。1985年1月至1987年3月,布里德洛夫转赴西德基青根空军基地,在第602空中支援大队担任联络官。后来,他又进入西德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工作三年半。1990年8月,布里德洛夫回国,在位于阿拉巴马州马克斯韦尔空军基地的空军指挥参谋学院深造,同年他还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获得航空技术理学学士学位。

1991年7月完成学业后,布里德洛夫远赴韩国,在美韩联合司令部担任空中作战主管,处置过多起“空中特情”,避免了危机事态升级,被誉为“麻烦克星”。1994年7月,布里德洛夫回国到国家战争学院深造,1995年6月进入五角大楼工作,在联合参谋部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分部担任作战官。两年任期结束后,他前往新墨西哥州的坎农空军基地,担任第27战斗机联队的大队长。1999年6月,他前往弗吉尼亚州兰利空军基地,在空军战斗司令部任司令的执行官。

2002年6月,布里德洛夫再次成为联队长,这次他的部队是位于亚利桑那州卢克空军基地的第56战斗机联队。两年后,他第三次担任联队长,这次是位于意大利阿维亚诺空军基地的第31战斗机联队。一年后,他回到德国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担任第16航空队副司令。他的下一个职位是再次回到联合参谋部,担任J5战略计划政策副总监。

2008年7月,他再次回到德国拉姆施泰因空军基地,担任第3航空队司令。2009年8月,他开始担任空军副参谋长。2011年1月14日,布里德洛夫晋升上将。2012年7月,布里德洛夫回到任职多年的欧洲,担任美国驻欧空军司令。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