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旅往事

我是97年底入伍的老兵 ,当时部队的伙食特差,至少在我服役的时候是这样的。伙食标准是五块七毛一天,如果这五块七毛能全部吃进我们的肚子的话,按照当时的物价基本不会有自己掏腰包给自己加菜的事(经常有驻地老百姓推着车子在饭堂门前卖卤猪头肉。 猪头肉是切好的,三块钱一份。把馒头掰开夹里边,一口咬下去满嘴流的都是香喷喷的肥油,那个香啊!!炊事班里的饭菜可从来找不到这样的感觉,现在想起那味道口水都还是直流 )就这价钱一个星期也只敢吃那么一两回。要知道我们当时的津贴只有四十五块呀,再加上岗位津贴也就不过六十块钱。

话说有一年,连队指导员“骆驼”的家属来队探亲,这老小子就颠着个满是肥油的腐败肚子跑炊事班里割了一条大大的猪后腿挂在他房间的后窗那里风干。他娘的!那可是从我们嘴里里抢出来的呀 ,个个都在骂,这老小子太他妈的不是人了 ......。那年的冬天,我每次路过他的窗口都想拿竹竿子把那大猪腿给捅下来。可那老小子住的楼层太高,竹竿子够不着,这事儿让我郁闷了好久。 别的鱼呀、鸡呀、肉呀更是无数。 就连媳妇买卫生巾也他娘的挂连队的账 ,把我们一个个气得咬牙切齿的。(我为啥知道的那么清楚呢,因为我当过文书,当过兵的都知道文书是怎么样一个行当,在这里我就不细说了)。可想而知,这样的连队干部这样的司务长有多黑!

饭堂里一桌坐十个人,只有四菜一汤,其中带荤腥的主菜只有一个,主要就是少得可怜的红烧肉(说是红烧肉不如说是红烧土豆 ),偶尔有碗炖鸡啥的也是少得可怜。其余三个基本是素菜(醋溜白菜、辣椒炒粉坨、切得像筷子那么粗一条的咸菜丝,这他娘的哪是咸菜丝呀,我曾跟炊事班的老乡说干脆别切了,整个装盘里给我们啃你们还省事 )这三大样基本上就没变过。汤永远都是西红柿蛋花汤,还有就是将大米煮过后,米粒儿捞起来蒸饭后剩下的米汤,主食就是早晚两顿馒头,中午米饭。夏天还好说,冬天那馒头根本发不起来,用力一甩“叭”的一声就能在墙上贴得紧紧的,大部分的时候那馒头不是碱放多了就是面酸了,简直没法入口。 以上所说的这些绝不是瞎编,在北方当过兵的都会有同感。

一群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个个都是正长身体的年纪,训练强度又大。特别是有线排的弟兄们,一天天爬杆跑线,累得跟狗似的,这点油水根本不够消化,还没等熬到下午的饭点一个个就头晕眼花了 ,肚子是“咕咕咕”地叫个不停。

当兵的第三年换司务长后伙食质量稍微有那么点提高了。 但平时也只是中午伙食稍微好一点,早晚两餐主要还是咸菜加馒头,有时早餐有个鸡蛋 ,后来在军区领导的关心下偶尔能喝那么一次不知道是变质的还是假的奶粉调成的牛奶,那牛奶稀得能照出人影,而且喝到嘴里还有股怪怪的味道。 一个星期还有那么一次小会餐。一到会餐的时间,每个人眼睛里全都闪着绿光 ,都在用眼角的余光检查着桌上的那几个荤菜。都在想着待会儿从哪块先下手 。

当新兵班长那会儿,有一次连队会餐。我知道新兵们平时训练都挺辛苦的, 看看好菜不是很多,像样点的就只是一条斤把重的红烧鱼。 为了让新兵能多吃点我就跑到隔壁桌跟老兵搭桌一起吃,就在我坐下后回头的一刹那看见新兵那桌上的那条红烧鱼不见了,连骨头都没剩下,只看见装鱼的盘子在桌上滴溜溜的乱转。我眼睛都瞪大了,我靠!这他妈的速度也太快了吧?一个个都不懂得谦让,太他娘的没素质了。当时就把我气得叫新兵全部把筷子放下,回班里站军姿对这事进行反思 。这帮可怜的新兵就饿着肚子站军姿站到了半夜, 估计到现在也没有几个能想明白到底为什么挨罚站军姿 ......。

多年后战友聚会一起聊天,讲起这件事,大家都感慨不已,所谓今天的山珍海味,其味道和意义远远比不过当年的一条红烧鱼啊 。

本文内容于 2013/4/18 14:05:48 被98广西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我90年入伍,平时训练强度大,就是感觉吃不饱,饿得快,三大碗米饭风转惨云一分多钟就吃没了。为了让新兵吃饱吃好,大队长去军里调拔了一车大米。记得炊事班长取笑我们: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回连队后生活水平大大提高,训练有伙食补助,连队有菜地,有养猪场。因为后勤保障好,训练成绩优秀,好几个战友立功入党,司务长提干,两个班长上军校,三位老兵转了志愿兵,代理排长也转了正,上级领导一高兴,把连长也调到军务处,二排长因参加越战且训练有方,直接提任连长!

很想念那热火朝天的军队生活和天南海北的战友们!

并向离去战友致以深切的哀思!

呵呵,我是89年3月入伍的,在广西贵港。当时伙食费是每天1.9元,后来到91年涨到2.1元。伙食奇差,说是猪食也不为过。早上稀饭,馒头,咸菜。稀饭放在桶里,米是米,水是水,只是把米煮开花了而已。中午两菜无汤,一荤一素,所谓荤菜就是仅有的几片白白的肥肉,班里每人一片还不够,晚上也是如此。想喝汤,自己去锅里舀点儿刷锅水,在放点盐就是汤了。最为可恨的是91年五月份,这段时间团里后勤下命令不允许炊事班在外面买菜,所有伙食费全部换成兑换券只能在服务社买菜。服务社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咸菜,在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的咸菜后(早中晚三顿就一个咸菜,白米饭),老子实在忍不住了,有一天中午开饭,我一进饭堂,发现还是咸菜米饭,我一脚把盛米饭的桶踢飞了,米饭撒的满地都是。在广西吃的最多的就是豆皮、空心菜、木瓜。去年回部队看看,连里专门留我吃了一顿晚饭。六菜一汤,五荤一素,虽然达不到色香味儿俱全,但荤菜里面的肉基本管够。连长说现在每个战士的伙食费每天24元,今非昔比呀!

我比楼主早入伍25年1972年每天伙食费0.45元,连队干部绝不敢搞特殊化。记得一连长被通报说:无荤不下饭每天要喝酒,资产阶级思想严重,双开退伍。警钟长鸣谁敢胡来。

你说的这种情况,不多见啊,别攻击我,我弟弟是前线野战部队,退伍时胖的我都不敢认识了。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