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到机关工作不久,我们副连长也调上来了机关工作,真巧。呵呵,看来我们老连队是出人才的地方。在连队他是我头儿,在这儿我比他资格老。我们的关系就这么微妙。总的来说,还是要尊重他多些。毕竟人家兵龄资历都比我老。

张参谋刚来那阵儿兴致勃勃的,干劲挺大。干了一年,慢慢地有了心事。那就是,周围的人大都有家,他还是单身。农村里结婚早,像他这么大的早都结婚了。他算是真正的钻石牌的王老五。机关里的参谋干事资格老必然年令大,大多都己成家立业。这个景象对张参谋触动很大,经常观左右而面露向往。很快他就进入实质性工作,开始结交女朋友。听说张参谋在家是老师出身,字写得还可以,写信内容肯定也有钩住力,但问题是,老张费尽九牛二虎之力 都摆不定一个,只要一见面,回头就被吹灯!为啥?就因为老张个头矮了点儿。我俩聊天时,我一般看不到他眼睛,总是看他头顶的。其实论相貌,老张还是仪表堂堂的,口才也挺好。毕竟曾经是老师嘛。

说来也怪,堂堂主力科室,进来的都是怪才。不是高,就是矮,要不就是疤拉眼儿

前不久的H参谋也是,不仅个子矮,眼上还有个疤。我们背后都给他取了个小名”疤拉眼”。疤拉眼谈对象也可费老劲了,也是谈一个吹一个,就因为左眼上那个疤让他眼睛都差点睁不开,显得一个眼大一个眼小。后来老家介绍来了个女孩,一见面就不干了要走。人家女孩一个人背上书包就奔镇上长途汽车站去了。

副科长正在开会,听说了这事很为部下着急,穿着皮鞋来不及换,一路小跑追到镇上,把姑娘连劝带哄回来了,副科长脚上都打泡了。其实正好是镇上末班车开走了,要不哪追得回来。

看来凡是事出缘定。

事不宜迟,当晚就结婚,生米煮成熟饭,怕夜长梦多咸鱼番生。

可是要知道H参谋后来官至师参谋长,也算是先苦后甜吧,那小姑娘怎么也没想到再不用做豆腐西施啦。

我原先在基层部队时我们那个团长,是个山东黑大个子,打过解放战争。都四十几岁快五十岁的人了还没成家。后来把他二十多岁小军官的相片寄回家谈了个对象,姑娘挺满意。可来部队一见真人面给吓一跳,见到的是一个又黑又老的吊睛武太郎,立马不干了想走,可哪还走得了,周围的人一起做那姑娘的工作,她哪见过这阵式,也是架不住当晚就结婚的。

……这种故事挺多的,还都是我们部队里的身边亲历的。常有这种热闹事。

在我们野战部队的生活作风和习惯里,我们沿袭着野战部队的传统,收发信件从来不使用邮箱,而是在墙上钉着一块白布,布上有一排排的口袋,布口袋上用毛笔写着每个科室的名录。这就是机关的信箱。每天通信员会到管理科取信件再到机要室取文件,把信件拿回来后分捡并分别装进各个口袋。一天两次,上下午各一次。而我们上班时无论是谁先到,都是先把本科室的邮件全部拿回科里。当然,特别重要的文件是由机要室直接交达其本人的。

而最近一段时间,明显是每天张参谋上班时间最早。把信件拿回来以后一定全部细细看过,再若有所失心不在焉的坐下。他哪怕一天中无论何时路过布信袋,都要扫上一眼。以为会有桃花运半空飘下。

大家把这情形看在眼里,背后常议论,张参谋是不是正在爱河里焦虑沉浮…

看着张参谋每天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茶饭不思,我们也都替他着急。

突然有一天,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我们替他写一封姑娘来信,给张参谋收。以缓其思念之苦。趁张参谋不在,我把这个想法跟大家伙儿一说,大家全都极力赞成。我还添油加醋说,如果张高参能收到姑娘来信,一定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奇迹,至于是啥样奇迹,大家拭目以待,一定非常精彩…呵呵,大家听我这么一说,都来了兴致非常热情极力赞成要这么办。试看看,在人家极困难时忽然有姑娘愿意主动来信,会是什么场景?一定极感动人!哈哈

说干就干,大家一致推崇我写信纸,我从来没写过情书,只好回忆小说内容,描信一纸。

怕穿煲,信不能写得太细,最好是衿持.摸糊,这才有看头,是吧?

信里的内容如下:

--------------------------------

亲爱的张**:你好!

收到你的来信,心里很欢喜,对你有了初步印象。知道你是有为青年,好学上进,进步很快。能认识你,很高兴。

我也要好好学习,争取进步,希望你能帮助我。

祝你进步!

望常来信。

小娟

----------------------------------

就是这么一封极短的信,

信不要写太长,写长了怕穿煲。关键是要表达出爱慕和要加强联系的意思就行了,是吧?

信封呢?信封咋办?……这样办…

拿出一个普通信封,抬头写:

--------------------------

123456信箱

张** 亲收

寄出地址: 内详

-------------------------

看到了吧,妙就妙在寄信地址是“内详”!

以前很多人这样写寄信地址,但现在“内详”用在这里就更绝妙啦…就是要你找不着北,哈哈

信封上的邮戳呢…这好办。先从其他信封上掀一张旧邮票贴过来,再用毛笔把邮戳的半个圆补全…别太写真,不清不楚看不出是哪寄出的就行,趁墨迹未干,用草纸在墨迹上擦一下,邮戳有了毛边,就更象了。

最后,为了表示这封信是走过万水千山.风尘仆仆而来的,还得把信丢在地上,正反两面都踩上几脚,拣起以后再用抹布使劲把信封外表擦干净。说是擦干净,其实是用抹布一擦就成了不干不净满身尘土灰不溜秋的。这叫修旧如旧,提高包装水平和加强工艺技术。

就这么着,经过大家共同努力,精心打造的工艺品出世了。经大家传阅.审议,一致认为符合规范要求并具有一定的亲和力。

趁中午人少,我们就把这封特殊的信放在了布袋信箱里,静观好戏。

不久,有人在办公室外打手势,我们知道张参谋回来了,都赶紧低头,假装写字的,看文件的…但都把眼神留在外边,一个个鬼鬼崇崇的心怀鬼胎。

张高参走进了走廊,习惯的往布邮袋上扫了一眼,顺手就抽出了那封信,看了一眼,急忙打开信封拿出信纸,边走边看,看了一遍,赶快回到办公桌前,又翻过来找来找去,又翻过去找去找来,看了一遍,二遍…我们都不敢笑,只是觉得这么短的就两行字的一封信还用得着看那么多遍还看不明白…呵呵

这时候刚好通信员小李从这儿过,张高参叫住小李,问:

“这封信是你拿回来的吗?”

“哪封…这封不知道呀!”

张高参又转身向办公室里问:

“这封信是谁拿回来的?”

看没人应,又提高声调大声问:

“这封信是谁拿回来的?……怎么没人吭气!真怪。“

我们都不敢吭声,憋着。啥叫做了亏心事心里有鬼,就是这样。大家都假装很忙。

张参谋在自已办公桌前一会儿站一会儿坐,心神不定,过一会儿就翻看来信,来来回回的找,后来吹一口气把信封吹鼓起来,又往里边细细端详了很久。怕里边藏着地址或其他秘密,以为女孩子很浪漫故意搞点小意思…

我们大家都知道他在找啥,在找地址。哈哈,好不容易人家年青姑娘来信了还“忘了” 写地址,你要不及时回信就是回绝人家,你说冤不冤…

张参谋神不守舍抓耳挠腮整半天,问谁,谁都说不知道这封信。张高参心亊重重下班回宿舍了。晚上闷闷不乐不理人。常规的打球这些活动也不参加了。

第二天老张来上班,人是明显憔悴。一整天坐着不动。

第三天. 第四天也这样,老张哪儿也不去,经常发呆。不知道是悔恨自己没讲清楚地址还是怨恨姑娘没写地址。反正是愁眉不展悔恨交加,痛不欲生的样子。

…….

没过几天,觉着张高参好象变了个人,人也苍老了走路也好象走不稳了,摇摇晃晃神情呆滞,怕一阵风就会给吹走似的。眼看再这么下去,怕是要出事。

终于张参谋出事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回宿舍走错了门,跑到别人床上睡到半夜才被别人叫醒。

眼看再这么下去真会出大事,那就不好了。适可而止就好。有一天张参谋不在,我们紧急磋商,这事儿不能再瞒老张了,得给他解释清楚,不然再这么下去,真出了事,就不好了。就这份儿上人家也够惨的了,都快出精神病了。大家一致同意要坚决跟他讲清楚,决不留尾巴。只有这样,才能帮他收魂。

刚好张参谋回来了。我们很诚恳的跟他解释了半天。最初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事是假的。还沉浸在虚幻缥缈的幸福中,对他来说,我们硬说信是假的这才是假的呢…

这可把我们急坏了,他要是不听我们的,一直生活在六度空间回不来咋办?就是走不出来咋办?我们只好解释再解释,这事儿是假的。为了证明这事儿真是我们做假,我们只好把前因后果和制作的详细过程一一坦白供述。听着听着,他的脸色由青转红,又由红转白,最后狠狠的嚷嚷了一声:“会出人命的!”我们面面相嘘,不敢再出声。

这以后,再也不敢开这种玩笑了。

“会出人命的!”呵呵……没想到副作用这么大,那时也不知道谈恋爱是要死要活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