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起和平演变,许多人都会觉得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但是,虽然前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已经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颜色革命”、中东动荡和当前的东北亚紧张局势却正在眼前发生。那个自封的世界霸主一边高唱着和平赞歌,一边挥舞着航空母舰指东打西,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气焰。而随着苏联这样的前敌手的灭亡,对美国这样一个从来不缺少敌人、没有敌手就坐立不安的国家来说,一个新的敌手已经确立多年,那就是中国。

军事上围堵,经济上打压、贸易上遏制,文化上丑化,虽然正面军事冲突对美国同样不利,但是从别的方面,美国的文章可谓花样百出。一方面赖在阿富汗和中亚不走,时刻对中国西北地区造成威胁,一方面挑动南海周围各国与中国摩擦制造麻烦,挑动日本在钓鱼岛制造危机,造成一个东西南三面包围之势,就是不让中国安生。当然,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样真正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日益强大的军事力量面前,任何针对中国本土的军事入侵都不可能成为精打细算的美国政客的选择,而蓬勃发展的中国经济,也不是那么容易遏制的。但是美国人绝不会停止对中国的围堵和遏制,在中国互联网上,正在悄无声息地上演着另一场无声的战争。

在国内各大论坛里,到处都充斥着所谓“五毛”和“美分”的论战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混战。从中美价值体系到所有能说上事的时事,从十年动乱到时五千年历史,从公款吃喝到北方雾霾,在所谓“五毛”看来,现在什么都不好,都不如回到过去,是改革错了,是体制错了。在所谓“美分”看来,全都是体制问题。孩子哭闹、公交拥挤、春天下雪、小两口吵架、精神病人砍小学生甚至上厕所拉不出来都是体制问题。总之是中国的一切都不好,是错的,要和美国一样才好,至少要像美国占领的伊拉克一样才好。说中国成就的就是“五毛”就中国不好的就是他们的同类。

在我看来,所有看起来乱哄哄的网络乱象背后,分明有一双白头海雕的眼睛,在默默注视,甚至伸出鹰爪拨弄棋子。

在2012年2月4日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上,美国参议员麦凯恩在发言中称,“阿拉伯之春”应当进入中国。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在竞选总统候选人时更露骨地说:“不应进行中美贸易战,那会损害美国小商业主及进出口商的利益。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伸出双手拥抱中国国内的亲美一族,我们应当接触中国内部的盟友,他们被称做‘年轻人’、‘互联网一代’——他们是五亿网民以及八千万博客主人,他们带来的变革将使中国倒下,而美国则会超越并赢回我们的经济和制造业优势。这就是我要做总统的原因。”虽然他没有当上总统,但这种声音在美国政界,却依然甚嚣尘上。

2012末到时2013年初,中国实现了领导权的顺利交接,并在十八大上对过去十年进行了总结,对未来十年勾勒出蓝图。虽然有这样那样的鼓噪和难以入耳的不和谐声音,从网络上到街头巷尾,从所谓学者、公知、教授到街头无事闲聊的老头大爷。在我看来,不论是指责一党制也好,说不符合西方民主也好,说要一人一票直选也好(美国都不是直选,但这些人不相信),都无法否认一个事实:平稳过渡、顺利交接,是中国之幸,是百姓之福。中国太需要一段和平稳定的时间,把一八四零年到一九四九年失去的财富、地位、尊严和文化补回来,中国太需要一段不受打扰的日子,把国家尽快建设强大,从而实现自主、自立、自强了,中国太需要一段稳定的政治环境和集中使用的力量,来实现高效率的发展了。

但是美国不会让中国、中国共产党顺顺当当地完成这一历史使命。他们在制造种种麻烦,让我们时不时要受到干扰,让我们不能平静地发展壮大,实现民族复兴。就像一百年前世界第一的大英帝国对美国所做的一样,第一看到第二正在奋起直追,而且差距越来越小的时候,烦燥和焦虑会使本来可以正常面对的事情变得不那么正常。周边的种种乱象,其实也是美国自身坐立不安的结果。

然而,我们没有太多的精力去和美国讲道理,在没有实力,手中不拿着手枪的情况下,和美国也讲不清道理。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做。虽然GDP已经第二,但是和美国强大的军事、经济实力,操盘世界经济,维持美国认可的世界秩序的能力相比,我们还差得太远。尤其是当是中国经济经历了轻纺(1979年至1984年)、家电(1985年至1990年)、电子通讯(1990年至2000年)、汽车房产(2000年至今)四个主要经济增长热点之后,现在正处于原有热点市场已经饱和,新的增长热点还没有出现的历史拐点。也就是说,未来十年,中国做好了,就能迈进经济发达国家。做不好,可能就会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所以这十年对中国至关重要。

美国和西方世界也清楚这一点。所以,在中国享受了三十年国外成熟或者过时技术加国内充裕的资金、庞大的市场,连续拿下多种领域的市场份额之后才发现,现在要想再从西方弄点高端技术,已经不太可能了。汽车一年能造1400万辆,可是除了奇瑞、吉利之外都不能出口,因为合资的条款就是这样限制的。国内市场接近饱和,国际市场却受限进不去。手机能一年造出上亿部,生产能力能供给全球,却因美国政府干涉而进不了美国市场。国企和国内企业要想走出去做大做强,没有自己的高端科技,没有强大的实力做后盾,仅仅依靠国内市场,已经没有发展后劲了。

这些并不可怕。改革开放至今,在所有技术开放的领域,没有合资的国产品牌几乎全军覆没。但是所有被西方严密封锁的领域却是有声有色,正处在收获季节和井喷时代。在隐形战斗机、大型运输机、巨型计算机、载人航天、国产航空发动机、航空母舰和大推力火箭等方面。中国军工在封锁中走自己的路,走得艰难曲折,走得自强不息,也走得辉煌灿烂。中国人不笨,军企走成了,是因为封锁。国企被封锁了,也会走成的。所以这些看似可怕,其实难不住人。

难得住人的是人心,是思想、是观念、是信仰、是信心。在一个信息发达的互联网时代,信息量大得能淹死人。一旦有事,转眼就有围观、有放大,有转载、有变形、有追踪甚至人肉。同样地,一旦有事,不论好事坏事,都会立即大白于天下,出现大量真的或者假的放大和扭曲。网络信息的特点就是:火山式喷发、暴风式席卷、海啸式压迫、迷雾式消散。

火山式喷发,就是任何一件事出现在网络,只要值得炒作,不出24小时就会出现海量报道。暴风式席卷,就是一经炒作,这事就能成为全民热点,全民参与讨论和放大。考虑到五亿网民的素质良莠不齐,出现全民骂点也是常有的事。海啸式压迫,就是我们的网民一旦认为什么事不对,或者什么事让媒体或别有用心的人认为可以炒作为不对,便会用海量的评论如海啸般压迫过来直至让当事者窒息般沉重。但是一旦新的热点产生或者事件已经过了大众关注期,事件又会无声无息地淡出网民视野,仿佛一阵迷雾笼罩后就消散无形,这就是迷雾式消散。我们的敌人和网络汉奸正是掌握了中国网络的特点,正在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从网络上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利用网络开展了新的形势下的新形式攻击,目的就是要使中国人心浮动、信心丧失、信仰缺失、思想混乱,从而从看不见的战线达到扰乱、瓦解和招降的目标。我不想创造新词,这种攻击的目的和当年的“美国之音”对华广播一样,和当年直至今天也没有停止的和平演变一样,我就先叫它网络和平演变吧。

也许有人会说我是耸人听闻。那我先举两个小例子。一个是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来中国后吃了顿面条。本身事不大,可是在网络上却成了攻击官员吃喝风的引子。一些帖子更是直批体制,批一党领导,批社会主义。等到了骆家辉要去西藏考察人权,干涉内政时,这些人又不说话了。且不说骆大使吃面条为什么记者都知道,连多少钱都知道,就说中国官员吃饭花钱太多是腐败,但是从中央到民间没有人说吃得对,反而是一再要求反对腐败、反对吃喝风的。八项规定已经出来了,说明方向是对的,执行上有问题还有别的办法,但是因为部分官员吃喝就说是党在吃喝,因为个别党员干部腐败就说是党在腐败,不是另有企图,就是以偏盖全。

再说一条,钓鱼岛事件出现后,有人打出横幅“宁可大陆不长草,也要收回钓鱼岛,哪怕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初一看,好象很爱国,细一想,简直是汉奸。大陆为什么不长草,是除草剂?环境污染?还是核袭击?换个说法就是要收回钓鱼岛,大陆就会不长草。后两句更直接,说的是要杀光日本人,大陆也会遍地坟头。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要遍地是坟,得死多少人啊?这是恐吓!是有意识地反对政府的引导,就是想让人觉得,政府想收回钓鱼岛,是对老百姓不负责任,是想让大陆人民受苦受死。什么混蛋逻辑?且不说中国是第三有核国家,能打到日本的远程导弹上千枚,巡航导弹几千枚,日本连一枚远程导弹都没有,真要打大仗,不长草的应该是日本而不是中国。就说这样隐含着危险思想的口号居然在国内大有市场,汉奸的狡猾和国人的愚鲁高下立分。

对这种新形式的网络和平演变,一定要认真分析,坚定立场,正确应对。你可以不爱党,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但是你不能不爱国,因为网络和平演变的目的决不只针对我们党,还有这个已经威胁到美国霸主地位的中国。

现在,就来分析一下这种网络和平演变。网络和平演变的手段大体有以下几种:无中生有、偷梁换柱、以偏盖全、潜移默化、树上开花、假痴不颠、旁敲侧击、借尸还魂。

具体操作起来有几下几种:

1.炒作他们认为是棋子的人;

2.抹黑中国为“活不起、住不起、教育不起”,这点很有市场;

3.炒作西方民主的“普世”价值观;

4.全面对立中国的政府和群众、党和群众、司法和群众等,进行扇阴风点阴火;

5.联合一切可以联系的反动势力,可以预计到:某些人为了达到其目的,甚至不惜和外国势力、国内的反动势力、国内的黑社会势力、邪教势力、分裂势力联合起来一起发难,甚至他们之间还要猩猩相惜的。

6.对人民解放军进行极度诬蔑、妖魔化警察、解放军,并大肆鼓噪军队国家化;

7.鼓噪经济改革失败,企图改变中国的经济基础为全面私有制;

8.通过经济杠杆,不是打算解决物价,而是想法炒高物价,企图进一步挑拨煽动;

9.继续掀起对蒋介石等建国前人物的翻案风,同时诋毁、诬蔑、侮辱开国领导人,并打着“理性和自由言论”的旗号,进而反对中国的毛泽东思想。这一点尤为热烈,在平时不看历史还喜欢猎奇的网友那里大有市场。

于是,不论什么热点,即使一条不起眼的新闻,甚或者一个普通网友的帖子,只要他们认为可做文章,可以用来否定政府,可以损害党的形象,或者可以动摇哪怕一丁点儿国人的自信和民族认同感,就会立即催动蝴蝶效应,无中生有,偷换概念,把看似不相干的事件联系起来,最后再联系到全国现状,得出体制、国体不对,或者民族文化落后的结论。个体事件往往被扩大为整体概念,万分之一的几率往往被放大到百分之百,历史事件能被引申到现代,个人行为能被概括为全体。一些低层次的噱头只能吸引一下猎奇者的目光,但是如南方系的高知走狗发出来的东西,却往往隐蔽性更好,欺骗性更高,杀伤力也更强。就比如2008年的大地震,他们不说政府和军队的救援效率,一味地在校舍安全上做文章,把法律上包工队、开发商和个别贪官污吏的问题扩大到整个政府。死难者的救助和灾后的重建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他们只关心能多大程度地损害党和政府的威信。到了日本地震,他们立即换了一付悲天悯人的脸孔,大谈日本人的纪律和素质,国人的愚昧和落后。至于日本的救援效率和七十岁老人在避难所冻死的事,他们看不见也不想看见,不想评论。

药家鑫杀人了,他们说是教育问题,似乎我们的大学生都会去杀人。李天一犯罪了,他们说是特权问题,好象个个高干子弟都会犯罪。美国校园枪击案他们说是杀手冷酷,中国校车出问题他们说是政府冷酷。即使是美国也是讲法制的,个案发生个案对待,即使是中国两千年前的商鞅变法也讲论政不诛心,可是现在这样事事都怪政府,事事都怪体制难道不是咄咄怪事?说成绩的就是五毛,只有整天说不好的才是公知?

但是这种完全不顾事实,背离了实事求是原则的论调却大有市场,因为我们的网络还不成熟,网民还很浮躁,尤其是年轻人看书的人少了,玩游戏的人多了,勇于应对社会的人少了,足不出户的宅男宅女多了。理性思考的人少了,遇事先骂了再说的人多了。整个网络心浮气躁,许多人把网络本应用于交流的作用变成了发泄不满,把网络连接社会的功能变成了连接怒火。这样的网络,是敌人最好的工具,也是国内最危险的阵地。网络和平演变,正在悄然发挥作用。

但网络和平演变也有弱点:理虚、心虚、气虚。其直接作用也还简单:围观、围堵、围打。能带动的网民也有共性:浮躁、急躁、暴躁。无理者必然理虚,说谎者必然心虚,种乱者必然气虚。不论是打着教授还是公知,假借民意还是草根,只要是假的,就真不了,时间一长,真相就会大白。瓦良格号航空母舰停在大连,他们说这是一条破船,变不成航母,中国人修复了,他们说开不动,辽宁号出海了,他们说没有拦机索,歼15起飞了,所有谎言都被撕破,他们又立即变了口气,说什么十年造六艘,中国很快就是世界最强。其实就是换了个概念,想说政府穷兵黩武而已。可惜我们很多网民没有辨别真假的能力,跟着狠狠起了一阵子哄。还好,那一起飞手势火得连春晚都要来一把,从侧面说明了,大国志气、国人自信,正在悄然回归,网络和平演变正在遭遇强大国力和软实力的坚决阻击。

这是好事,新的领导层所带来的廉洁新风,已经使整个社会的官员风气有了或多或少的转变,使我们面对网络和平演变有了更多的底气。至少说明政府正在自我改良,自我约束。网民即使还有不满,也应该给一定的时间以观后效。而网络和平演变不会因此而收敛,相反,更有可能因为不敢面对失败而更加猖狂。有主见、有爱国心的网民,应该适时进行反击和抵制,这就需要坚定立场、保持警惕、加强学习、理性分析、果断出击、一击必中。

一个不学习的民族是可悲的。就如当年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虽然凭借强大的骑兵占据了多半个亚洲,但是文化上的故步自封却使他们入主中原不到九十年就一败涂地。满清起于更落后的渔猎部落,却能自学接受部分汉文化,实现了建立强大帝国的梦想。新中国建立之初一穷二白,但是通过近于恶补地学习苏联技术,逐渐建立起完整的工业体系。进入新世纪,又迅速地实现了互联网的井喷式发展,然而,规模有了,网络的安全和网民的素质却没有同步提高。我们已经到了必须每天离开电脑一个小时,安静地看看书读读报,平静一下心情,在优美的文字和科学知识中,提高理性思维和对真相与谎言、真理与谬误的判断能力了。

不要为江心一点波澜,而低估江河入海的决心,也不要为岸边一蓬水草,而不相信江心的清澈。中国需要时间,中国需要信心,中国必将强大,人间正道,无人能够阻挡。

甘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