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兵详述执行死刑全过程 抓人还要偷偷摸摸

我们那会儿执行,哪有这么复杂?简单得很。

死刑犯根本不会在农场,只会关押在看守所。

看守所有很多号房,有已决犯和未决犯,通常死刑犯会被关押在大号里,一个号房里有10几甚至2--30名人犯和犯人,这种大号里,除死刑犯以外,其他所有人员每晚都要轮流值班,看好死刑犯,一旦有异常,要及时向哨兵报告,我们则在上面走廊不间断地巡逻,当然,要特别关注有死刑犯和重刑犯的号房。

那时候,死刑复核权还没有完全上收到最高院,高院即能复核,复核完毕后,15天内执行,所以,死刑犯在复核书下来之后,不知道哪一天会被执行,每天都在等死。

我们在执行的前一天,会接到通知,中队两个头头开完会回来就组织队伍,安排射手,副射手,绑架手,警戒组,如果处决的人多,警戒人手不够,支队就会调机动中队派人担负警戒任务。至于操练,平时这些内容都是训练科目,就再临时组织训练一下而已,到了下午,队长带着几个射手出营区,找个水沟或鱼塘,操练一下开枪,目的就是尽量保持枪声一致,然后晚上再开个会,明确下纪律,注意事项,以及第二天的岗哨排班什么的,就完事了。

第二天起床要早一点,6:30之前到看守所,按计划提人。

各组跟着看守所民警,蹑手蹑脚地走到各个号房门口(尽量不弄出声音,怕死刑犯听见,突然撞墙或伤害其他人什么的),慢慢打开门锁,所长一声令下,铁门一起打开,大家就冲进去,看守民警指着哪个,就扑过去抬哪个,前后也就几秒钟,呼啦啦就抬出来了,里面的人还都愣着。

被抬出来的死刑犯,浑身颤抖,面如土色,几乎没有不瘫软的。

插个笑话,还真有抬错的,那是处决的较多,战士看见大镣就往外抬,到了走廊,民警说:错啦,再给人抬回去,给刺激的不轻。。。。。。

然后把死囚抬到一排小屋----专门用于提审和最后验明正身的房间,宣读判决书,复核书,签字画押按手印,留遗言等等,然后再架到外面空地上,卸大镣,摘手铐,然后捆绑,挂牌子,拍照,每组战士各自看好死囚,我呢,就和他聊聊天,侍候他喝个水,要是他提出来抽个烟,那咱就给他点一支,侍候他抽,尽量安抚他的情绪。

等时间差不多了,登车,直奔公判会场,然后又是等待,这会儿就是要和犯人说好,要听话,一般都会很配合的。会场要先宣判其他罪犯,到最后才是死囚,我们在后台(呵呵,就像演出一样),就听里面审判长一声大喝:把死刑犯押上来!大家就按次序鱼贯而入,然后就是啰里啰嗦地一套程序,到最后,审判长宣布:把死刑犯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呼啦啦转身,呼啦啦登车,游街,煞是热闹。

到了刑场,一字排开跪好,我们中队长就过来给一个个射手装子弹,上膛,关保险,吊线(81的导气箍早就放在0的位置,不抛壳了,所谓吊线,就是枪口对着后脑壳的枕骨,那块突起的骨头,枪管和枕骨和眉心基本成一线,确保一枪穿透中枢神经),然后他去跟现场最高指挥员报告,一般是法院院长,声音很低,我们是依稀能听见院长命令:执行!

然后就等队长一个字:放!

大家一道扣扳机,乓!罪犯一头栽倒,副射手上前用大剪刀把绑绳统统剪掉,法医验尸,拍照的,摄像的,一通忙乎,我们整队验枪,手套口罩扔掉,登车离开,那边则装袋扔卡车上,直奔火葬场而去。

一般法院时招待我们上饭店搓一顿,一次任务就算执行完毕。

至于所谓的开花弹,实际上是不存在的,要想爆头大开花,只要将子弹在水泥地上磨掉一点,使其出膛时偏心,那一定是掀掉半个脑壳,甚至大半个头都飞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不会吧,死刑犯一般是独自关压的,还有枪毙时是用枪对着后背的,直穿心脏的。犯人是跪着的由两个武警一人按着一边胳膊,开枪时那两个人就跑开好像点鞭炮怕炸到一样。。还有特别是以前,枪毙后很多犯人变了无名捐赠器官者的。怎么会马上拉去殡仪馆呢???还有以前看这些报道就想骂。。最讨厌就是那些记者了,人家呆会就要枪毙了,他还递着麦克风在人面前问人有后悔吗??什么心情那些???妈的,那个犯人不踹他两脚的??

 以下是引用退役武警中士 在第1楼的发言:
我们那会儿执行,哪有这么复杂?简单得很。

死刑犯根本不会在农场,只会关押在看守所。

看守所有很多号房,有已决犯和未决犯,通常死刑犯会被关押在大号里,一个号房里有10几甚至2--30名人犯和犯人,这种大号里,除死刑犯以外,其他所有人员每晚都要轮流值班,看好死刑犯,一旦有异常,要及时向哨兵报告,我们则在上面走廊不间断地巡逻,当然,要特别关注有死刑犯和重刑犯的号房。

那时候,死刑复核权还没有完全上收到最高院,高院即能复核,复核完毕后,15天内执行,所以,死刑犯在复核书下来之后,不知道哪一天会被执......

不会这么简单吧,整个的死刑犯可是宝贝啊,一个死刑犯能救好几个人呢,哪会直接送火葬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