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90年新疆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巴仁乡平暴照

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平暴战斗

1990年4月5日,东突”骨干纠集约200人围攻了当地乡政府,杀死六名武警,此事件被称为“巴仁暴乱”。事后,八名暴乱分子被判处死刑。这次暴乱是新疆解放40年最为严重的一场武装暴乱,也是进入1990年代后发生在新疆的第一起恐怖事件。

1990年新疆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巴仁乡平暴照

正在休整的参战民兵

4月5日凌晨,“东突”骨干纠集约200人,打着手电筒在街上列队行进,边走边念表决心的经文。他们的目标是:拿下巴仁乡,然后扩大地盘,成立所谓的“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

1990年新疆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巴仁乡平暴照

正在休整的参战民兵

鉴于有群众被“东突”分子裹挟在里头,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和阿克陶县立即派领导前去制止说服,但那些人置之不理。当州公安局长带领62名武警前去维持秩序时,居然在乡政府门外遭到围攻,5名前去执行任务的干警被扣为人质。接着,“东突”骨干分子和被他们煽动起来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向乡政府的院子里扔石头,两名武警和两名司机被打伤。

1990年新疆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巴仁乡平暴照

正在休整的参战民兵

4月5日21时,那些人的气焰更加嚣张,前来增援的武警部队遭到拦截和袭击,13名战士被打伤,两辆军车玻璃被砸碎。武警下车将他们驱离后,才得以进入乡政府院内。

1990年新疆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巴仁乡平暴照

参战的建设兵团民兵

23时,乘一辆小车前往巴仁乡执行联络任务的4名武警干部和战士,又在乡政府旁边的大桥边遭“东突”骨干分子的拦截,被他们惨无人道地用斧头和长刀活活打死。不久,乘另一辆车执行任务的两名武警战士也惨遭杀害,携带的武器装备均被抢走。

1990年新疆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巴仁乡平暴照

参战的建设兵团民兵

4月6日凌晨,“东突”分子向乡政府大院内投掷了10余枚手榴弹和炸药包,接着开枪扫射,5名武警被打伤。当“东突”分子用炸药包炸开乡政府的3处围墙,准备冲进去时,武警开始进行有克制的反击,正在现场指挥武装暴乱的“东突”头目则丁·玉素莆,被愤怒的武警战士一枪击毙;另一名“东突”分子则在引爆土制手榴弹时被击中,手榴弹炸死3名“东突”分子,还有两名“东突”分子也被击毙。

1990年新疆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巴仁乡平暴照

被抓获的“东突”分子

月6日9时,增援的武警部队和各族民兵相继赶到。“东突”分子向昆仑山逃窜。为将违法杀人的“东突”分子悉数歼灭,一支由3个不同民族战士组成的23人马队,冒险向昆仑山进发。买买提·艾力是追剿分队的总指挥。

1990年新疆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巴仁乡平暴照

参与平暴的有功人员

当他们追到一个名叫皮得力克的村子时,“东突”分子占据村中的有利地形与战士展开激烈枪战。这场持续了3个小时的战斗,以6名“东突”分子被击毙,3名被俘暂告一段落,其他几名“东突”分子则逃往更深的大雪山中。

1990年新疆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巴仁乡平暴照

“东突”分子被公审

19时30分,小分队遭遇逃窜的“东突”分子,立即分成3个组向他们发起进攻。由于敌人在正面的山腰上,前面是一片开阔地,因此对敌十分有利,但买买提·艾力仔细观察后发现,敌左侧有一座数百米的绝壁。如能占领绝壁,则一可截断敌逃路,二可用火力压制敌人。他迅速命令擅长登山的一名战士和主动担任向导的阿克陶县人民政府翻译阿迪里从左边上去。经过艰苦的攀登,两人登上了绝壁,然后向敌扫射。翻译阿迪里在交战中壮烈牺牲,但所有“东突”分子很快被击毙或俘获。至此,所有参加巴仁乡暴乱的“东突”分子全部被歼灭。

1990年新疆建设兵团民兵参加巴仁乡平暴照

“东突”分子被公审

看看“东突”残害武警的手段就知道他们有多凶残:武警副指导员许新建等6人,都是在乘车时被拦下的。战士卢建辉的脖子几乎被砍断,只有一层皮连着头和身体;战士王景平手指被剁掉,后颈部连中4刀;战士吴勇先被他们用木棍和铁锹毒打,又将头发拴在木桩上,致使整个头皮剥落,身上被捅了30余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