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国人骗了 波士顿爆炸的伤员居然是假的!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新闻”演员又被认出来了!

被炸掉双腿的这个人是美军士兵,在阿富汗失去双腿。

实际上他用的是死尸的腿,已经干了,所以看不到有血滴下来,然后做成被炸烂的样子。

另外,既然这个人伤这么严重,应该还有其它附近的人也有类似情况,你们谁见过第二个人腿被严重炸伤?

现场视频均是安排好的摄像师拍摄的,所以只看到他的镜头乱晃,甚至有意朝上拍摄,避免第一时间拍到现场画面,工作人员也好趁乱布置现场。

被美国人骗了 波士顿爆炸的伤员居然是假的!

被美国人骗了 波士顿爆炸的伤员居然是假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23楼306280206

 以下是引用78911 在第14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tdnb1 在第60楼的发言:
......

这要看大出血出多少了,看这个人的体格,2500ml以内应该能保持意识清醒。

帮你主子解释了这么多,不知道得多少米分?哪天放你TM的1000ML,看你能不能意识清醒的赚米分。

虽然这个很假 但是失血量多少会失去意识情况不同会有不同结果吧 我见过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被火车压掉一条腿 从膝盖上面 挣扎着差点站起来 还是铁路工人按住他用鞋带勒住大腿根给他送的医院 直到扣上氧气面罩(里面可能有麻醉气体)才失去意识 整个过程大概十五分钟左右 手术输了大概1500ml的血 十七年前的事 还记得印度一个哥们腰部以下都没了还能跟警察聊天么 去年还是前年的事 这个爆炸的冲击波能轰断腿应该可以把人震出内出血脑震荡什么耳膜穿孔的吧


可能有可能,可能没可能,可能该吃药了,哎呀,原来药吃完了。“喂,***神经专科医院吗?”

可能切尔洛贝利核电站是苏联故意泄露的。可能日本海啸是日本人的原子弹水下试验。可能我们同苏联在珍宝岛的战斗是为了迷惑美国人。可能抗日战争是日本与中国“反动派”演的一出戏。可能我们本来就一直生活在谎言之中。

这张图片是真的,你们转载了美国的阴谋论网站。

这个受伤的小伙子确实被揭去了双腿,他的父亲也是通过这张图片找到了他。

波士顿——周二,杰夫·鲍曼(Jeff Bauman)在一家医院的病床上醒来,喉咙里插着一根氧气管,双腿被从膝盖处截肢,他的父亲则站在他的身旁。他想说话,但却说不出来。

他看起来很愤怒,手臂向上、向外挥舞,像冲击波一样,嘴里似乎在说:“轰隆!轰隆!”

有一张照片已经成了波士顿马拉松比赛(Boston Marathon)袭击事件的象征,照片上,一名满身血迹、烦躁不安的年轻男子扶着自己的左大腿,一名戴着牛仔帽的男子正用轮椅推着他离开。杰夫·鲍曼便是照片上的那个受伤男子。即便世人无法立即认出他,他的父亲肯定能。他父亲也叫杰夫·鲍曼。

那正是他双腿受伤的儿子,穿着他最喜欢的长袖衫。那正是他的儿子。

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现场发生爆炸之时,52岁的杰夫·鲍曼一遍又一遍地打儿子的手机,但始终没人接听。他知道儿子在现场,儿子是去给女朋友埃林·赫尔利(Erin Hurley)加油的。这是赫尔利第一次参加波士顿马拉松比赛。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一直在打电话。一直没人接。

后来,他的继女埃丽卡(Erika)打来了电话。“你看到那张照片了吗?”她问。“杰夫出现在新闻里了。他受伤了。”

“你确定吗?你确定吗?”他喊了起来。

“我确定!我确定!”她喊着回答。

鲍曼在Facebook上找到了那张照片。但那不是完整的照片,完整的照片上可以看到杰夫的左小腿被炸飞了。他开始给波士顿地区的各家医院打电话,后来发现他儿子住进了波士顿医疗中心(Boston Medical Center)。他和妻子奇拉(Csilla)开车从新罕布什尔州康科德的家出发,在将近晚上8点的时候赶到了杰夫的身边。

手术已经结束,杰夫的双腿从膝盖处截了肢。他失血过多。手术期间,医生不得不一直给他做心肺复苏,给他输血和输液,因为他血液和体液流失过多。

他父亲说,27岁的杰夫是个好孩子,从来没惹过麻烦。他喜欢弹吉他,在好市多(Costco)熟食柜台工作。他计划还清自己的助学贷款,重返马萨诸塞大学洛厄尔分校(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Lowell)的校园。

马拉松比赛期间,他一直站在终点线等赫尔利,和他一起的还有赫尔利的两个室友。爆炸发生时,赫尔利距离终点线还有大约1英里(约合1.6公里),这个距离足够远,以至于赫尔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停下来了呢?

杰夫的家人获悉,他是波士顿医疗中心收治的第一名伤者。他接受了一次手术,之后又在凌晨1点钟左右接受了第二次手术,以便排出钝挫伤造成的体内积液。

当天晚上,杰夫同父异母的兄弟阿兰(Alan)从德州圣安东尼奥的拉克兰空军基地(Lackland Air Force Base)训练营打来了电话。他的父亲告诉他杰夫受了伤,但没有说有多严重。他打算以后再告诉阿兰全部真相。

鲍曼一家知道杰夫是多么地幸运。鲍曼夫人说,“那个戴牛仔帽的人救了杰夫一命。”鲍曼先生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说,“有个视频显示他径直走向杰夫,将杰夫扶进轮椅,之后就开始帮他绑止血带,又把他推了出来。我一定要见到这个人!”

那个戴牛仔帽的人叫卡洛斯·阿雷东多(Carlos Arredondo),今年52岁。第一次爆炸发生时,他正在向参赛者发放美国国旗。他的儿子亚历山大(Alexander)曾是海军陆战队成员,2004年在伊拉克牺牲,从那时起,他一直通过发放国旗来纪念儿子。

第一次爆炸发生之后,阿雷东多跳过隔离带,跑向躺在地上的人。事后,他向记者回忆了随后发生的事情:他发现了一个年轻人,一个观众,那人的衬衫着了火。他用自己的双手扑灭火焰。那个年轻人就是杰夫·鲍曼,已经失去了双腿的下半部分。阿雷东多脱下一件衬衫,并把它绑在鲍曼的一条残腿上。他呆在鲍曼身边安慰他,一直到赶来的急救人员将鲍曼抬进救护车为止。

他只救了一个人,就是鲍曼。

周二下午,鲍曼一家一直在猜测,戴牛仔帽的人后来怎么样了。他们想要告诉他,他们的儿子活下来了,他的胳膊和腿都能动。

但是,他可能还要在医院住两周。停用镇静剂之后,他会干什么?他们打算把他的吉他带过来。他清醒以后,他们该怎么对他说?

鲍曼的父亲用手捂住嘴说,“我真的不知道,”然后便开始哭泣。

Binyamin Appelbaum自波士顿对本文有报道贡献,Kitty Bennett自纽约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陈亦亭、张亮亮



本文内容于 2013/4/19 13:45:28 被小编a34编辑

如果腿炸到这程度我是不相信人还能一点事都没有那么镇定的用手抬着自己的腿,最起码昏过去不死都不错了。


被美国人骗了 波士顿爆炸的伤员居然是假的!

被美国人骗了 波士顿爆炸的伤员居然是假的!

我祈祷,罪恶的美利坚帝国早日解体。

我祈祷,我的家人和全世界所有的人民,不在受炸弹,战争的袭击。

我祈祷,那些以为美国是天堂的白痴们,为了你们父母不在提心吊胆,不要在白日做梦。

我祈祷,让和平和友谊充满这个世界。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