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去年下半年我们单位来了一个摆摊做糖人的老头,估摸着60多岁的年纪。有时候去看他做糖人,他总是笑眯眯的递上一根烟,用浓重的江北口音与我打招呼。无非是极其平常的几句,如:你来了。吃过饭了。来坐一会。有时我也试着想和他聊上几句,但是他的江北口音太重了,讲的普通话实在是听不懂,所以每次回答他也就是那么几句。如:你好啊。生意忙啊。这几天怎么没来啊。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交流,然后或者点点头就走,或者看着他忙着生意。

直到今年的大年初一(2013年),我和单位同事执勤时闲聊,同事说:‘不要小看了这个老头,他可是越战下来的老兵,立过战功的’。听同事这么一说,立刻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平时混铁血。经常看到有小编出版题,说说身边的老兵这个版块,但苦于无缘接触到这类人群,想在版块吹吹一直没机会,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好。

于是故意经常去老兵那里看他做糖人,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发根烟,还是那么几句话,接着就是忙着做糖人。看着他忙于生意,也不好意思打搅他,就这样一直默默地等着机会。今年清明节他来的比较早,游人还没来,他一个人闲着没事,我一看机会来了,我快步走了过去。还是老规矩,老一套寒暄之后我打开了话题。

我:‘听说你是越战下来的功臣?’

他听我这么一问,猛地全身一震。笑眯眯的脸庞突然凝固,面孔潮红,呼吸骤停,夹着烟蒂的手指突然僵硬几秒钟后转为微微的颤抖。我被他的激烈反应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也是愣愣的看着他。

几秒钟之后,他的眼眶湿润,一滴老泪在眼眶里打转。慢慢的说道:‘战场上下来的人不说战争.战争过去,现在,将来,都是不应该发生的。所有的战争都是政治的延伸,政治那是政治家玩的,他们不用上战场。政治的延伸,延伸的是什么?延伸的是老百姓的命啊’。他顿了顿又说:‘我从来不对别人讲战场的事’。然后慢慢的看着我,此时我看到他的两滴浊泪悄悄地滑落。

(由于他的江北口音太重,有时一句话他要说几遍我才能搞懂,我们的沟通十分困难,接下来我所讲的只是他所说的大概情况,时间,地点,人物,说实在的我也没听大懂。此次谈话我们只持续了三十分钟左右,他激动的三次流泪,看得出来,我真的是揭了他心底的伤痛了。后来游人来了他就忙着做糖人,我们的谈话就结束了,本想着此次发帖内容丰富,充实一点,再去和他聊聊,但是想到那次聊天他痛苦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再去揭他的伤疤了。)

我试探着继续问他:‘我对越战很懵懂,很想知道越战的一些真实情况,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他犹豫了一下,似乎内心在做着挣扎,几秒钟后他坚定的说:‘可以,你问吧’。

我问道:‘听说战士上战场时很害怕,在看到战友牺牲后就不怕了,是不是?’

他猛吸了一口烟,几乎可以听到烟丝燃烧时的‘滋滋’声,接着吐出一口浓烟,缓缓地说道:‘我是第一批次进入战场的。接到紧急开拔命令时大家都傻了,哭的,喊得都有,有单独跑出去哭的,有几个人抱住一起哭的,男人哭的真难听,都’哞哞‘的,象牛叫。当时心想着,完了。完了。这条命是不保了,后来连队处理东西,我们就将东西卖了换成现金,和私人物品一起寄回老家,当时想着,这一去肯定是回不来了,多多少少也算是对父母尽点孝吧。连队领导知道我们卖连队的东西,下来转了一圈也没说什么就走了。

看着他烟头快烧手指了,我马上递了一根烟给他续上火。他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口浓烟,对我笑了笑说道:‘不能说事啊,一说事抽烟就抽的猛。你说看到战友牺牲后就不怕了?说实在的,我开始就没看到战友牺牲,我们进入越南境内时,一个战斗班是13个人,武器配备有,每人一支56冲锋枪,班用机枪一挺,还有小炮一门,每人还要背手雷和炮弹。(注:他说的武器配备很详细,由于我实在是听不太懂,对武器又是小白,记性还差,铁友们就凑合着听吧,望有大侠来指正)我们一直向前攻击前进,途中遇有火力抵抗就消灭,仗打着打着,就觉得有人没跟上来,换了很多新面孔,一个班人还是那么多人,就是有几个不认识了。在攻击前进的几天几夜中就没有休息过,一停下来就挖猫耳洞,还没挖好呢就又接到命令前进,这样挖挖停停,停停挖挖,终于到了目的地——凉山。这时苦日子真正来了。吃到是没什么问题,关键是没水喝,那个苦啊。后来找到一个牛尿坑,直接就捧着牛尿喝。那时心里已经没有害怕了,一心就想着被打死拉到,被打死了苦日子就到头了’。说着说着,老兵又流下了眼泪。

说到这里他拿起了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继续说道:‘真好喝,还是不要打仗好啊。你看打仗的电影吗?我是不看的,太假了。我们当时浑身上下全部是黑糊糊的泥浆,就两个眼睛是白的,身上的衣服都被挂坏了,一条一条的,到处都是血印子。后来打凉山,越南人非常狡猾,作战勇猛,顽强,哪有什么投降的,也不要他们投降。分不清军人还是百姓,怎么办?只能三光啊,看到人就打,眼睛里只要看到活的,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直接打死。后来部队一直打过凉山,站在山坡上,眼前的河内就在山下,看的清清楚楚的,这时接到了停止进攻的命令,后来部队回来,一路上能拿的拿,不能拿的就烧掉,炸掉。心里那个恨啊。

说到这里老兵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唉,年年最怕过清明节了,我们一起出去13个人,回来了3个半,都是活蹦乱跳的大小伙子,说没就没了,好多连尸首都没回来。当时战况惨烈,哪有时间往回拉尸首,说是有公墓,其实好多都是空墓,一枪打过来,不是电影中的一个窟窿眼,而是直接把人打成两截,一个小炸弹过来,一个人就炸散了,也看不清谁是谁了。如果碰到大炮弹,‘咣当’一下,整个人就没了,分得清的就拉回来,分不清的就地找个坑挖挖埋了。

老兵哽咽的说不下去了,大滴的眼泪夺眶而出,左手捂住眼眶来回的擦拭,低下头,向我摇着手。。。。。。。。

我听的也眼眶湿润,默默地看着老兵,说:‘老兵,别激动,别激动,来,喝口水,抽根烟’。我把老兵的水杯和一根烟递给他。。。。。。。

本想着等老兵的情绪平息后继续听他讲下去,这时来了一对小夫妻和一个小女孩,小女孩咯咯的笑着:妈妈,妈妈,我要糖人。爷爷,爷爷,给我做一个糖人吧。老兵恢复了一下,说:小姑娘,你要什么样的糖人,爷爷给你做。看着老兵忙碌的身影,我拿起手机,给老兵拍了几张照片。

(说明:各位铁血前辈,新人,本人才疏学浅,底子薄工笔差,今天又是匆匆而发,语言表述凌乱,不到位,还请各位多多海涵。主要还是老兵的地方口音太重,真的听不大懂,有些话是我半猜的,见笑,见笑)

英雄在民间

英雄在民间

英雄在民间

英雄在民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