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天我做值日扫地的时候唱苏联的《共青团员之歌》,正好同组有个女生要先回去,说:“我走了。”我正好唱到:“我们再见吧亲爱的妈妈。”当时她没听见,可是我后来跟一个同学说了,他转告那女生说我表示不想当她儿子,我只好跟她讲了那事,她于是拍着桌子霸气十足的对我喊:“叫妈!”后来她甚至曾叫我“大宝”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