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出师不利

千年之交夏季,素有小黄山之称的云蒙山区发生了一起因雷击引发的森林火灾。当时我刚参加刑警资格培训结束回到家,屁股还没有坐稳,单位配发的汉显pp就叫唤开来。我打开一看,值班领导“有事!请给值班室速回电话”。那个年头安装一部电话需要5千大洋只因鄙人家境贫寒故没有安装电话更没有大哥大神马的。于是我就外出找公用电话。正在路上走着呢PP又叫唤了,我再看“云蒙山发生森林火灾,局长要你马上赶到单位。”当时我尚没有因“年事已高”还是防火部门负责人。发生森林火灾传呼我那是 “干部交流,正常”我当即连电话也不回了就赶赴单位。到了单位后与当日的带班领导简单地说了几句,我就携带相关设备驾车赶赴火场。不料这第一步就走的不顺利。因单位停车位紧张,我们备勤警车前被硬塞了一辆车,那天是休息日又已经傍晚找谁都找不到,无奈之下我只好慢慢地倒车进车设法把车开出来进入道路好走嘛。正当我倒车、进车反复操作时,局某下属部门的领导开着本部门的轿车却顶在了道路后面,我赶快摆手请他后退几步让开一点路我也就开出去了。不想人家当领导的水平很高但开车的技术不咋样,倒了不到一米车轱辘就顶在了道路牙子一动不动了。我呢则犯了主观错误,以为领导嘛干神马都没有问题所以认为人家的车已经倒出了安全距离加之自己心急逐跟了脚油,嘿,车屁股就顶在人家的车前了。还好我发现的及时狠踩一脚刹车只是把人家的一只灯给顶出了一条缝。领导不干了,拦在我车前不依不饶骂不咧咧的。当然这怎么也是我的问题所以我再三赔不是并说明急着赶赴火场让我先走回来再说。本来我们森林警察救火就是为林业局领导保乌纱帽的雄伟壮举和无私奉献,但领导不领这个情就是不让我走。直等到带班领导来了表示我们单位肯定包赔一切损失这才算饶了我,放我一马立赴火场!不过咱要说句公道话,人家领导就是领导,知道我们是为了保他们的纱帽所以没有趁机大敲竹杠只要了我8百元人民币。

二、“振臂高呼”

因是雷击火故火灾发生在山顶附近的松林中。当年风景诱人的山林资源尚未开发,能够上到山顶的道路只不过是村民们偶尔采药踩出的一条小道极为难走,有些地段如同直立陡壁全凭人们手脚并用爬行而上。我到山脚下后决定上到火线参与扑救工作。当地林业警察首脑先是以我身体不好山路崎岖劝我不要上去,见我决心已下又讥笑道我今天上去就有下不来了的可能(其实是怕我上去掌握实际情况)。但我不为所动,找了个当地村民背了几瓶水我们就出发了。一路上可见比我们早到的扑救队伍和有关人员陆陆续续的在山道或行或歇或上或下。

山路的确崎岖攀登 艰难。向导都说他们每年也是采药才上来一次两次的。不管怎么说在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艰难攀登后,我还是到了火线跟前。也知道爬上来参加扑救的队伍的确人员不少但许多人从来没有爬过如此陡峭的山崖路,大伙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都在山上没有过火的青草地里或躺或坐呢。这倒很正常人家娃娃们累了嘛。搞笑的是队伍携带的电台中却一遍一遍地传出正在山下临时指挥部指挥“扑救”战斗的首长的呼喊声:“……共产党员们、共青团员们,为党为人民立功的时候到了。山火就是敌人!现在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只要指导员振臂高呼,全体指战员一齐冲上去,火灾就被扑灭了!同志们冲呀!我们等着你们的好消息!”指导员听了指挥的指示后,毕竟是领导干部,逐站了起来大声吆喝“起来、起来,上、上!”但响应者寥寥无几。在一旁的我不由地笑出了声。指导员也许有点恼怒,随手折了一根树枝,狠劲地敲打着躺在地上不起来的人……,他打东头西头的坐下了,打西头的东头的坐下了。不管怎么样大伙还是在电台中传出的指挥的阵阵号召声中和指导员的战场督促下,最后都懒洋洋地起来操起工具上了火线。

三、受灾面积AA亩

大火终于被扑灭了。作为森林公安警察,在协助领导指挥灭了火后紧跟着就是查明损失情况和起火原因。当时山下指挥部也催得很紧,说是上级首长催要受灾面积“抓紧,赶快!”我不顾扑救的劳累,硬是抓住几个同我一样在山上扑救累得很的民警,开始了初步损失调查工作。我们正爬洼下沟钻林测量受灾面积呢,电台里传来了指挥的询问“受灾面积AA亩,怎么样?”,我当时答复一是没有测量完,二来就目前我们已经初步测量过的面积都远远超过“AA”亩了,三来呢“根据火灾的燃烧时间”(三夜两天)这面积也太小点了吧。指挥逐回话他们再商量商量“你们抓紧,尽快搞出来!”

职责所在,大伙不顾扑救火灾的极度劳累加快了调查进度。但再怎么快大伙望着一眼看不到边缘的火场心里都想着怎么着今天晚上得在山上了!谁想人算不如天算。还没有过一会指挥就传来最新指示“根据你们的初步调查结果,指挥部已经确定火灾受灾面积AA亩。你看你们是不是就下山吧。”闻听后哭笑不得的我们当即决定下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