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过兵的人知道我军有三大民主:政治民主、经济民主、军事民主是我军优良传统。军人委员会也叫士兵委员会主要任务是队连队炊事班的经济的监管,也就是连队经济的监管。特别是连队司务长的帐目不定期查帐而且要检查结果公开上墙,使人人都明白开支情况。

我县某局付局长在部队当过司务长因为两角钱对不上帐,也说不清楚被勒令转业退伍。在地方正头与付头因工作问题不免有矛盾这很正常,这正头要调来付头就要通过各种手段了解要调来的人的过去情况和底细,调一个人来本单位起码要看看调来人的挡案,过去的优点和不足。在部队有一条不光彩记录,当司务长期间因两角钱对不上帐视为贪污。这主头牢记在心念念不忘,天天在一起工作不免对 付头有了意见就给自己不错的弟兄说了付头在部队的丑事。背后就有人偷偷叫他贪污犯,一辈子也没有当过正头一直到退休。

这老兄是1965年兵。新兵连后一到老连队就当上火头军—炊事员,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也当过饲养员就是喂猪,不过就是没有离开过炊事班。还得了好几个五好战士的奖励,第五年提了干当上司务长也就是排长级别。那时正是文化大革命部队更不例外,出操战队早请示晚汇报,都私批修,老三篇、阶级斗争,活学活用,向雷锋同志学习搞得热火朝天。

当过会记的人都知道帐要平衡。何为平衡就是收入与支出要平衡,如收入100元支出100元这就叫平衡。即我们平时所说收支两条线,收入100元支出90元那就是节约10元。连队的收入一是个干部的工资,二是士兵的津贴费,三是全连人员的伙食费,这都是上面发下的不是连队有什么额外收入。干部工资士兵津贴费那是一点不会出问题,不给谁都不行。连队炊事班还有一人不是炊事班长叫上士,主要是出去采购米面油盐酱醋菜的生活用品,协助司务长工作,同时也是连队的“外交”人员。连首长家属都是农民要买个什么缝纫机、手表了、香烟什么的都找上士 帮忙,上士可是连队的大红人,好差事人人求,特别是经济困难时期。这上士从司务长那里取100元要交司务长100元发票,上士从司务长那里拿钱要打借条,战士探家没有路费也要打借条从司务长那里借,回连队报销多出少补。你回家给你算的是最短路程,你绕远的路程的费用自己负担一角钱都不会报销,部队管的特别严,路程可以精确到一公里。

司务长就是连队的财政部长又是管帐先生,收入是死的,干部工资士兵津贴费也是死的。只有伙食费支出是活的,军人委员会查的重点经济问题也是伙食费支出这一部分。结果司务长就是两角钱对不上帐,有嘴说不清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军人委员会不依不饶还把这事汇报到团里又在全团通报。差两角钱不是补上就完了吗?在那个时代要给你无限上纲、阶级斗争、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你怎么斗私批修的、要差差你三代是干什么的、是否混进革命队伍坏份子、什么帽子都敢给你带、一分钱逼倒英雄汉你可以逼死20个英雄,又是批斗又是老实交代还是说不清。最后还是叫其转业退伍回原籍,安排到商业局当了一个普通员工。改革开放后才当了一个付局长......

在部队连首长经常教育士兵你不好好干犯什么错误要给你装档案叫你背一辈子,到地方一看你的挡案都没有人要你。这一招还很灵我在部队7年在我们连队没有一个犯 错误的,入团啊、入党啊大家干的挺买力各种工作做的很好,年年提前完成任务。年年有几十人奖励、入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