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报呼吁:国际博弈要敢用军事手段!

军报呼吁:国际博弈要敢用军事手段!

忘战必危!要敢用军事手段方能捍卫国家和民族根本利益!

“刀尖上的艺术”如何挥洒 ——关于国际博弈中军事手段运用的思考

阅读提示:军事手段运用是“刀尖上的艺术”,它与政治、经济、外交等共同构成国家间博弈的整体。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博弈中,应正确处理敢用、善用军事手段与加强战备的辩证关系,合理而巧妙地发挥军事手段效能,坚决捍卫国家核心利益。

忘战必危,敢用军事手段方能捍卫国家和民族根本利益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关键时刻敢于“亮剑”,不仅是国家利益的神圣赋予和积极防御的本质体现,也是军队的使命担当。我们要时刻保持高昂的战斗意志,当战则战,战之必胜,以战立威。

敢于运用军事手段是捍卫国家利益的必要选择。国际博弈中,只有对潜在和现实对手形成威慑,才能使其不敢贸然挑战我核心利益。依靠“实力 决心 行动”的有机结合,彰显力量与意志,真正形成“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的有效威慑。事实证明,一个国家如果一味慎用甚至完全不用军事手段,就难以获得与之相称的国际地位和战略利益,甚至有可能使对手肆无忌惮、步步紧逼。特别是当处于不利的地缘政治格局之中时,这一点表现得尤为明显。我们既要谋求和平,也要敢于斗争,以两手对两手,充分发挥军事手段的震慑作用。

敢于运用军事手段是遏制外敌侵犯的必要选择。在国际博弈中避免战争最有力的武器,就是具有敢于运用军事手段、敢于面对战争并赢得战争的决心、勇气和准备。克劳塞维茨曾告诫人们:“当一个国家容许他的敌国无限制扩张侵略野心而不加以阻止的时候,这个国家就注定要开始衰败了。”历史证明:国家间博弈必须针锋相对,以牙还牙,以剑抵剑。

军报呼吁:国际博弈要敢用军事手段!

成事在谋,善用军事手段才能实现国家利益最大化

军事手段,既包括武装冲突和战争行动,也包括军事部署、军事演习等。技术与文明的进步,赋予军事手段更加丰富的内容和更加灵活的选择。

用之有理,牢牢把握军事手段运用的政治主动。国际博弈中,军事手段运用必须注意把握法理依据,争取道义支持,确保战略上不被动、法理上不逾矩、行动上不软弱。

一是充分利用法理。切实增强利用国际惯例、国际法服务军事手段运用和维护国家利益的意识。着眼国家利益拓展和军事行动需求,及时制定国内相关法律法规,为我开展军事斗争提供充足法理依据。

二是坚持后发制人。后发制人不等于被动挨打。“后发”只是策略和手段,“制人”才是目的和关键。但鉴于后发制人战术上是被动的,必须从思想上、预案上、力量部署上做好应变准备,后而不弱,后而不亏,敌动我动,动中制敌。

三是重视舆论引导。把舆论斗争贯穿军事手段运用全程,精心设计,整体行动;要注意舆论的双重性,坚持以我为主正确引导,把公布事实真相、表达民众呼声、宣示国家意志与保守军事机密有机结合起来,最大限度争取国际社会的广泛同情,始终保持对舆论的有效控制。

用之有术,积极谋求军事手段运用的最佳效益。军事手段运用是“刀尖上的艺术”,只有从客观实际出发周密组织,才能趋利避害、实现利益最大化。

一是注意与其他斗争手段紧密配合。利德尔·哈特说过:“如同外科医生的手术箱里有各种不同的工具一样,军事手段只是达成大战略的手段之一。”当今时代,国际博弈具有更强的综合性、体系性特征。我们既要首先打好政治仗、经济仗、外交仗,也要有多管齐下、多手并用的特殊选项,形成文攻武卫的“组合拳”。

二是灵活运用具体行动样式。军事手段运用的方式方法极为丰富,“以正合,以奇胜”,关键在于把握针对性,坚持多样性,保持灵活性,注重联合性;做到用兵与用器结合,攻心与夺要结合,军力与民力结合,训练与实战结合,维权与维稳结合,临时部署与长期驻守结合,“让进来”与“打出去”结合。

三是善于创造和把握最佳时机。国际博弈中,运用军事手段的意志是公开的,但具体行动运用时机的选择至关重要。过早“亮剑”不仅“底牌”尽显,而且授人以柄。相反,木已成舟,改变既成事实将冒更大风险、付出更多代价。既要保持定力,更要保持机敏,盯住对手,待机而行,趁势而动,借力打力,使我维护主权的军事行动既合乎情理,又出其不意。

军报呼吁:国际博弈要敢用军事手段!

用之有度,努力减少军事手段运用的负面影响。攻心夺志,掌控战略主动,制敌而不制于敌,是军事斗争指导的最高境界。

一是目标追求有度。筹划使用军事手段,首要的是根据政治需求合理确定目标的上限和底线。既要关注现实需要和可能条件,也要考虑尔后变化和长远影响,把握住上限,坚守住底线,经得住历史检验。

二是力量使用有度。行动目标决定力量使用。恰当使用行动力量,能够产生多重效益。规模过大,可能使冲突升级,压缩回旋空间;规模过小,可能使冲突久拖不决,甚至造成失利,招致更大后患。信息化条件下,质量比数量更重要。力量使用必须因敌、因地、因时,正确处理数量与质量关系,充分发挥精兵利器优势,以尽可能小的代价,谋取尽可能大的胜利。

三是持续时间有度。军事行动中,时间既是朋友也是敌人。信息时代,军事行动时间长短关系着经济成本、生命代价和政治风险。如果不是力量特别悬殊,无论是先发一方还是后发一方,无不追求速战速决。由此决定,军事行动的预期目标一经达成或基本达成,即应断然收局。需要注意的是,如同行动开始必须严格保密、严密组织一样,结束作战行动更要严格保密、严密组织,不给敌以可乘之机。

有备才有力,扎实做好军事斗争准备才能保证军事手段运用效益

军报呼吁:国际博弈要敢用军事手段!

“安不忘危,治不忘战。”军事斗争是政治博弈的最高形式,其胜负如何具有决定性意义。有备才会有力。我们要按照“能打仗、打胜仗”的目标要求,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只争朝夕的精神状态,扎扎实实做好各项军事斗争准备。

预见潜在风险,进行超前建设。有威胁、有争端,就有风险。我们应进一步强化风险意识,基于整体设计,进行全面而有重点的超前建设。装备预研,应突出自主创新,着力在破击敌人要害、填补手段空白上多出成果;物资预置,应注意合理布局,重视油料、特种弹药、重要装备器材的适度储备;基础设施预建,应坚持军民融合,重点加强可能作战方向道路、机场、港口(码头)建设,实现平时建设与战时使用的全面对接。

瞄准作战对手,加强实战训练。高质量的训练,不仅是实战的重要准备,本身就是一种威慑。我们应从军事理论和文化传统入手深化作战问题研究,认真解析经典战例,真正弄清未来打什么仗、跟谁打仗、在哪打仗、什么情况下打仗、怎样打仗等基本问题,从战争发展和主要对手实际情况出发创新战法训法;切实紧贴使命任务,构建逼真环境,搞好基础训练和集成训练,突出合同训练和联合训练,加强全过程、全要素、多课题、高强度的对抗性、实战化训练,全面提高基于信息系统体系作战能力。

立足最复杂情况,做好实案准备。要立足最困难、最复杂情况做好各项军事斗争准备,要考虑到未来作战对象的多元性、冒险性、联动性。应保持高度警惕,强化国际博弈中的“底线思维”,深入细致地研究遏制危机的军事行动问题,把情况想到,把困难想够,把对策想全,周密制定和完善多种预案,并切实加强预案推演和实案准备,把问题发现和解决在行动之前,使我军真正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刘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