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蒋介石如何处理骂国民党“猪”的台籍厅长?

台籍厅长事后当众向蒋介石鞠大躬道歉赔礼。

若干年后杨肇嘉说:“我们全体台湾人民,终以纯洁的中华血统归还

给祖国,以纯洁的爱国心奉献给祖国。。。。。”

摘自《蒋介石在台湾》第一部,东方出版社2013年版,陈冠任著

1950年初,为了整顿台湾经济状况,美国建议蒋介石在“行政院”下成立一个财政经济小组委员会。“行政院长”陈诚指派自己的亲信、财政部长严家淦兼任小组召集人,结果,“台湾省主席”吴国桢赌陈诚的气,坚决不肯加入小组。而美国死活要求吴国桢在内,说吴如果在小组缺席,小组必然执行力不强。中央银行总裁俞鸿钧也说:“省府如果在事前事后都不肯尽力合作,则这个机构即使成立了,恐怕也有困难,形同虚设。”

为了按照美国人的要求成立财政小组,蒋介石不得不亲自出面进行调解,分别约见陈诚和吴国桢两人沟通。

但是,调解时,双方僵持不下。陈诚再次告状,逼得吴国桢也反告状。2月14日,两人各写了一封密函,破例未经过“总统府”机要秘书周宏涛而直接呈给在高雄的蒋介石。

3月5日,蒋介石从高雄回到台北后,把陈诚的签呈交给周宏涛,嘱咐说:“你秘抄一份。”

陈诚在签呈中检举省主席吴国桢掌管的台湾银行未经“行政院”同意秘密发行巨额数量的新台币,违法不说,而且扰乱了市场,致使现在经济危机加重。陈诚一检举,吴国桢再上签呈,把陈诚任省主席任内旧台币超额发行的问题也拿出来,并且说自己不过是仿照前任的做法而已。

两人之争公开化。

这使得“行政院”与省政府的其他人都很不安,工作没办法开展。蒋介石不得不再次出面调解。如何去调解?只好去找吴国桢的亲信——台湾省财政厅长兼台湾银行董事长任显群来做工作。

接连两天,他两次召见任显群。

在蒋介石第二次召见任显群时,吴国桢送来了一份辞呈。因为陈诚已经把台湾银行秘密发行新台币事情拿到了“行政院”会议上大做文章。

因为财政极度困难,吴国桢不得已在主政期间多次增加发行额度的新台币来应付巨大的财政开支。可是,新台币的秘密发行,每次蒋介石都是知道的,并且还请示过他的同意。此事都是秘密进行,不能公开,连陈诚都隐瞒。因此一旦公开,必然影响市场,不但对新台币的信用是一个重大打击,而且还会致使台湾民心不稳。此刻陈吴冲突一闹,马上就把蒋介石本人也牵进来了。

怎么办?周宏涛建议说:“此事只能把责任归结于台湾银行。”

蒋介石便询问任显群:“另派他人担任董事长以回应行政院检举秘密发行台币一事有无困难?”

正想往上爬的任显群立即回答说:“台银改组不成问题,可以照总统的意思办理。至于挽留吴国桢方面,请总统向吴主席表达慰勉支持,就可以了。”

他不仅愿意来作此事的抵罪羊,还建议说:“请张岳军先生劝吴主席,要比我代为转达有效得多。”

蒋介石接受了任显群的意见,随即派周宏涛到“老好人”张群家求援。

周宏涛向张群转达蒋介石的三点指示:一、如吴国桢辞职,则省府必须改组,台湾银行秘密增发台币之事就没办法隐藏了,就只能交监察院或依司法程序处理;二、此举并非蒋介石所愿,但吴国桢如果能够不辞,则改组台湾银行为唯一的办法;三、希望吴国桢能够服从蒋介石的命令,为国继续效劳。

“老哥们”张群此时正因重伤风而卧病在床。周宏涛是在他的床边告知蒋介石的这三条指示的。张群说:“我已经了解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早晨也曾与吴国桢详谈过。”

一阵咳嗽后,他说:“建议三点解决办法。”

“请讲。”周宏涛说。

“一、台湾银行改组,人选由中央决定,任显群的财政厅长职务暂不调动,予以申诫处分;二、财政经济小组委员会召集人除严家淦之外,另增加吴国桢为召集人。吴当初任省主席,为的是要争取美援,现在却不获参加机会,对吴的心理影响至大,原本蒋公亦有此意,希望维持此案;三、由蒋公对吴国桢面加劝慰。”张群喘息着说。

周宏涛返回“总统府”后,向蒋介石报告了张群的意见。

蒋介石召集王世杰、黄少谷两位秘书长商讨。两人都同意这么办。蒋介石于是嘱咐黄少谷说:“向陈辞修说明,希望一个月来的吴陈之争能就此告一段落。”

“至于任显群所提的财经政策呢?”黄少谷问。

“依然支持。”蒋介石说,“但台湾银行董事长将改由徐柏园接任,总经理则是王钟。而行政院财经小组委员会,则以吴国桢为第二召集人。”

隔了几天,是“行政院”成立一周年纪念日。中午,蒋介石宴请“行政院”及省府委员。事先,蒋介石特地嘱咐周宏涛:“把吴国桢的席次提高,置于我的左手第二位。”

周宏涛说:“这等于是仅次于院长、副院长,与总统府秘书长王世杰平等了啊。”

蒋介石点了点头。

席间,吴国桢坐在蒋介石左边第二位,仅次于陈诚、张厉生和王世杰,自我感觉很好。蒋介石发表讲话,对一年来中央与地方施政颇多嘉勉,同时训勉说:“各政府人员,看到什么缺失就应在内部检讨改进,不能在外面自己攻击政府。”

怎么说起“自己攻击政府”之事呢?陈诚和吴国桢倒没干出如此之事。随后,听完蒋介石的话语,众人才明白,他这番话指的是台籍省府委员、民政厅长杨肇嘉于选举期间的言行。

原来台湾即将举行迁台后首次地方选举。在选举期间,接任蒋渭川的台湾省民政厅长杨肇嘉在台中、台南抨击政府贪污无能,并称之为“猪”。蒋介石听了很愤怒,说:“正值选举之时,又是国际局势动荡之秋,杨肇嘉身为政府要员,竟然以此来挑拨地方与中央的感情。”于是指示周宏涛转饬吴国桢彻查。周宏涛电话联系吴国桢,把整个情况告诉他。但是,在吴国桢维护下,杨肇嘉没事,依然续任厅长。

蒋介石此刻公开点名,指责杨肇嘉公开抨击政府,甚至以“猪”比拟。这让在场的杨肇嘉面红耳赤,感到惶恐。

散席时,蒋介石经过他身边时,杨吓得深深地鞠了一躬。

蒋介石旧事重提,突然拎出此事,敲击的还是吴国桢。为什么?因为杨肇嘉就是吴国桢的亲信。

经过蒋介石的亲自调解,陈诚和吴国桢的冲突表面上算是结束了,谁也不再闹下去了。财政经济小组委员会开始运作。3月14日,“行政院”会通过并指定财政部长严家淦及台湾省主席吴国桢为第一、第二召集人。(转摘不得遗漏书名、作者)

《蒋介石在台湾》第一部“危急中的台湾”,东方出版社2013年版,陈冠任著,49.80元。

蒋介石如何处理骂国民党“猪”的台籍厅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