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外爷曾经是个带路党

我的外爷曾经是个带路党我外爷徐小弟,是个老实本分的乡下人。日本人入侵上海那时,他还是个十四五岁的小P孩子。

当时路过我们村的日军应该是从乍埔(杭州湾内的一个小港口,曾经孙中山还说过要在那建造一座东方大港的。)登陆的,然后从国军后方夹击,使国军全线溃败。

我的外爷曾经是个带路党

乍埔守军几乎没有多少抵抗就退走了,而登陆后的日军对乍埔以北直到“诸仙汇”这条大河沿路上的所以村镇进行了大屠杀!图片上的这个日本兵枪刺婴儿的事件也时有发生。这种小孩大多是因为父母在一路逃命时,实在跑不动了才放在没有水的水沟里,或是放在杂草地里,打算等待安全后再回头去找的。所以,很多小孩子一个人躺在那哭,却引来日本兵的刺杀。看着挑在枪刺上的婴儿痛哭挣扎,日本兵还会得意的哈哈大笑!有些躲在附近的村民看到了,也只能更用力的捂着怀里的孩子的嘴,许多孩子就是这样被活活闷死的。(好象有部电视剧里也有这个镜头。)

日军过了那条大河之后,行为开始收敛了一些,所以我外爷很“幸运”的没有死在日本兵的刺刀下,而是在几个台湾兵的刺刀前给他们带路。台湾兵走在前头,一来是会说点大陆话,多少能懂一些,二来嘛,自然是怕遇到袭击。一路走走停停,有时追上些国军残兵,连同一些村子里的青年,或射杀或用刺刀捅死。再让台湾兵把还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将死之人丢在火堆里。晚上日本兵休息的时候,还会出现吃人肉的事情,他们喜欢抓个青年回来,用刀割开肚子,取出心脏和肝脏煮来下酒!日本兵吃得津津有味,而台湾兵却躲在一边吐。强奸妇女这类事我想我不用多说,大家也都知道些。但是这样的情况也许大家头一回听说:日本兵在强奸的同时,会抓住一些附近的男子,逼迫他在一边看着,很变态吧?之后就是让那男子洗干净一个马桶,在里头点上一支蜡烛,然后让女人光着屁股坐上去。女人首先得承受火烫的滋味,然后当蜡烛熄灭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出不来的,(空气吸住了)。日本兵就在一边笑,等玩够了再用刀刺死。

我记得在九五年时,曾经拍过一部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电影,里面有一段内容是这样的:男主人公被日本人抓去给伙夫当帮手,有个台湾兵趁机放了他,结果是那台湾兵被一刀砍死了。而我外爷当时也是被台湾兵悄悄放走的,只是不清楚后来那个放了他的台湾兵怎么样了。(感谢他的这一举动,要不然现在铁血里哪有我这个愤青!)外爷逃了几百米,躲在菜花地里两天不敢出来。

最后 我想说的是:不要再说什么中日友好的屁话。人和半兽人怎么能做朋友!

也请大家记住一句话:不是战争把日本人变成了魔鬼,而事实上在战争开始时,日本人已经都是魔鬼!以前是,现在也同样是,而且将来也不会改变。如果一定要说他们总有一天会变成真正的人的话,我想怎么得也得经过个上万年的进化才行,对吧?

除此之外,那句“终有一天,我们要去来个东京大屠杀!”也不要再说了。我们不是魔鬼,解放军做不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当一个日本兵挑起痛苦挣扎的婴儿时,旁边的日本还会欢呼,兴奋,敬配……然后学着做同样的事。但如果一个解放军也同样挑起一个日本婴儿时,其他的解放军绝对是另外一种眼神。

头一次写这么多,希望大家顶起,给我动力,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日本人都是好人啊-----当然,得在它们死光以后,我们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因为没有日本人的世界将会和平干净

请别发这张图片,看到就想杀光日本人

10楼TXHZHX

对日本,神说要宽恕众人,答:那是他和上帝之间的事,我只是安排他们见面。哈哈。

日本狗,灭了它们。

你这外爷(应该是外公吧?)应该不算“带路党”啊,他只是被逼的,没办法,而带路党是自愿的,是自带干粮的。别把你的外公归到带路党一路,那是对你外公的玷污。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