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后中国解放军缺少什么

随着J-31的成功试飞,中国成为继美国之后成为第二个同时拥有四代机的国家;“辽宁舰”的入列与J-15B的成功着舰;“神九”与空间站成功接轨;“蛟龙号”再创下潜深度…一连串光辉的出现,表明中国军工业不断发展状大,解放军装备也日趋齐全,走向现代化。

这一切无不使人深感喜悦,但同时应明——一个国家要得以生存,就必须先学会保证自己的安全。

当然,航母及其舰载机,歼击轰炸机,坦克等武器都是保证自己安全的媒介,且随之先进性能越加有效,但这都仅仅局限于一般军事形势下常规战争中。一个国家,应做好充分的准备和全面的设想——充分准备未来非常规战争的物质精神需要,全面设想在非常规战争中的作战手段与后果。

准备是前提,设想是后延。要做好怎样的准备,怎样的准备才是最有效的?

早在20世纪70年代,毛泽东就曾说过“中国不可以没有打狗棒”。而这根打狗棒就是核武器,也是非常规战争的最有效准备。有了核武器的威慑,使原本对中国有所想法的国家不得不改变原先企图,保卫了祖国的安全利益,也维护了世界的和平稳定。

如果一个国家不能随着世界环境的变化而增强自身能力,依旧在原地踏步,这无疑是致命的。伴着核潜艇的问世,潜射技术的产生,新形势下对“核战略威慑”与核武器的投射,也有着新的要求。

掌握上述技术的国家,纷纷改变其传统的陆基核威慑,将目光转向宽广而神秘的海域底下。于是,海基形式的核打击应运而生,因而具备了“二次核打击”能力。这也是中国目前最缺少的。

虽然中国可以依靠陆基——导弹发射车或井式发射装置将配有核弹头的弹道导弹对敌人施行核打击,但要注意的是,这并非可确切突破敌方反导系统,一旦被拦截,敌方在未被“一次性毁灭”的前提下,同样可使中国处于被毁灭的阴影下,对反导能力不健全的中国而言,这定是场恶耗。

如果敌方具备“二次核打击”能力,那么就算国家已被击下大洋,仍能确保可有效摧毁中国的能力。某种意义上说,核潜艇就是“诺亚方舟”,在自身食物淡水补给充足,不被第二方发现的情况下,可永保安全而不消亡。

美国的“战略核威慑”无非是——“俄亥俄”级弹道导弹核潜艇+三叉戟Ⅱ型弹道导弹+核弹头的模式,合计:24×8=192×16=2672枚核弹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忽视两千多枚核弹头形成的“二次核打击”威慑。配合其它主动使用的陆海空“三位一体”核打击能力,美国有足够的资本推行其“霸权主义”。

反观俄罗斯,其“战略核威慑”正由陆基向海基转变。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北风之神”级弹道导弹核潜艇,SS-NX-30型弹道导弹,白杨-M型弹道导弹仍是世界上最先进最具威慑性的武器;由前两者构成的海基“二次核打击”与陆基“白杨-M”共同组成现今俄罗斯的“战略核威慑”,凭其自身的优越性令美国也不得不惧与其全面开战的后果。虽然俄罗斯常规作战能力已江河日下,但以强大的核优势仍能在世界享有不容抗衡的地位,且这种优势只要能继续保持,俄罗斯就能一直持续他强势的外交政策。

与美俄相较,中国海基实力较弱,也不能很好保证“二次核打击”能力。如果核武器是中国的脊椎,那么中国的脊椎就患有“骨质疏松”,不能很好支撑中国的行动。

核武器的出现,是为了主动使用以威慑他国从而更好达到自己的目的,在中国缺乏“二次核打击”能力的情形下,宣明“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一核政策,等同中国属于无核国家,一旦受到敌国核打击,将无力还击,永从地球上消失。

尽管中国可以以日本军国主义复僻为由,废除“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一政策,但凡事都要充分准备与全面设想,打好最坏的打算,就是中国土地一旦被毁,下一步如何保证摧毁对方达到“相互毁灭”?

在科技实力未进一步发展的局势下,实现并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式仅有海基形式的“二次核打击”。这也是各强国最担忧的,因为航母可轻易发现并击沉,而潜艇的踪迹却难以捉摸,溜到对方海岸附近并发射核导弹是各国心里永远的震悚。

因此,不管未来如何发展解放军,都不应将核潜艇与洲际潜射导弹的发展给落下,相反,应以高质量为目标去主动发展,确保 “二次核打击”能力,增强 “战略核威慑”,以提高我国国际威望与国际影响力,也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我国的永久和平与繁荣富强的中国梦想。

当然,做好这些准备与设想,提高我国武装力量不能狭义的定为一切为战争,应该说,在现实生活中,在和平的前提下,这种力量拿捏的充分,就越能保证国家与世界的稳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