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87年夏天一天夜里;吃过晚饭时,阵地上同平常一样,进入夜幕后,在我军位于八里河东山的阵地上传来了几声爆炸声,接着有一阵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响起;上级命令我们做好准备,十时左右一班长闫俊龙报告有情况,他们值班人员发现有人接近他们炮位的弹药存放点,准备掀开炮弹箱盖时发出响声被发现,问他谁、口令时,此人迅速向炮位下的山沟里跑去,由于杂草丛生,有一人多高,这人很快消失在杂草丛中。听了一班长的汇报,我和指导员一起把连部人员集中在一起,通过电话通知各炮和炊事班,全体人员做好战斗准备,不许走动,不许开灯,有情况随时报告,情况不明不允许开枪。八里河东山的爆炸声过后,战场上一片宁静,我们连部位于半山腰,在连部上面和下面的山沟里不时的传来野猫的叫声,一会还有野猫厮打在一起的惨叫声,这声音在平常也足以让人觉得有些残忍。不由得气氛有些紧张,我们都精神集中,子弹上膛,绷住呼吸,随时准备进行战斗。在猫叫声过后,在连部看到对面山上有灯光,这时任何一点情况是都不会放过的,仔细观察这灯光有点蹊跷,一会朝越南方向照照,一会又朝我们阵地所在的位置上照,我们在想他是不是在向越军指示目标呀?我们把情况向营里做了汇报,营里指示我们注意观察,就这样,我们全连在阵地上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天一亮,经过请示,每班抽调一名战士,由文书庞云昌带着阵地步话机带领上山,在山顶看到树上绑有红旗,因为不知是不是我军搞测绘的测绘点,没敢冒然去下,经过请示后同意取下;在接近山顶的一个山洞内抓了一个人,问话也听不懂,压下山来后送到了团部(后经审问是当地一名上山狩猎的人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