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84年1月25日

今天终于把地图找回来了,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这可是花费了极大的代价换来的,近二十个小时粒米未进,不是个滋味,烦得很。

中午地图还未找到,胡建华班长和我发生了一点冲突,原因是:胡说我们班没有去找地图,其实是他带的班丢失的地图,而且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行走的路线,昨晚我们也一起找了5个多小时,找不到,因为我班不知道他们班的行走路线,叫我们如何去找!由此,快中午了,连长贾延杰决定先去孟洞找地方吃饭,我们班就急着上车了(大家都饿慌了),胡就在车下大发脾气,说我们不去找地图,我就回顶他一句:我们不知你们的行走路线,我们如何去找?他就伸手掏枪,我也情急迅速把枪上堂对着车下的他,说你找死,敢和我比玩枪,他的脸当场就涮的白了,连长听见我们争吵就过来批评了他,劝阻了我们的进一步冲突。大家都饿得慌,还有十多公里路,都上车到孟洞去找饭馆买饭吃(还好,有一家馆子卖饭,不过饭太少,我们也将就匀吃了)在那种情况下又吃不进多少,随便吃了点,又继续找地图。也许别人会认为这样找值得吗?其实,看来不值,实际上处于这样一个非常时期,谁又敢说不值呢!……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下午2点正找到了地图,大家都已是头晕脑胀了。

通信排今天也已到达这里(交趾城),我们于五点过钟到达,真高兴!就是人有点着不住了。

1984年1月26日

一天又过去了,今天做了点什么呢?一样未做,从早上出去,下午五点过回来,由于近几天来天气一直不见晴,所以,训练不能搞,任务也完不成,这事使得我们大家都有所头痛、心焦,真是天公不作美。

今天我想家了,爸爸妈妈一定很挂念我,我也挂念爸爸妈妈和弟妹,因为出来执行任务,不比在连队,消息传出去事可不小,其影响简直难以预料,所以一直未给爸爸妈妈写信,希望爸爸妈妈将来会理解我。

这几天人很累,很想休息,看来还得等到以后去补休了。

1984年1月27日

今天到船头,碰到了侦察连的老乡,真是一件快昧的事,因为上次去未能相见。出来这还是第一次碰到。

下午在627.0高地侧边的无名高地测了几个点,竖了几个占标,山崖陡峭,扛着竹竿、器材,可不是个滋味,可谁又能理解呢?这种苦只有父母亲才能体谅,其他谁也不能!

路很难走,坐在车上心都在发慌,这并不是怕死,只是想就这样死了一点意义都不得,对国家只能是一个损失,军人要死,死在战场,只有战场上的牺牲才是值得骄傲的,这样可以说,我把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祖国。

边境情况复杂、危险,我乐意接受这种环境的考验!……

1984年1月28日

一天又过去了,船头的天气比交趾城好,但是也好不了多少。今天在船头的山上度过。

一天爬了两座山,测了两个点,上山时衣服都汗湿透了,经山风一吹,一股凉意涌进心头,一会儿只觉冷得打颤,又是3点半后才得午饭吃,哎!只不过也只能这样了……

器材误差大,特别是高低误差,一差就是几分,伤脑筋啊。

我真担心怎么能够完成任务,就看明天了!……

1984年1月29日

这已是一连一个多星期的阴天了,到处是雾,下午又到船头,经过侦察连驻地,上了偏马,此处离越军阵地太近,只有六百公尺左右,前是老山,背后是八十年代“上甘岭”,越军阵地修在我境内,离船头近八百公尺左右,的确有点太过分了。十亿人口的大国,怎么能让一个忘恩负义的小国去欺凌呢。所以说,拿不下老山,我们这些人民的战士怎么能向祖国交代呢!

晚上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师炮团的同志,老乡有罗永木,可惜没有见面。

他们也很苦,晚上一到就开始挖阵地,因为天亮前挖不完,就有可能暴露目标,这次就看炮兵的了。

1984年1月30日

又过了一天,今天也不得什么收获。就得出627.0高地的坐标,那马后山还是未得,其实这也不能怪我们,雾太大,拉基线也看不见,有什么办法呢,反正明天争取测下来就行了,我们今天就算过年了,其实这怎么能算过年呢,最多算过一个星期天而已(伙食方面)。

白天在山上度过,就肯了一袋干粮,饿得够呛,那个叫我们是当兵的呢。

在船头(地名)王副参谋长同我们握了手,这对我们是很大的安慰和鼓励,我们也很高兴,吃晚饭时(为干粮的领取)差点同司务长吵起来,真不得意思。

1984年1月31日

明天就是 年三十了,今天我是这样度过的,从早上到下午一直在那马山上。午饭未吃,也不能够吃,虽然山上的老乡叫我在他们家吃饭,但是作为军人,纪律不允许这样随便,我也不愿那样,因为那样做只能给军队涂黑,何况我还没有多大贡献呢!

老乡对我们这样好,实在叫我们感到惭愧!今年春节还不知怎样过呢。…

1984年2月1日 阴天 雾大 星期二

今天是大年三十,明天就是春节了。今年这个春节的确难过,津贴(第三年兵12元另加战时边疆补贴5元)共17元提前发早就用完了,也可以说:“我们这些穷当兵的”,的确是名副其实的了。

今天在1号点上度过,还是午饭未吃,后来下山去边防连队我得点开水(还是自己烧的),啃了一块干粮,苦啊…………

晚饭在连队吃的,可以说这个三十晚上是最难以忘记的,伙食糟糕透了。

部队就是部队,就应该有部队的样子、作风,所以,这也是一个锻炼。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话一点不假。我又想家了,这是不应该的,非常时期嘛!

1984年2月2日

阴天,春节,休息一天,一事未做,打扑克,最难忘的春节,生活最差的一个春节,吃莲花白,一个鸡汤。

1984年2月3日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雾太大,开车到路上停下来,本来想测几个炮阵地,终就一事无成,没办法……

1984年2月4日

又是一事无成,我表示遗憾。

春节已过,家中的一切怎样,我一无所知,我不能给家中去信以祝贺和慰问,又不能给父母以安慰,爸爸妈妈一定很生我的气,但是,我想以后一切都会清楚地解释好的,我也就不多说。

“每逢佳节倍思亲”,我不能写信,今天就提笔写上这几句去寄托我对爸爸妈妈及全家的思念。

1984年2月5日

上午因天气不好,休息。

下午上达彼河占视点,胡建华的干扰,使得我班又是一事无成,全班同志都积一肚子的气,就是看着他是老兵负责排里工作,不好多说。以前也一样,上山时有路不走,尽带人走不得路的茅草地和断壁,(一个老侧地兵对地形学如此水平)真气死人啊!

炮兵科副科长又在追要坐标了,我看照这样下去就等着挨骂了。不,不光是骂,而且很可能比这更严重。

明天不准备要胡建华插手(这是我的想法),我想还是能搞出来的。

1984年2月6日

累了一天,下午六点过一点终于把这个连的六门炮的坐标搞出来上报了。可能船头这边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今后的任务将转向孟洞、扣林方向一线。战斗就将打响了,因为天气从今天看来将逐渐变晴,我盼望着这伟大的时刻。

晚上看电影,“花枝俏”和“青春万岁”,自卫反击的战斗片是对我们的最大鼓励,心中激动不已。

想给爸妈写信,可惜又发不出去,遗憾啊!………

思念的话只望今后再补说吧。

1984年2月7日

这本来就是亚热带雨林气候,并不稀奇,难得有这样一个好天气。

上山笠了一个点,去到山上就不想再下来了,饿了一天,够受的,同时也够累的,啊!………

1984年2月8日

休息,晚上吃狗肉。

打扑克,这是上边境后唯一的娱乐方法,其它无所从事。

盼、思、等待家中的消息。

1984年2月9日 阴

我们上偏马去测了一个观察所,在山上就算出了坐标交给兄弟单位。

中午在某连吃了一餐饭,菜不熟,还好我们带得有午餐肉,就是缺烟抽。

我们今天去了一个班和我班的一名战士共八人,加连长、文书共10人。

晚饭后,中午的干粮(未吃)被偷了,真不得办法,几天前手电也不见了,是新手电。

1984年2月10日 阴 有雾

今天上南屏后山,很高,路也陡,雾遮蔽了目标,使我们测角有困难,唉!这个鬼天气,二十天了就见一天好一点。

我们未带干粮,只有胡建华领了四份干粮,发给全班(除开我和李新)。四班也未有干粮,中午大家饿的发慌,这就要怪胡建华了。

胡建华说:连长说的,“你们昨天的干粮未吃,今天就不发了”。简直难以理解,昨天大家下午两点过才吃午饭,12点过的时候就开始啃干粮,谁又知道两点钟会吃午饭呢!今天不发干粮,大家都很气愤!

另外,这段时间来,我们连的伙食简直糟透了。

1984年2月11日 阴间晴 有一分钟的太阳

我到炮团一连找罗永木要了半条烟,因为早上有雾,未能外出。想不到他有这样大方(因为我曾经与他有隔阂)。

我们谈了过去和现在,谈了学校时的生活,同时也谈到了部分同学、老乡(包括在家的和在部队的),很愉快…………

中午天气较好,出了一分钟的太阳,班里上天邓山(因我在炮一连,未去),这也不能怪早上的天气的确太糟糕了,想都想不到会上山。

明后天我们就要像孟洞方向移动,衣服都未洗,近一个月未洗澡了 。好不舒服啊!

1984年2月12日 阴间晴

山上还是云雾缭绕。

今天跟一排上芭蕉坪去侧观察站,由于天气的关系误差近十公尺。

器材今天是胡建华使用,我搞记录,我们还上了1号点,本来用南朗后山交观察所的,雾太大,不行,才改用1号以免云雾的干扰,使得我们测角误差太大,唉!

晚上看电影,看到11点半,本来连长准备集合全排说话, 由于时间太晚的关系,就改了。

明天可能就到孟洞,大概一个星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