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在看到《集结号》开头四分之一左右的时候,我感到相当不舒服,几乎要关掉电脑。

从电影技术上来说,《集结号》战争场面的处理,包括镜头、道具、特效与演员演出,逼近《拯救大兵瑞恩》的制作水平;华人电影能有此技术成就,值得庆贺。但是,影片对于战争过程的情节安排,却有太多不合常理之处。

首先,我不明白,作为奉命阻绝敌军以掩护大部队转进的这支后备军,怎么会被派去守一个地势低漥之处呢?这不明摆着自寻死路吗?为什么不去守那座跨过汶河的桥? (可参考《抢救大兵瑞恩》当中最后的守桥之战)

然后,当戴眼镜的指导员被初次介绍给其他兄弟时,炮弹突然来袭,瞬间天摇地动。但,所有战场老兵都知道,如果在开阔地中遭遇炮击,首先会听到炮弹破空而来声音;而单凭这声音就可以判断炮弹的落点,判断当下该躲或是不必理会。不太可能发生类似影片中那种猝不及防的状况。

接着,国民党军第一次的袭击,表现的是大量步兵密集地、彼此挤来挤去地、如蚂蚁般地往敌阵地行进,难道他们不怕被对方一枪打死十个吗?这样的场景安排仿佛是冷兵器时代的方阵,而不像是端着来福枪、具备远距打击能力的现代军队该有的行为。

而当国民党军队推进到阵地前沿,两军开始准备短兵相接之时,国民党军的炮兵居然对敌阵地展开炮击。难道他们不怕误伤自己人吗?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

这些显而易见的重大错误,暴露出导演对这整个战争场面的处理,仅仅是为了以不间断的感官刺激与煽情元素对观众进行无差别轰炸;而对于战争的现实本身,并无意以更为认真、周延、深刻的设计来面对之。这对看过《拯救大兵瑞恩》这类严谨战争片的观众来说,《集结号》的战争场面,毫无疑问代表中国电影的创作态度的倒退;这让我很不舒服。

二、

然而,值得关注的,还不在于中国电影的倒退与否。

随着影片的推进,可以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导演只关心一件事情,那叫做荣誉;开场那些战争场景,全都是为了铺陈最后的授勋立碑而必须安排的舞台背景。也因此,前面所提到的重大错误,对导演来说,根本不是重点所在;重点是要确保有足够的刺激煽情画面来让主角充分发挥他的坚毅、勇敢与手足之情,唯有如此,他才能够获得最后的荣誉。

《集结号》所呈现出来的,那号角有没有吹响、有没有被听到、有没有起到实际的效用?根本就不重要(就像战争场面是否真实可信,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被视觉化、符号化了的荣誉可以集结多少票房成绩?

当年影片首周末的票房就破了七千万元;朋友之间相互在问:“看了没?”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甚至播出它的票房消息。各界一片好评声,许多观众也真的感动落泪。《集结号》叫好叫座,甚至说冯小刚接下来有意拍摄三大战役(估计是为了配合解放战争六十周年)。

三、

又想起《兄弟连》当中E连连长温特斯的回忆录《亲历兄弟连》。其中之一,是温特斯回忆1945年一月,经历了惨烈的突出部之役之后,E连随团转战亚尔萨斯,接替受伤惨重的313步兵师。在他们的德军对手当中,有一位汉斯.冯.卢克中校,骁勇善战;某次战役击败盟军之后,他在一教堂内让部下演奏巴哈的「一切感谢上帝」,闻者无不动容落泪。

46年之后,战事早已平歇。温特斯重访这个教堂,同行的还有当年的对手卢克;在教堂里,他们又演奏了一次《一切感谢上帝》。这样的场景,总是让我深深感动。曾经殊死斗争的两造,幸存多年之后,在白发苍苍之际携手回到老战场,以音乐凭吊彼此。那是对于人生、对于命运的咏叹,也是伸出布满皱纹的手掌来,互相平抚彼此的心灵创伤。近十几​​年来,随着各种纪念二战的活动,不时就会听说这样的故事。徘回在战场上的幽魂,不管当初是敌是友,又如何能安息,如何不再轮回为触发下一场战争的怨灵呢?

孙子兵法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这样慎重的态度,当不仅仅是领军将帅或士卒小兵所要奉行的;即便是后来以文化艺术形式再现战争场面与历史的创作者,也必须谨慎以对的。特别是,后世的创作者或诠释者有着不同于当初的立场与看法,甚至也可能有不同的资讯与表达工具,

《抢救大兵瑞恩》作为好莱坞大片,以大美国主义的意识型态做为基底,但它所展现的穿透力与感染力,依然令许多不同国籍的观众久久不能自已。无疑地,这有赖于影片创作群对于战争与历史过程的宏观与微观之处,都保持着敬谨的态度。而这态度,当不只表现在道具、服装、特效、场景等等训诂的层次上,还在人物设定、情节、心理变化以及对敌我两造立场的诠释上面。

《亲历兄弟连》另一处引我深思的,就是《兄弟连》的故事血肉是建筑在大量人物访谈与田野调查的基础之上,特别是许多基层士官兵的回忆;进而从真实之处,抽取出跨越人性鸿沟的戏剧力量。而国共内战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了,除了将领的回忆之外,又有多少士官兵的真实记忆出土了?有多少国共两方的“温特斯少校”与“卢克中校”或者“李云龙”和“楚云飞”?

都说现在是中国和平崛起的时代,而《集结号》仅仅在技术水平上追上了好莱坞动辄以亿计的制作经费,但在观点与视野上,非但没有展现超越世界一流战争片的企图心,甚至还倒退。过去几年来,如此这般技术一流、观点视野匮乏的所谓大片,所在多矣;这其实是一种大美国意识型态影响下的文化浪费。多少学者专家已经说了,中国的崛起不能建立在美国式的现代化发展与浪费性消费之上,否则整个世界的物质与心灵将承受不起。作为一个具有高度自我期许的大国,对于文化创造的实践前景,当有更具超越性的思维,而不是停留在上个世纪无止尽的工业化生产的意识框架底下,自己玩自己的。

因此,作为中国崛起的见证者与参与者,我看到这样的影片获得如此多的掌声,思及中国文化软实力在世界上的地位与前景,能不顿足再三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