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红军老战士周琳(周新山)烈士与张琴秋部长、李真 将军的友情

山河长歌

张琴秋、李真,是红军长征时期,我军作战部队两名职务最高的女将领。

1955年军队授衔时,张琴秋已经脱下军衣,任国家纺织部副部长,没有授衔。

李真,全军唯一一个被授予少将军衔的女将军。

这两位高级女首长,对原红二方面军的老战士周琳(周新山,下同)烈士,都给予了关心、爱护。长征途中直到解放后,周琳去世前,她们分别以不同的形式,关心爱护周琳的工作和身体。

1957年,周琳任空军通信兵政委。1962年11月后,由于战伤的复发转移反复治疗不好,肿瘤病情逐渐加重,常常陷于昏迷状态。一天,北京总医院病的房里,周琳的爱人和医护人员等,刚刚送走陆续前来探望的总政首长和成钧、朱虚之、龙福才、王平水等领导们。突然,又进来几位穿便衣的女性。其中,走前面的一位,轻轻地直走到病床前,握住周琳插着氧气管子无力的手,回身问医护人员,“周政委该用的药都用上了吗?要尽力救治!”医护人员一一地回答。她又对已经意识不清的周琳缓慢的说:“周政委,你会好起来的!”临走,她说:“我是纺织部的张琴秋,和周琳政委很多年没见了,都是走在一条长征路上的老战友,知道他病重,前来看看”!几句朴素的语言,道出了她的真诚、随和!道出她对老战友和老部属的真情关爱!

徐向前元帅的《历史的回顾》和四方面军史、西路军历史得知,张琴秋,传奇女将领,红军时期唯一一个直接指挥过师、团作战的女指挥员。她是被徐向前元帅赞誉的“天不怕、地不怕,文武都行的女杰”。她既是文武全才的女将领、女英雄,原红四方面军和西路军总政治部主任和中共中央西北局委员等,又是一个“多灾多难”的“难民”。她几次次被张国焘打击、撤职、降级和三任丈夫先后逝世、离失,乃至文化大革命期间,自己也被残酷迫害,含冤致死。

张琴秋,1904年11月15日,生于浙江省桐乡县,曾在杭州、上海、南京等地中学、大学学习美术专业。1924年11月加入共产党,1925年11月随张闻天、王稼祥、乌兰夫、伍修权等一百多人,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众所周知, 在整个长征队伍里,有一、二、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等部队。几路大军参加过长征的女军人们也有千、百人之多,这些可敬可爱的老前辈中有:邓颖超、蔡畅、贺子珍、刘英、钟月林、李真、邓六金、王定国、李坚真、危秀英、黄海云、马忆湘等等!张琴秋,是唯一一个在前线指挥部队作战担任职务最高的一位。据记载,当年,威震四方的诸多男战将们如:王树声、陈赓、许世友、陈再道、洪学智、陈锡联等,都是张琴秋的部属。

1931年5月,她从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五年回国后,与第一任丈夫沈泽民被组织派到鄂豫皖苏区,她任军政干部学校政治部主任、县委书记、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主任。张琴秋才貌出众,文武双全,作战指挥与男军人同样,冲锋在前,受到学员、教员和总指挥徐向前等的高度赞誉。她与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曾中生、傅钟等领人,共同为四方面军主要首长。

1932年底,她与曾中生、邝继勋(1930年邝在洪湖根据地任红六军军长,周琳曾经担任他的保卫队队员)等,继续反对总政委张国焘的“军阀主义、一言堂”的错误,被撤职,降至红军总医院政治部主任。第一任丈夫沈泽民病逝。

1935年初,四方面军组建一支女子独立师,她出任女子师长兼独立团团长兼政委。2月,与陈昌浩结婚。5月,四方面军到达川藏地区,部队没了给养。张琴秋带领女子独立师一千多名指战员给部队筹措粮食,遇到国民党武装和反动喇嘛的突袭。她沉着机智指挥部队,采取迂回穿插、挖战壕、打佯攻等战术,用了两天时间,把盘踞在喇嘛庙里的反动武装消灭,缴获大批物资和粮食。由于她组织指挥、领导才能出众,深受总指挥徐向前等领导的赏识。她出任四方面军组织部部长。

1936年7月,红二、四方面军和三十二军在甘孜会师后,组成两个梯队向草地和阿坝进军。二、四方面军组成中共中央西北局。张琴秋与朱德、任弼时、张国焘、徐向前、陈昌浩、刘伯承、贺龙、关向应等二十位高级领导人组成西北局,统一领导指挥二、四方面军北上,而她,是西北局中唯一的一位女性将领。周琳开始在红五师,途中整编到九十六师又到三十二军一直任特派员保卫部长和收容大队长。1936年10月,三大主力到达甘肃会宁后,张琴秋出任西路军组织部长,周琳任西路军“援军”保卫部长等,他们先后有过接触。1937年4月,西路军失败后,张琴秋被马家军俘虏押到南京,8月,被周恩来救出回到延安,任抗大女子教务处长和中央妇女委员会委员、秘书长等。周琳在延安巡视团和抗大等地,多次有见到女首长张琴秋。不久,第二任丈夫陈昌浩去苏联养病而被战场隔离不能回国,从此,两人分手。1943年,经过中央批准,与四方面军总医院院长苏井观结合。解放后,苏井观任国家卫生部副部长,张琴秋任国家纺织部副部长。1962年,苏井观得了癌症,1964年5月病逝。文化大革命开始,张琴秋遭到迫害,1968年4月22日被迫害致死。

李真,二方面军的直政处长、组织部副部长,周琳在二方面军和三十二军任职,她是直接首长之一。1955年7月,评定军衔时,李真任防空军干部部部长,周琳任中南空军任组干部部长。她得知周琳因为在“中原突围”打散后,接受组织的“分散隐蔽”命令而隐蔽,影响到军衔的正常评定,表示出很大的关心。她与空军副政委兼干部部长吴法宪,让周琳自己想办法去寻找当时组织领导人,寻找一起突围的人。还派干部部人调查当年隐蔽的地方。因为组织批准人王树声、张才千等下达命令后,具体安排分散的吴光远主任等同志牺牲,一起打散突围隐蔽的,牺牲的牺牲,下落找不到的找不到。空军和中南空军的个别领导,不了解当时中原部队的情况时说:“一是评军衔有比例,二是别人没有“分散隐蔽”的经历,就评别人当将军,你就发扬风格,这次'让衔’,下次调整上”!周琳知道李真大姐和一些老首长、老战友都了解他,他说:给什么等级都行,我好多一起征战的战友们都牺牲了,他们什么都没有,我还活着,这就满足了!“只要老百姓不受欺负,都有饭吃就行”。这是他一生的愿望。周琳病重后,李真得知,先后几次派人到医院慰问和看望。

2010年1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