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兵临城下》据说投入9000万美元,虽然由法国人导演,但其出品单位却是号称好莱坞八大成员之一的美国派拉蒙影业公司(也是《古墓丽影》的出品商),因此,未尝不可以把它划入好莱坞电影范畴。

这部影片可以说同样给人一种乏味的感觉。不能否认电影所作的对人性探索的努力,妄图解析战争中的个体的人的命运。但是,一场卷入整个民族、涉及万人的战争,最后简约化成两个人的较量,虽然使故事有了一个较为明晰的线索,但却是一种不能承受之轻和不能原谅的失重,它带来的最大的缺陷,就是缺乏可信性。

战争,是一种群体的智慧和较量,两个狙击手的捉对厮杀,在冷兵器时代,尚有存在的可能,如金庸的武侠小说,都有恩恩怨怨相关联的纠葛,而这一切,在炮火连天、交战双方难以觌面的阵地战中,任何单个士兵的较量都是令人匪夷所思的。

影片中苏、德两军的交锋,变成了两个狙击手之间搜狐式的游戏,似乎电影也意识到了难以自圆其说的困惑,于是,电影在两个狙击手之间,插进了一个牵线搭桥的中介人物,这就是那个可以自由游走在红、蓝两军之间的小男孩,然而电影顾其一,就难以顾其二了,既然小男孩能把德军的行踪告诉红军瓦西里,那为何不来个突然袭击,非要像十八世纪决斗那般的约好地点,到火车站设伏终于一枪中的,爽快淋漓地歼灭了德军狙击手呢?而且复杂多变的呈胶着状态的战争,也不可能容纳两个人从容不迫地玩狎捉老鼠的厮杀。

这种突出个人的致命的缺陷,使电影失去了最基本的合理的基础,尽管也有一些标心立异的角斗情节,但两个人的较量已经无法吸引我们报。

这还是属于技术上的败招,而尤其令人难以容忍的是,意识形态的不同,使影片在塑造红军形象时,采取了一种恶意的刻薄的描述。

尽管电影镜头是一种客观的叙述,但是我们在影片开头还是看到了主观意图对人物的影响。开始,电影中乘火车上前线的红军表情麻木,懵懵懂懂,到了战场上,是一脸的惊恐,冲锋陷阵也是畏畏葸葸,一触即溃,逃兵如潮,督阵的军官连连开枪,似乎比法西斯还凶残。瓦西里的英雄行为,也似乎是一次偶然状态下的偶然行为,要不是他遇到同在死人堆中滚爬的宣传政委,要不是苏军面对兵败如山倒的消极思想,需要刻意神话一个英雄的话,他可能依旧是一个不名一文的士兵。影片中的苏军依然被定位在冷酷的基调上,如对士兵功利的应用,宣传政委因为嫉妒而对瓦西里的抛弃,以及他不择手段地利用孩子作为内线了解德军的行踪,电影都继承了过去一以贯之的丑化苏联的共有特点。那种感觉,就如那部007系列的《黄金眼》描写的苏军官,都是凶残、冷酷的。从某种程度上讲,影片中的苏联英雄还没有我们中国人拍摄的《钢铁是怎样炼的》来得真实、可信和亲切。其中有一个镜头,更是别有用心,就是瓦西里被苏军军官引向斯大林像前,画面上的斯大林给人的感觉怪异、生冷,紧接着电影又别有用心地接上了幼时打狼的镜头,有意无意地把两者联系在一起。而更为感到失望的是,电影对普通苏联人的描述,也没有添加善意的成份。当母亲得知儿子失踪里,她竟然希望儿子在德国人那边,只要活着。这与二战期间苏联几乎没有俄奸所体现出来的苏联人民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精神风貌完全背离。

多重的失衡,使影片给人的感觉相当滑稽,一方面不遗余力地按照好莱坞的模塑造一个独当一面的英雄形象,另一方面,又竭尽丑化他所在群体之能事,使这一形象几乎难以在两种美化与丑化的不同情境中得到磨合与协调。实在难以想像,在那样一个缺乏感情交流、那样一种缺乏同志友谊、加进了好莱坞通行的三角恋爱的调味品的集体里,是如何产生出一个孤胆英雄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