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后期,德国曾经出现过一支震惊世界的陆军少年师。其作战的勇猛、伤亡之惨重、结局之凄凉,在孩子兵参与战争的历史上绝无仅有。但这支部队在“二战以后”很少被人提及。对于这段历史的记述是存在的,只是人们不愿意旧事重提,原因很简单:让未成年人去为一个已经注定失败的战争送死,这无疑是民族的耻辱。

小兵从天而降

1944年6月7日,盟军诺曼底登陆战役的第二天。刚刚踏上法国土地的加拿大第27坦克团从诺曼底海岸向卡恩地区北部推进,目标是攻占小城查尔堡。此刻,已经登陆的美、英部队正陷入与德军的激战,和他们相比,这只加拿大部队的推进异常顺利。卡恩地区的丘陵地带绿草如茵,优雅宁静,由于制空权已经完全掌握在盟军手中,这里的天空已不可能再出现一架德国战机。对于这些从未踏足欧洲的加拿大军人来说,眼下的行军更像是一次出游,他们没有想到死神的到来会如此突然和迅猛。

如从天而降,道路旁的山坡上忽然出现了一群德国坦克,75厘米口径的坦克炮将密集的炮火猛砸过来,没等加拿大坦克团从突然打击中完全清醒,黑压压的步兵群就冲了上来。从他们的精良装备和奋不顾身的凶猛态势看,加拿大人以为遇见了党卫军的老牌主力师。第27坦克团在登陆后只和德军716步兵师有过短暂交手,并占据了上风。但今天的这支部队完全不同于716师,他们拼死冲锋,前赴后继,好像每一个人都和对面的加拿大士兵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第27坦克团抵挡不住如此猛烈和凶悍的攻击,撤退很快变成了溃败。在德军3个装甲营的50辆坦克和1个步兵师的攻击下,28辆加拿大舍曼坦克被击毁,245名军人在他们参加欧洲这场战争的第二天就命丧异国,而德军方面仅有两辆坦克被击毁,4辆受损。

这一仗打乱了盟军在诺曼底半岛扩大桥头阵地的整体部署,蒙哥马利决定放弃对查尔堡的进攻,直接将矛头指向卡恩。此时他才从情报中了解到,将这群加拿大汉字痛打一顿的竟然是一群德国大孩子,这就是党卫军第12装甲师,正式名称叫“希特勒少年师”,别名叫“婴儿师”。在德军序列中,他们服装上的标志是奶瓶。

幻梦总是易碎

1943年2月,斯大林格勒战役刚结束,党卫军征兵局局长贝格和帝国青年局协商,要成立一支由1926年出生的志愿者组成的精锐部队。也就是说,只要在1943年内达到17岁者即可——战争打到现在,如果再不降低18岁的法定最低征兵年龄,德国就没有了后续兵员。相应的,加入党卫军的身高条件也为之放宽,由原来规定的1.78米下降为1.70米。帝国青年局局长阿克斯曼明确表示:“不需要家长的认可。”

这一年,党卫军共征召了35000名这样的小兵,其中大部分人被运送到比利时完成了少年师的建制。因为这些小兵尚未成年,需要按照从事重体力工作的兵种标准供给营养,他们每人每周保证能喝到3.5升的鲜牛奶,“婴儿师”由此得名。此外,发给成年军人的香烟和烟叶,在孩子兵这里变成了糖果和巧克力。

1943年的7月,希姆莱在向希特勒汇报孩子兵的情况时说:“少年师比成年的军人更狂热和忠诚,是出色的作战师。”希特勒听后异常兴奋地说:“少年军人能和成年军人一样作战,敌人要舔自己的伤口了。”在训练少年师的时候,党卫军总结了战时德国军人缺乏“世界眼光”而导致作战目的不明的问题,每周提出一个政治题目让小兵们学习讨论,“德国需要生存空间”的理论就是学习任务之一。“英雄梦”加上日益增长的纳粹狂热使这支队伍的求战情绪极为高涨。1944年4月,少年师终于被投入战场,他们被部署到法国北部,防范随时可能发生的盟军登陆。当时,少年师“兵强马壮”:兵力达2万人,配备有177辆坦克、700挺机枪、70门迫击炮、37门野战炮、33门高射炮。也因此,在希特勒生日那天(4月20日),师长维特才敢率领全师宣誓“尽心竭力参加即将到来的决定性战役”,而6月7日伏击加拿大第27坦克团的成功,更令他们心高气傲。

然而战争岂会像孩子们的游戏一样简单?初战告捷的喜悦还未散去,灾难性的打击已迅速到来。强大的盟军对党卫军第12装甲师进行了异常猛烈的报复。参战10天后,少年师伤亡已经极为惨重,半数以上的连、排长阵亡。全师4000人战死,8000人负伤或失踪,连师长维特也被炮弹炸的肢体分裂。战斗打到8月15日时,一度佣兵2万的少年师只剩下500人,但他们没有放弃,仍然在拼死抵抗占有绝对优势的敌人。蒙哥马利面对这样的军队不由感叹道:“一群野蛮的杂种,但却是真正的士兵。和他们相比,我们反而成了纯粹的业余军人了。”8月21日,组建仅一年,参战刚刚3个月的少年师全军覆没,只有后来接替的师长梅耶侥幸逃脱。半个月后。梅耶在逃亡中被俘,加拿大的军事法庭宣判其死刑,但不久即赦免。他于1954年被释放回国。

“疯子才这样做”

“婴儿师”的覆灭 震惊世界,纳粹德国从此再没有把未成年人编入党卫军序列。不过,这只是因为纳粹当局更多着眼于军事部署的合理性,他们认为孩子兵还是难以承担主力部队的重任。

事实上,战争越接近尾声,被卷入战争的孩子就越多。1945年3月,帝国青年局局长阿克斯曼酝酿过一个计划,准备组织数千名12岁到16岁的孩子去支援在奥德河一线阻击苏军的德军。在这项工作的准备过程中,阿克斯曼发现这些孩子虽然缺乏作战经验,但参战热情远远高于成年人,很多人甚至庆幸自己终于能够和大人们一样上前线作战了。于是阿克斯曼向正在柏林以东指挥一个装甲兵团作战的魏德林将军提出建议,希望魏德林把这些孩子放在明契贝尔格去阻击苏军的坦克。魏德林将军大怒道:“您不能让这些孩子为一场必输无疑的战斗去送死!”阿克斯曼无奈收回了命令。

在“婴儿师”覆灭八个月后,一场悲剧在柏林重演。在攻克柏林的战役中,苏军的坦克部队在柏林的蒂尔花园区遭遇到400多名希特勒青年团队员的阻击。苏军元帅朱可夫试图用不流血的办法接触这些孩子的武装,但没有成功,因为这些孩子们向一切试图靠近他们的敌人猛烈开火。最后,苏军的坦克群开火了。战后,朱可夫在说到此事时语气沉重:“谁会把孩子推向必死无疑的境地,只有疯子才这样做!”

战后,梅耶回忆起他刚接任师长时的场景仍然欷歔不已:“疲惫的士兵看着我,伤员们在凄惨的号叫,这些年轻人如何还能产生力量来经受住这种倾泻钢铁般的残酷战斗?他们还没有学会生活,却已经理解了死亡。坦克的履带结束了很多年轻的生命,我泪流满面。我开始憎恨战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