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们的确需要胜利,拒绝失败,以免伤心窝火。但喜欢胜利并不一定能够永远胜利,回避失败并不一定不会失败。固然小说可以虚构,艺术应该加工。但是把战争当成游戏场和人间乐园, 这种浅薄的喜剧方式,导致被涂指抹粉的英雄丧失了有血有肉的真实,忽视了流血牺牲,戏说了血腥苦难。与其说愚弄了敌人,不如说自欺欺人。只能长自己的虚气,灭不掉敌人的威风。打败了我们刻画的那种敌人,这并不是历史,抗战无疑也会贬值。其实作品中我军在日军猛攻下损失惨重,真实再现让观众思考也许效果更好,这才是还原历史。抗战不是演习,不是小说,不是阅兵式,可以从容地戴着白手套,迈着正步,意淫敌人。抗战历史是科学,不全是胜利,不能讲策略和戏说,只能讲真理。

1938年,昆仑关战役,国民党军队取得战胜日军精锐第五师团的大捷。20世纪80年代,我国花3000万元拍摄电影《铁血昆仑关》,应该有助于了解国民党将士的丰功伟绩。但是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宏志认为,国民党主攻部队10万人攻击日军一个大队800人扼守的昆仑关,47天没有攻下来。他进而讥讽:“连蒋介石都感到羞耻的一仗,我们却竭力鼓吹,反衬出唱赞歌者是多么地不知羞耻!”于是他极力呼吁禁止放映《铁血昆仑关》,“决策人应对党负责,对历史负责。不可为了某种需要而亵渎历史!”《铁血昆仑关》因此深陷禁宫,无缘与广大观众见面。按照张宏志的想法,只有胜利才能拍电影宣传,那么反映中共领导的战斗的电影本身就一定胜利了吗?

当年游击战让日军吃了大亏,地雷战的故事也家喻户晓。电影《地雷战》主题歌唱到:“小河边,大路旁,用地雷筑起万里屏障;山沟里,山顶上,用地雷筑起铁壁铜墙”,让日本侵略军体验到“寸步难行、无法躲藏”的原因。可是许多亲眼亲身领略过的老百姓并不喜欢。因为生产生活都要走路,踩上地雷就会造成死伤。鬼子不来,还要把地雷起出,然后情况紧急时再下,翻来覆去,十分危险,有的地方老百姓死伤远远多于鬼子。杨成武将军回忆地雷战时曾说“效果小,不及时,甚至炸到老百姓和自己人。就是打垮了敌人,我们自己不敢硬扑穷追,怕炸伤自己。”

《铁道游击队》反映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山东鲁南地区工人、农民在津浦铁路线和微山湖上,扒火车,搞机枪,端炮楼,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生动刻画了刘洪、鲁汉、芳林嫂等英雄形象。作者知侠曾与队员们生活战斗,画作者丁斌曾、韩和平到枣庄深入生活、搜集素材达1年之久。

从《铁道游击队》中,笔者王锦思得到最初的抗战知识启蒙,从小就渴望同老洪他们过着火热的战斗生活,过一把英雄瘾。我仿佛看见那20响德国驳壳枪、日本歪把子机枪,烤蓝熠熠生辉,机件、枪拴发出清脆的响声。应该说《铁道游击队》吸引人的是战斗方式和战无不胜。作品提到我方伤亡不到10人,而歼敌估计至少2000人。当许多人审视铁道游击队原型时,不禁惊呆了!人们心中的英雄群体牺牲150多人,其中有1个大队长、3个政委,伤130多人,死伤占全员大半。1943 年, 微山湖一战, 在三路敌军围攻下, 刘洪最主要的原型大队长洪振海和六七十名战士牺牲, 几乎全军覆没。作品中此段情节加工成政委李正赶来, 阻止了刘洪的蛮干, 队伍方才脱险。因此,当抗战胜利时,队员们并没有兴高采烈,而是都想起倒下的战友,放声大哭。

铁道游击队血洗洋行,杀死几个退伍下海经商的日本中年鬼子。但是一个名叫杨玉芳的老八路对笔者王锦思讲述,八路军某排宿营某个山西小村,深夜熟睡之机被日军包围。本田小队长一人手持战刀,杀死了10多个八路军战士。

这血写的历史,因为死去的不是百姓,我们就没有当作屠杀而大肆宣扬;因为死去的不是鬼子,我们就不能当作杀敌业绩而欢欣;因为他们是没有抵抗或无法抵抗的八路军,因此他们的死去就不能载入历史,只能流传于当事者的口头传播。这是真实发生的历史,这是历史难以成为历史的历史。我不止一次领悟到这种历史的沉重和压抑。

本文内容于 2013/2/26 11:27:17 被铁血政工科长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