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海军歼10元宵节带弹值班 飞行员枕头盔待命

资料图:正在战斗起飞的海航歼10战机

原标题:元宵夜,歼-10飞行员枕着头盔待命出击

本网浙东某机场2月24日电 浙东某机场,战机的轰鸣喧嚣渐渐沉寂下去。时间指向晚上9点,一轮圆月透过淡淡的云雾显出轮廓。今天是元宵节,可对于东海舰队航空兵某师的官兵来说,又是一个普通的战备之日。

副团长李津新整了整飞行服,提上头盔朝心爱的战机走去。今天下午解除一等战斗值班后,他才离开飞机座舱。此刻,处于二等战斗值班的他,还是喜欢在就寝前到机库转一转,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飞机就是他的心肝宝贝。家属区就在机场附近,和飞行员公寓只有400米的距离。可从初一到现在,他只回去过一次。“在战斗中过年,在过年中战斗。对于我们来说,早就习以为常了。”李津新向记者这样解释。

“副大队长王兴强家属阮茜茜去年5月生小孩,为了不让丈夫分心,她一直等到第二天丈夫执行完成任务,才告诉他这个喜讯。今年过年,王兴强春节7天假值了4天的班。阮茜茜,一个城里女孩子,独自带着8个多月大的孩子,转了多趟车,赶到远在数千里外的四川农村,陪公公婆婆过年。这事,让我们这帮大老爷们听了都感动。” 他像是在对记者说,又仿佛在自言自语。

机库内,威武的歼-10战机出现在我们眼前,满载弹药的机体显得英姿勃发。机务大队长房子健正带着官兵沿规定的路线巡查。大年三十那天,他得到归队的命令,急匆匆带着妻子孩子从贵州坐飞机到杭州,又从机场打了一辆出租车,花了1000多块,终于在晚上11点前按时归队。

“我这点事不值得一说,他们搞军械的才不容易呢。大年三十晚上,很多人都是在押运弹药的敞篷列车上度过的。就是现在,还有不少人在押运路上呢,包括军械科长胡积家。”房子健不说自己,可说起别人来,有点滔滔不绝……

外场作战值班室灯光通明,参谋吕华东正在整理一天的值班日志。翻看《战斗值班转进情况登记表》,记者粗略统计,仅一月份就有39次等级转进,最多一天转进一等战斗值班6次、战斗起飞6个批次。

9时30分,李津新和所有的值班空勤人员回到宿舍,这是规定的就寝时间。他们把飞行头盔放在枕边,一个个和衣躺下休息。“这是二等战斗值班的要求,能确保以最快的时间,完成出击准备。”吕参谋悄悄地告诉记者。

夜深了,空旷的海滨机场寒风渐起。值班室顶上,“赤胆忠心、为国为民、敢打敢拼、有我无敌”几个大字静静地闪耀着威严的冷光;机场外不远处就是城市,一串串绚丽的烟火此起彼伏,元宵节的喜庆氛围正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