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官在德国驾驶豹2A6:军校下辖最大装甲旅

率先接收新型装备,校长兼任装甲兵司令,课堂摆到“模拟战场”——

德军校教学充满硝烟味

作者: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 谢鹏

2010年5月至11月,我受总部派遣赴德国留学,在蒙斯特装甲部队学校参加了“2010非北约国家营长指挥培训”。德军院校紧贴实战的教育理念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院校具备司令机关职能,是德军各兵种院校建设的一大特色。蒙斯特装甲部队学校是德陆军规模最大的军校,也是德军装甲兵部队的领导机关,兼备装甲兵司令部的职能。校长兼任装甲兵司令,司令部与学校各部门功能机构相对应。学校下辖德军最大的装甲旅,平时归属装甲部队学校,战时归第1装甲师指挥。其主要任务,一是随时保持战备状态,执行作战任务;二是作为学校的训练部队,协助搞好示范作业、部队演习和各项教学保障任务。该校还设有研发部,主要进行装甲兵军事理论研究和装甲装备研发。这样做的好处,就是研究成果贴近部队实际,符合作战需求,并能通过教学实践迅速向全军普及。

在校培训期间,我第一次接触到了号称“可以猎杀世界上任何一种主战坦克”的“豹2A6”坦克和当时德军最先进的“PUMA”装甲车,并进行了实车试驾和实弹射击。后来才了解到,在德军,新型武器装备总是率先进入指挥院校,实现了“在院校让装备等人才,在部队让人才等装备”。“豹2A6”坦克和“PUMA”装甲车在刚刚研发改造之后就作为教练车辆进入了课堂,学员们在熟练掌握操作技能的同时,还会在教官的带领下深入研究运用新装备的战法。当他们完成培训任务之后,新装备才陆续配装部队,这样他们就能快速胜任自身岗位,以最快的速度将知识转化为战斗力。

德军采取在校教官与部队军官轮换制度,教官通常具备20年以上的部队工作经验,参加过至少两次军校培训,并且大都在国外执行过军事任务。教官拥有自己的专业教室,可以根据授课需要随意布设教学环境。在课堂上,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实战化的教学设施,还有实战化的教学方式。我们学习工兵课程的时候,乌尔劳普教官首先邀请一位学员就座,可就在那位学员拉开椅子的一瞬间,一枚手雷滚落到脚下,同时安全栓弹射了出去。教官说,“如果这里面装药的话,你就该和我们拜拜了。作为工兵,尤其是在执行反恐任务的时候,不光要具备娴熟的技能,更重要的是要有一颗洞察秋毫的心。”

在我们全部入座之后,他又拿出一个装着几块方糖的碟子,并随手点起一根香烟悠闲地抽了起来。“如果我是一名恐怖分子,随身带着这些东西,会不会引起你们的警觉呢?我想肯定不会……”说着,他用方糖蘸了点烟灰,用火机一点,方糖竟然剧烈地燃烧起来。乌尔劳普解释说,烟灰里的锂元素化合物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可降低糖的燃点。他用这样的实验来说明,必须掌握一定的自然科学知识,才能干好工兵。

德军的兵种院校都有至少一个训练基地。我们曾参观了罕默尔堡步兵学校的一个巷战训练基地——伯恩村。1965年,村内居民搬迁完毕后,德军根据自己的训练课目对这个村庄进行了改造,设置了反恐、爆破、巷战、室内作战、应用射击等训练场景。比如,反恐排爆教学区,就是一个两层高的小楼,里面各种家具和生活用品应有尽有,但都根据世界上多起恐怖炸弹袭击的装弹方式进行了改造,安装了炸弹机关,就连小小的烟盒在经过特殊处理后也变成了致命炸弹。他们介绍说,这样做的目的一是向士兵介绍恐怖组织常用的装弹方式,二是训练士兵敏锐的洞察力和精准的拆弹能力。其他的训练设施也都非常逼真,俨然置身实战场地,这样的环境下,训练效果自然十分明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