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冲绳县石垣市决定拿钓鱼岛打包申遗。当然了,中国照例抗议。海洋局斥之为“闹剧”。我就想知道,为什么日本能屡次三番地演出“闹剧”,而我们就不能呢?如果每次我们都被这种“闹剧”搞得灰头土脸、疲于应付,这种“闹剧”真的是闹剧吗?

现在我们的命运在世界教科文组织手里了。我们列出种种理由,说这种申遗不会被批准。批准不批准,也不是中国说了算。至少日本又抢了先机,理直气壮地拿着中国领土到世界上招摇撞骗去了。万一获批了,中国到时候怎么办?我们永远只能被动。

这背后的原因就是,中国对钓鱼岛的保卫,是中央政府单枪匹马地孤军奋战,而日本却是全国动员,举全国之力,用全民智慧,与我们打一场人民战争。

——去年,日本东京都作为地方政府首先提出购买钓鱼岛、开发钓鱼岛。现在同样作为地方政府的石垣市又跳出来了。就算日本中央政府驳回或者阻止,至少声势造出去了。日本中央政府至少会落个“顾全大局”的好名声。这是三岁孩子都能看明白的双簧戏,谁会看不懂?不过日本中央政府对于地方政府更多的是纵容和支持。2012年9月2日,东京都调查团一行25人乘坐“航洋丸”号调查船环绕钓鱼岛、北小岛、南小岛等三岛航行,进行非法调查,包括测量水温、调查地形和水深等。调查团团长坂卷一郎在接受NHK采访时还洋洋得意地说:“调查进行得非常顺利。海面平稳,非常有利于我们的观测。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钓鱼岛,我也被岛屿的雄伟震慑到了。”该“调查团”由东京都和冲绳县石垣市政府工作人员、房地产鉴定师、海洋政策专家等组成。日本媒体就此大肆报道,极大地助长了日本民众的嚣张气焰。

其实早在2003年,香港保钓人士,就曾提出向国家租借钓鱼岛的请求,并且是向全球华人筹款来租借钓鱼岛。希望通过向国家租借这种形式,彰显中国政府对钓鱼岛的主权。这是中国当家做主对钓鱼岛行使主权的最佳时机。无果而终9年后,石原慎太郎发现这个创意不错,照葫芦画瓢,才与野田勾结,实现了对钓鱼岛的国有化。

——日本的议员一直冲在领土争端的最前线。2010年,中国渔船与日本海上保安厅巡视船曾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发生碰撞事故。众议员小野寺五典随即发现谷歌日文版地图把“尖阁列岛”标注成为“钓鱼岛”,于是直接走进谷歌日本公司抗议,要求削除中国名称标记。2012年6月10日在钓鱼岛领海,日本120人分乘14艘小船,轰轰烈烈地开展“钓鱼大赛”,当时就有6名国会议员参加。几天后的6月25日深夜,东京都议会的8名议员从冲绳县石垣岛渔港出发前往钓鱼岛海域,进行所谓渔业调查和岛屿状况的考察。

——日本民间积极参与领土争端。去年8月19日,日本150人乘坐21艘船前往钓鱼岛海域进行所谓的“慰灵”活动。次日上午8点左右,10名日本人登上钓鱼岛,从渔船上跳入海中,游到钓鱼岛上,并竖起3面日本国旗,开始进行所谓的慰灵祭,他们在岛上足足待了2小时。这10名日本人中,包括日本茨城县取手市议员小岛吉浩、东京都荒川区议员小阪英二等。这是2012年日本人第3次登上钓鱼岛,也是日本人第一次以慰灵为由登上钓鱼岛。其实所谓“慰灵”与钓鱼岛风马牛不相及。从冲绳往台湾去,应该是正西方走,而钓鱼岛的位置却远在偏西北方向170公里左右,日本船只出事地点不可能在钓鱼岛和附近海域。令人感叹的是,日本中央政府对于民间宣示主权的行为,不是视为洪水猛兽,不是怀疑、戒备和压制,不是列为防火防盗的范畴,而是加以保护和利用。上述日方人员侵犯我钓鱼岛主权的现场,往往都有多艘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大型巡视船警戒。因此,陈毓祥和“启丰二号”的悲剧在日本方面从来没有发生过。

维护领土主权,只凭中央政府单打独斗的策略不可取。如果你手里只有一张抗议的牌,而对手有10张牌,100个花样和你玩,这局牌怎么打?中央政府行为表面上好像很理性,很规范,有板有眼,其实在你死我活的斗争中,这种迂腐的循规蹈矩不仅不会被对手领情,反而会被视为理不直气不壮,畏首畏尾、胆小怕事、软弱可欺。更为有害的是,免不了挫伤国内捍卫领土主权的正能量。充分发挥民间的智慧和想象力,灵活多样地四面出击,搞得对手应接不暇,适当的时候中央政府来打个圆场,何乐而不为呢?

本文内容于 2013/2/19 15:08:23 被tnttnttnt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