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影视圈内行人揭秘抗战剧的奸尸情节!

影视圈内行人揭秘抗战剧的奸尸情节!

影视圈内行人揭秘抗战剧的奸尸情节!

前天,我正在电话里跟制片人讨论一部战争题材电视剧剧本的时候,快递敲门了。一家影视公司送来张恨水的《虎贲万岁》。显然他们想跟我探讨改编这部作品的可能性。

拿到这部中南出版集团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书,看了封底作者题为《寻找真实的抗战记忆》的作品介绍,心里感到格外沉重,手里捧着的像是烈士的英灵:

此书不是为哪个人写的,而是为阵亡的战士以及奋起抗日的中华儿女所写的……

一师人守城,死得只剩下八十三人,这是中日战争史上难找的一段事,我愿意这书借着五十七师烈士的英灵,流传下去,不再让下一代及后代人稍有不良的印象,所以改变了我的作风。

让世人记住国难当头之际那些挺身而出的普通人,对我来说有一种舍我其谁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实在不是我狂妄自负,而是出于对英烈的一种崇敬和敬仰,也还因为,我比许多人都清楚,这种事情过去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而现在没有人愿意做。用虔诚的态度描述这个民族曾经拥有的一批英雄,几乎就是中国影视的空白。

然而看着这部书,和我面对诸多历史文献时一样,内心充满莫名的无奈感。因为在中国影视大环境中,没有几个投资人甘愿违背“市场规律”,诚心诚意完成一部艰难的,可能命运多舛的,却富有思想性和艺术价值的作品。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团长我的团》尽管有诸多缺憾吗,但仍然是一部空前且几乎绝后的——绝唱。

与此同时,中国电视剧的战争题材却达到了历史的最高峰,考虑到中国的战争岁月已经逝去63年,而最近一次局部战争也已经过去了33年,这确实是一个极端奇特的现象。当然更加奇特的是,众多的“战争题材”影视作品却几乎没有一部在张扬我们今天仍然贫弱的民族精神和为国捐躯的英烈所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甚至没有一部愿意记下他们的真实姓名。

相反,通行战争题材中,充斥了政治偏见、历史曲解、种族歧视、阶层仇恨,这些作品中从头至尾表现的是复仇名义之下的杀戮快感。这一点,抗战题材尤为刺眼。

这段时间,我在创作一部表现开国上将的重大历史题材作品。剧中表现的历史人物,不但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中屈指可数的一流悍将,也是八年抗战中功勋卓著的八路军指挥员,他策划并亲身参加了共产党军队引以为荣的对日三大战斗之一,并且获得了国民政府的特别嘉奖。可以说他是抗战时期共产党军队高级指挥员中,对日作战最积极的将领之一。

在那场八路军脍炙人口的伏击战中,这个在长征中被截去右臂的前红军师长,与日军展开近身肉搏。他刀劈一个鬼子之后,被另一名日军从身后抱住。将军凭仅有的一只左臂死死扣住鬼子脖子,硬是将敌人压在身下不能动弹。然而他却没有另外一只手将敌人击毙,双方僵持着,直到他的警卫员赶来结果了敌人。是役,将军率两个营兵力击毙日军300余人。在我看来,这位独臂将军的壮举在不逊于二战中任何国家的同级指挥员。

然而放到中国电视剧中,简直不用手段高强的抗日大侠们出场,仅凭脑子缺跟筋顺溜兄弟就让他弱爆了。真的,独臂将军当年拼小命跟日军打出的那点战绩,在今天的影视观众看来,简直微不足道。

我觉得传述该将军抗日业绩,是十分痛苦的事情,因为他的战绩远远达不到让今天观众High起来的阈值。而替他瞎编些杀敌人数,对不起历史,对不起观众,更对不起逝去的将军。于是我做出一个十分痛苦的决定,把他的抗日战斗经历压缩到五集中。

这里我们面对一个本质的问题,战争戏,我们该写什么。如果以康洪雷导演和我个人的观点,战争戏是写战争中人的精神,写那些拿到今天仍然能够成为我们文明遗产的思想境界;而不是战争的经过、战争的结果、更不是如何津津有味地杀死敌手的过程。

但是,我们影视恰恰相反。或许写精神太虚无了,或许展现人物的境界对主创团队要求过高,而杀人只需要动作、威亚和特技。于是民族史上真正的英雄,如张自忠、如孙立人、如左权、如贺炳炎……被影视遗忘了,相反我们乐衷于虚构无敌神将,比如李云龙,以及比李云龙更加神勇的顺溜和众多抗日大侠和巾帼女杰。

任何一个冷静审视历史的人都清楚,中国仅仅是政治意义上的战胜国,用网络语言说是“被”战胜国。中国战区是唯一没有经过战略转折点的二战主要战区,换而言之,中国人是得益于美国人在太平洋的中途岛战役、俄国人在东线的斯大林格勒战役、英美联军在西线的诺曼底登陆、突出部战役,才获得了战胜国资格。甚至就是在法西斯德国覆灭之后,蒋委员长还要以默认外蒙独立为代价,换取苏军进入东北,消灭那些中国军队打了八年而不能胜之的日本关东军。

八年抗战史,不是中国人如何杀鬼子的历史。中国军队经常用一个军阻挡敌人一个联队,用一个团抵抗一个中队,战斗中往往以牺牲三四个战士换取击毙一个敌兵。然而恰恰这次战争给这个民族留下了丰富的精神遗产,如果我们无视甚至抛弃它,可能将会使历史重演。

再看我们的影视,如《抗日奇侠》、《黄金大劫案》所代表的抗日动作戏、除了虚假演示杀鬼子过程中产生的快感之外,跟这个民族经历的艰苦卓绝的惨烈战争,跟曾经互相厮杀的国共两党,在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旗帜下共御外敌的历史完全不搭界。

那些甩出手榴弹打下敌机、徒手撕劈鬼子、铜钱击毙日军、飞刀打败机枪、用弓箭引爆手榴弹的场面,显示了一种心理变态。说Q精神,可阿Q从来没有这么厚颜;说意淫,你不能否认意淫也出于对美的向往。若想恰如其分表现其精神本质,应该说类似奸尸情结。一种由强烈自卑而产生的仇恨和偏执。

也许你说,杀鬼子的影视不过博得大家娱乐,轻松一笑而已,不必上升到如此的心理层面。这里必须指出一个度的问题,即娱乐对战争的态度,战争场面泛娱乐化的普遍程度。抗战是这个民族的痛史,是经历过上千万人死亡国耻。今天影视的娱乐化和战绩夸张化,不但是对自己的历史,对死去先辈的极大不敬,还是民族健忘症和劣根性极致化。

绝不要以为表现“杀鬼子”就没有政治和道德问题。要看到,这类影视全然没有对挑起战争的法西斯从本质和人性上批判,而是用简单的对敌方人物的丑化和对历史的任意歪曲,构成一切狗血行为的合理依据,最终的结果是宣扬狭隘的民族仇恨。八年抗战中,这个民族爆发的空前凝聚力,坚韧不拔抵抗意志,和前赴后继的决死精神被丢到九霄云外。

当我们反复说日本人不应忘记历史的时候,自己的影视却一再把历史当作儿戏。最近网上流行一篇《家里来了一个日本小孩》的文章,堪称电影《鬼子来了》现代版。故事说的是日本华侨回国探亲时,带来了一个想了解中国的日本小学生。而中国家庭里的三年级小学生见到他之后,第一个反应是喊“打倒小日本。”中国小朋友这样做是因为他的老师说了“日本人都是中国人的敌人”,而对小日本讲礼貌便是“不爱国”。后来,中国小学生成功地教会了那个日本小孩用中文说,“我是该死的小日本,我对不起中国人!”我希望这是作者为了警示所写的寓言小说,否则这个民族就真的“仇恨入心要发芽了”。

战争作品,张扬的是人性、对和平的珍爱,对民族尊严的维护,对反人类行为的抗拒。《野战排》、《拯救大兵瑞恩》、《黑鹰坠落》、《战马》、《兄弟连》中国的《集结号》、《我的团长我的团》莫不是如此。

回到《虎贲万岁》以及一大批应该真诚对待的战争题材,摆在影视公司面前的问题是,你真有决心吗?

转自编剧范昕的新浪博客“战争片娱乐化中的奸尸情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