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从论坛中看到"太行八路"同志写的《[原创]革命老区人看见当兵的还叫八路軍》中有杨庄岭战斗,我走过多次的地方,很是感动,于是上网搜索了有关资料,发现一篇文章,转载如下:

“关敬涛”团反正后的战斗历程
郭宝仓

大家所熟知的长篇小说《野火春风斗古城》是李英儒所写的一部脍炙人口的文学作品,他以古城保定为背景,描写我党地下工作者在极端险恶的环境里,机智勇敢,出生入死,宣传群众,发展组织,搜集情报,策反伪军,向根据地输送军需物资的英雄事迹。后来八一电影制片厂将小说改编成同名电影,使人们百看不厌,受益颇深。其中电影以伪军关敬涛团起义奔赴根据地,走向抗日战场而结束。那么这支部队反正后的真实故事是什么呢?又有哪些战斗历程呢?现在又是哪支部队呢?现简略介绍如下:

小说和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是根据真实故事写成的,起义团长关敬涛的原型是率领“平汉线警防队第四区队”反正的区队长王溥。1938年8月,在我地下党晋察冀军区敌工部部长厉男的争取下,伪冀东自治政府“平汉线警防队第四区队”在区队长王溥带领下,率1800多人反正。在我抗日武装的接应下,奉命开到基础较好的河北唐县北店头村(当时该村是唐县抗日民主政权所在地)。

1938年8月31日,晋察冀军区在唐县北店头村召开欢迎大会,根据地的近万名各界群众参加了大会,军区司令员聂荣臻亲临会场并讲话,使许多起义官兵感动得流下热泪。起义部队被晋察冀军区正式命名为“晋察冀军区游击军”,隶属晋察冀军区三分区领导,司令员先为李允声,后为王溥,厉男任政治部主任。下设3个支队(支队相当营),每个支队下辖3个大队,每大队编制150人。军部直属有迫击炮大队和一部电台。游击军配有轻重机枪、掷弹筒,步枪均为“三八式”,这支部队在当时算得上装备精良了。游击军成立后分别驻在北店头附近的东杨庄、封庄、魏庄3个村庄。把守进入太行山根据地的3个隘口,体现了军区对游击军的充分信任。

1938年9月,日军集中5万余人,对我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实施扫荡。当时反正后的游击军就扼守在通往根据地的要道——唐县杨庄岭一带防线。官兵们听说要与日寇作战,非常兴奋,自上到下都憋着一股子劲,想把多年受日寇压抑的怒火发泄出来,这次终于有机会了,纷纷写请战书和决心书,表示要用打胜仗的实际行动感谢根据地人民群众对部队的信任和支持,用消灭日寇的辉煌战果向解放区献礼。

杨庄岭位于唐县县城西北5公里,是平原进入太行山的要道,入口两侧是海拔200米左右的山岭。杨庄岭东北方向为宋庄岭,西南方向为魏庄岭,它们与杨庄岭共同组成进山的3条道路。游击军3个支队分别把守在这3个隘口。遵军区命令,游击军在这里利用山岭阵地抗击日寇进攻,坚守根据地的东大门,配合军区其他部队彻底粉碎日寇的秋季扫荡。

9月中旬,保定的日军纠集1000余人作为东路之敌,企图从杨庄岭进入根据地。日寇刚踏上杨庄岭边就被游击军打了回去,随日军多次冲锋但始终未能攻破阵地。于是日寇就兵分两路,一路加强正面强攻,直接攻打杨庄岭,另一路则采取迂回战术从魏庄进攻,企图包抄游击军的后路。游击军不畏强敌,沉着迎战,一方面在加强杨庄岭主阵防守的同时,另一方面对魏庄来敌予以迎头痛击,使日寇迂回包抄的阴谋未能得逞。两处战场打得十分激烈,其中以杨庄岭阻击战打得最为惨烈,游击军英勇顽强,奋勇杀敌,打退日寇十几次进攻,未让日寇前进一步,始终坚守在杨庄岭阵地上。鏖战3日,日寇无计可施,被迫撤退。3天的战斗,游击军共毙伤敌100多人。取得了自游击军成立以来首次对日作战的胜利。受到军区通令嘉奖,同时也赢得了边区人民的赞誉。 1939年1月,军区针对游击军部分反正军官贪图享受,不愿过艰苦生活,经常逃回北京并企图叛反的行为,调游击军到唐县管家佐一带进行整训。任命王溥为司令员,撤换了部分原警防队连以上干部,补充进去了政工干部,在游击军内建立党组织,加强政工机关。对士兵进行思想教育,学习八路军的好传统,好作风。开展“诉苦”运动,提高官兵的阶级觉悟,学习游击战理论,演练游击战法,使游击军军政素质得到大幅度提高。而后,该部队在唐县、曲阳、定县、阜平等地开展作战活动,打了许多胜仗。

1940年1月,该游击军调防到唐县迷城村一带。3个支队,分别驻在唐县的西迷城、中迷城、东迷城3个村,防守晋察冀边区的西侧。此时,该部进行整编,晋察冀军区三分区游击一支队支队长赵国泰率6个连队800多人分散编入游击军,使游击军补充了大量党员,政治力量进一步加强。合编后,王溥仍任游击军司令,赵国泰任政委。整编后该部参加了保卫麦收和历次的反扫荡战斗,经过艰苦的作战,不但大量地消灭了敌人,而且锻炼了部队,部队的战斗力和政治素质明显提高,逐步成为晋察冀军区的主力部队。同年,王溥由厉男同志介绍光荣的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0年8月百团大战开始后,王溥奉命率游击军破坏平汉路新乐至望都方顺桥路段全长70余公里的铁路线。在民兵和群众的配合下,他们快速出击,拔掉北罡子敌中心炮楼,全歼日军一个小队,伪军一个小分队,对王京、定县北关车站进行袭击,摧毁车站维持会,炸毁黄庄等铁路桥梁4座,拆毁铁路20多公里,破坏公路50公里,收割电线数万斤。在唐县田家庄反袭击战斗中,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那天,下着毛毛细雨,天阴沉沉的,能见度很差,只看几十米远。日军以为这正是偷袭我军的好机会,集中了日军100人,伪军200余人,携“九二”步兵炮倾巢出动,偷偷向我军扑来。我游击军当时只有一个连,面对敌强于我三倍的兵力,采取了诱敌深入的方针,退入田家庄,占领制高点。敌人以为游击军退却了,便进入了村庄,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刚走进村庄,突然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喊杀声响成一片,将日伪军团团围住,从房顶上,墙角处,到处都是射向日寇的子弹,一个机枪手端起机枪站在房顶向敌猛射,打得日伪军鬼哭狼嚎,狼狈逃窜。这次战斗毙伤敌100余人,俘敌2人,缴获一批军用物资。11月16日,游击军在曲阳张家峪被日军包围,敌侦知是我团部驻地后,在飞机大炮配合下猛攻。在此危急时刻,王溥决定亲率警卫连掩护赵政委和胡参谋长分率的主力机关突围。经两小时激战,警卫连伤亡惨重,只剩下王溥和12名战士。他们被压缩在一个小高地上,敌人一次又一次发动冲锋,机枪手不幸中弹牺牲。王溥接过机枪向敌人扫射,警卫班长郑和荣催促他撤退突围,王溥坚决不撤退,并命令警卫员们突围。他的身先士卒精神,影响着每一位战士。警卫员崔福申说:“死就在一起死,决不离开司令员。”直到此时,王溥仍惦记着赵国泰政委是否率领军部安全突出重围。事后查明,除游击军政治部副主任郝玉明等少数官兵在突围途中牺牲外,游击军主力成功突围。

敌人的冲锋终于被打退了。然而恼羞成怒的日军不甘失败,他们眼见无法围歼游击军大部队,于是集中兵力向高地排炮轰击,郑和荣牺牲了,王溥的身体也受伤5处,不能行动。他命令警卫战士赶快突围,可是谁也不肯离开他,继续向敌人射击。这时王溥的手枪里只剩下3发子弹,他支撑着身体,向敌人射出两发后,把最后一发子弹留给了自己,壮烈牺牲,年仅33岁。王溥是百团大战中我八路军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将领。

1942年2月2日,晋察冀军区整编部队,为适应山地游击战的需要,大团变小团。“游击军”番号被撤消,被编为八路军41、42团,归军区三分区指挥。团取消“营级”建制,团直辖连,以连为作战单位分散开展游击战。每个团下辖4个连,1个特务连。团直属机枪排,侦察排,通讯排,团部设有政治处,参谋处,供给处,卫生所等机构。从此标志着游击军正式纳入八路军正规作战部队系列,成为晋察冀军区和3分区的主力作战部队。团部分别驻防在唐县的北店头、军城、神仙山和曲阳的武家湾等地。部队整编后,其战斗力大大提高,特别是游击战运用的灵活自如,多次担当军区主力参加反扫荡和保卫麦收战斗,转战于唐县、曲阳、阜平、完县、定县等地,给日寇予重创。

1943年3月军区主力2团3营、骑兵团7连、8连补入42团,原来分编的41、42团合并,组建新的42团。使该团的战斗实力大增。当年秋季日寇集中4万多人对我晋察冀根据地党、政、军、后等首脑机关所在地——唐县大茂山一带进行大规模的扫荡,该团奉命保卫。在当地群众的支持下,该团经过3个多月的浴血奋战,与日军作战,大、小战斗46次,共毙伤敌800多名,击落敌机一架,缴获重机枪一挺,日军毫无收获,粉碎了日军两次合围大茂山的图谋,晋察冀军区对42团通令嘉奖,晋察冀三分区奖给该团“神仙山保卫者”红旗一面,吴占江获“民族英雄”称号;夜袭口头,伏击旦里,组织敌后武工队,开展飞行射击组、爆破组、地雷战活动,以机动灵活的战术,严厉打击了突入“蚕食”和固守点碉之敌,他们打了许多恶仗,险仗。大量消灭了日伪军的有生力量,为保护人民群众,保护根据地,保护秋收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945年8月10日将云彪支队3个连编入3支队,恢复大团编制,1945年9月21日,编入冀晋纵队(赵尔陆纵队)第1旅,为该旅第3团,是纵队主力团之一。

在今后的日子里,该团又经过了数次整编,到1985年成为我某集团军主力团,先后参加解放石家庄的战斗,活捉警备司令刘英、修筑宝(鸡)天(水)铁路、入朝作战、参加过“辽东半岛抗登陆战役演习”。该团3连曾被中央军委授予“卫国英雄连”称号;该团七连8班被沈阳军区授予:“刘鸿臣班”称号;抗日战争时期该团被晋察冀军区三分区授予“神仙山保卫者”先进集体称号。同时也涌现出吴占江获“民族英雄”称号;权新法获“射击英雄”称号等一批模范和先进军政干部和战士。

顺便发些唐县老区的风光

转载老家的故事

转载老家的故事

转载老家的故事

转载老家的故事

转载老家的故事

转载老家的故事

转载老家的故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