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妈,你们可真脏”,这话听了来大伙肯定觉得非常刺耳,俗话说“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怎么你这个明白人出此不敬之言?其实呀,不是我真嫌母亲脏而是我们小的时候听妈妈讲述她战争时期的一段往事,那个时候年幼无知的我听了她老人家在艰苦环境下为革命事业奋斗的事迹后觉得不可思议故发出如此不敬之言。

妈妈是陕西省安定县(今子长县)人氏。出身贫穷人家的妈妈打小受尽了罪吃尽了苦所以她很早就懂得了共产党为人民翻身的道理。妈妈刚刚懂事就随同我的外祖父和大舅帮助共产党红军放哨送信就毅然投身革命事业。以后曾经担任过妇女抗日自卫军的队长、大队长等职务。在同我父亲结婚后继续在部队的军医所从事后勤保障工作。1947年国民党进攻延安,母亲按照组织要求疏散到农村,组织人民群众坚壁清野,支援游击队,护理解放军伤员。解放后母亲为了减少组织上的负担,在部队实行薪金制后,她认为父亲那份工资完全可以养活我们一家人,于是就退伍了打那以后再没有领过组织上的任何补贴,即使以后在居委会、家委会工作都是白尽义务。

引发我们的上述议论是当年正在小学读书的我,那年寒假期间,我按照老师布置的寒假作业要求,请母亲给我讲述一些她参加革命的事。“老师说了,你们这几个老红军的娃儿,这次寒假的作文必须写出爸爸妈妈革命的光辉事迹。妈妈你不讲我啷个写得出作文嘛。”那年,父亲参与西藏边界反击战后勤保障整天不在家的,我只好求也是忙于大院家属事务和家务的母亲给我们痛说革命家史呗。可妈妈也常常以“这阵子忙等有空闲再”予以推脱禁不住我的三番五次纠缠,同时也是为了培养我们尊师和认真学习的好作风,有一天妈妈终于抽出功夫要我们几个孩子坐在她跟前说今天我给你们讲 “这个白洋瓷盆的故事。”说着妈妈还指了指木柜顶上的那个白洋瓷盆,当时盆里正长着数丛生机昂然的青蒜苗在阳光映照下煞为好看。

妈妈指了指白洋瓷盆说今天我给你们讲讲这个盆的故事吧。“白洋瓷盆的故事?”当然,我倒是知道家里的这个白洋瓷盆有点历史了,因为我记事起就见家里有这个盆。白洋瓷盆直径大约25公分左右,深15公分左右。盆边镶有一圈蓝瓷,通体都是白色的搪瓷。不过那个时候都称谓“洋瓷”。在我们眼里,整个白洋瓷盆也就是非常普通的盆呗,但妈妈对它却爱护有加。平时这个白洋瓷盆装在一个白布口袋里塞在哪个墙角圪崂。只是有的时候妈妈把它找出来擦拭一番然后在盆里装点水种点蒜瓣。以后满盆碧绿碧绿的青蒜苗给简陋的居室增添了不少生气嘛。等蒜苗长过了劲母亲又会把盆清洗干净再收了起来。

“白洋瓷盆的故事?”初听妈妈说给我们讲讲盆的故事还觉得一个用来种蒜的旧洋瓷盆子有啥子故事呢?苦于自己没有“革命”历史肯定写不出来“革命业绩”的作文,只好硬着头皮听妈妈讲盆的故事呗。

妈妈从我的眼神里看出我的疑惑,笑了笑说“你们不要小看这个盆。这盆可是跟着我革命了好一段时间呢。它跟我的时候还没有你们几个呢。”

妈妈说白洋瓷盆是进军西南前,部队正在西安驻扎。那个时候部队已经解放了不少地方,供给条件也有所好转,所以部队给她们这些后勤人员发的。母亲兴奋地说“这是妈生平以来第一次使唤(用)洋瓷盆。非常爱惜它。妈还专门找了块布缝了一个口袋,平时就把洋瓷盆装在口袋里挂在外腰带上。”我们听了天真地问道就一个盆子嘛为啥子要装在口袋里,母亲笑着说不为啥子就是怕把瓷给磕掉了。“瓷磕掉了那里的铁皮一着水时间长了就锈烂了盆不就漏了嘛。那就没法子再使唤(用)了嘛。你们这些孩子呀,连这都不懂。”

“那个时候呀,这洋瓷盆的用处可大了。吃饭时我们拿它盛饭,喝水时我们当它是水碗,甚至洗脸洗脚它就是水盆。” 妈妈又接着说了开来。

“啊?”我们听妈妈说她拿白洋瓷盆吃饭喝水竟然还当洗脸盆用,纷纷不约而同地说“哎呀,妈妈你们可真不讲卫生,这吃饭喝水的盆哪能当洗脸盆用呢?”

“嗨,孩子们,这行军打仗还顾得上这些!有个盆用就不错了。不光是洗脸洗脚,在遇到特殊情况的时候,你们的有些阿姨(妈妈的战友们)还拿它当尿盆呢。”

“啊!”这我们更是惊讶了。忙问怎么回事。

“那还是在部队向四川开进时期,我们这些后勤人员在大部队后面跟进。那个时候国民党军兵败如山倒根本无力抵抗,只要咱队伍一进攻他们就溃散了。所以咱们解放军进展的也很快。但正由于敌人是溃散所以一路上散兵游敌不少,他们不敢冒犯大部队,可对我们这些后勤人员那是非常残忍,不是偷袭一下子就是放冷枪。我们医院在翻越秦岭时就遇到了好多次这样的敌情,也……”说到这里妈妈的声音略显颤音她打了个停顿,才又说“我们医院里,有的同志就是在那里被敌人的冷枪打中不幸牺牲了。唉,她们没有看到今天的胜利约…..。”妈妈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我们听到有解放军牺牲也觉得心里沉沉的不好过。都不再多嘴了而是安静地听妈妈再怎么说。

“不过,那个时候咱们部队的条件还是好多了。比如多少年来部队行军转移,我们大多数都是走路。而这次进军四川,部队在关中一带缴获了不少美国汽车,上级给我们医院也配发了好几辆汽车,所以往四川进军时,凡是能够走汽车的,我们就不再走路行军了。从西安出发的一路,我们女同志和一些年纪大的后勤人员都有幸乘坐汽车。那都是美国造的十轮大卡车。而且大伙基本是第一次坐汽车都非常兴奋纷纷说这哈(下)子咋把查(咱)们的腿把子给解放了不用走长路了。”

妈妈停顿了一下又说“当时我们都高兴呀,过去行军都是走路,也就是团营级的领导呀、通讯员呀、拉大炮的呀,他们才有个马骑,其他人都是一个字,走!而这次进军四川翻越秦岭是必经之道。本来大伙听说这秦岭高的很,搞不好还翻不过去呢都做好了吃苦的准备。谁想到上级领导考虑的周到,打下西安刚缴获了胡宗南的一批美国车就发给队伍进军四川。我们坐上车后都高兴地不得了,谁也不想坐下,都站起来依靠在车厢板上看路边的风景。那个时候路都是土石子路也不好车走得慢,山路也弯弯绕绕上上下下的。这就给敌人有可乘之机,有的敌人就藏在道边的树林里朝着汽车放冷枪,结果又的同志不幸中弹牺牲。等车停下警卫战士去追赶敌人早跑了。所以我们以后只能坐下来车厢上也装了篷布盖的严严实实的。就这样我们到了秦岭山上,由于路不好车是走走停停。有的女同志要方便……”

“妈,什么是方便?”我不解的问了一句。

“嗨,就是解手。你连这也不知道呀。”妈妈亲昵地打了我一下,又继续说“有的女同志要方便,趁车停下来后就赶快下车找个僻静的地方。不料这也被敌人给钻了空子。和妈妈很要好的你王阿姨就因实在憋不住了,趁停车的机会,她下车找了个僻静处方便,不幸被敌人的冷枪打中,就牺牲在那里了。可伶的你王阿姨,当时还怀着……唉,不说了不说了。”妈妈说着眼圈红了,话语哽咽了,也停住不说了,两眼直勾勾地望着木柜上的白洋瓷盆和长得绿翠的蒜苗。

屋子里的气氛静悄悄地。闻之我们谁也没有见过的王阿姨牺牲的事,从小就在队伍里长大生活的我们,早早就明白的要奋斗就会有牺牲的道理,知道为人民打江山牺牲的人都是好人。而且看见亲爱的妈妈难受的样子我们的心里也很难过谁也不说话也不敢多问了。

过了好一会妈妈才抬头说“打那以后,领导就下了条死命令,在乘车行军时,在路上无论什么地方停车谁也不许下车。要方便等到了目的地再说。实在憋不住就在车厢里解决问题。”

妈妈说到这里,就笑了。“打那以后我们乘车期间,有哪位实在憋不住了,就用这个白洋瓷盆接着方便后再倒了。谁也不敢违反军令私自下车方便了。”

我们听了后抬头看看木柜顶上的白洋瓷盆,突然想起什么赶忙问妈妈“妈,那咱家这个盆?”

“奥,妈也用它在车上方便过……”。

“嗨,那还不扔了要它……”

“什么?扔了!你们可大方得很!我告诉你们,行军时用它方便后,等到了宿营地,我们把盆洗洗后照样盛饭。”

“啊,你们接了尿后还再拿它盛饭呀!哎呀呀,妈,妈,你们可真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