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近日,有着“千佛之国”美誉的缅甸却传来浓重的硝烟味,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发生激烈交锋,连相邻的中国都受到影响,多发炮弹落入中国境内,中方就此向缅方提出严肃交涉,要求缅方采取措施,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外界分析,2010年颁布新宪法的缅甸联邦政府仍无法将中央权威推广到边远地区,特别是控制最大玉石产地的克钦军不肯放弃手中利益,与政府军打得不可开交。缅甸政府与地方民族武装间的敌对关系在相当长时间内难以缓和。

政府军有重武器优势

从2011年太平江冲突开始的“缅-克”战端已进入僵持阶段,缅甸政府军已打入克钦军腹地,但因山路险峻,特别是化整为零的克钦军采取“别动战”(伏击战)和隘口破袭等方式,令缅军补给线屡屡断裂。为夺回战场主动权,缅军的战斗机和武装直升机等重武器纷纷上场。

“这显然是欺负克钦军没有还击的远射程武器。”瑞典籍记者贝蒂利·林特纳如是说。林特纳曾到过克钦军根据地拉咱,那是一座万余人口的山谷小镇,周围都是丛林密布的大山,距中国盈江县也不远。由于屡屡流传“缅军很快要打过来”的消息,城里的居民和从各地逃来的难民都躲进市政厅、纸箱厂仓库和一些大的空旷场地,随时准备转移。

据“伊洛瓦底”网站介绍,缅军在交战中投入了精锐的第99、33步兵师,显示政府方面为此番攻势下了血本,可是缅军士兵大多是从南部平原征调来的,他们在层峦叠嶂的克钦山区难施拳脚,坦克、装甲车辆和火炮只能留在地形平缓的兵营里,全靠人背马驮才能把有限的武器弹药拉到前线。反观克钦军,他们没有放弃控制山区道路的任何关节点,他们从隐蔽阵地向缅军发射火箭弹,并且派出多支“别动队”渗透到缅军后方,破坏缅军的补给线路,切断缅军与司令部的联络,使之成为陷入克钦邦腹地的“孤军”。

或许是克钦军的破袭行动效果太好,打急眼的缅军高层可能用更猛烈的火力予以压制。据泰国《民族报》报道,缅军已在距拉咱约10公里的拉加央集结大批火炮,密支那和腊戍军火库持续运出130毫米口径炮弹,如果缅军用重炮轰击拉咱,无疑将造成巨大的破坏。

“玉石交易权”成焦点

在缅甸地方武装中,克钦军的实力不算最强,但其斗志和作战坚决性最让缅甸政府头疼。自1989年以来,缅甸境内的15个少数民族武装先后与政府签署停火协议,但克钦族是个例外。由于历史原因,克钦人坚决抵制以缅族为主的中央政府,成为该国最顽固的反政府势力。

不可否认,克钦军是一支令人生畏的武装力量,早在二战期间,克钦人就和盟军并肩作战,将日本侵略军赶出缅甸。更重要的是,克钦军有自己的兵工厂,可以生产步枪、迫击炮和地雷等武器,常备军超过6000人,还有8000人的民兵。克钦族男女都接受过基本军事训练,且大多具有强烈的反缅族情绪。

更让缅甸官员头疼的是,克钦军控制的山区看似荒凉,但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目前,缅甸正在引进外资兴建太平江水电站,并寻求恢复二战期间名扬世界的史迪威公路,使中、缅、印三国实现人流、物流的畅通,以便坐收地利。可是,这些战略设施全都在克钦军的地盘。

至于更深层次的缅克冲突原因,还在于克钦邦丰富的玉石资源,据泰国“泰印网”报道,缅甸军方希望通过大规模军事行动,尽可能快地垄断克钦邦的玉石贸易,尤其是盛产玉石的帕敢镇必须抢到手。

受战事影响,对全球玉市影响甚大的缅甸翡翠原料“公盘”已停摆多时,许多商家只能靠卖存货度日。有消息称,为减少因顶不住缅军进攻而造成的损失,克钦军正招揽一些敢于冒险的外国商人抓紧开采玉石,按当地人的说法,那些外国公司的挖掘机24小时持续运作。

就战局而言,政府军虽然势大,但要消灭克钦军也不大可能,克钦军假如化整为零、开展游击的话,凭借地利人和,会对政府军极其不利,“打到最后,还是得坐下来谈”。消息人士称,现在的症结在于克钦军与政府在恢复和平的条件上谈不拢,前者要求与政府达成“四步停火协议”,即“签署停火协议”、“在军事接触线开放办事处”、“在该地区不携带武器自由进出”、“进行制度性和平谈判”,最核心的条件是谋求与缅甸国有公司和外国公司以平等身份进行贸易的地位,即把缅甸政府收走的玉石交易权还给克钦人,但缅甸政府则坚持“先停火,再谈别的”。

另一方面,据香港《亚洲时报》披露,目前的缅甸总统吴登盛似乎对缅甸军方也缺乏实际影响力,因为缅甸军人集团在国内拥有巨大的政治活动力,并能依靠自己掌握的经济体获得比公开军费多得多的额外资金,这使得他们在投入战事时不必为军费发愁。 罗山爱

相关链接 主要缅甸地方武装

■克钦独立军 克钦独立军(KIA)是缅甸克钦族独立组织的武装力量,约有6000名常备军,分为5个步兵旅和1个机动旅。该部的经费来自对自治区域的征税和开采玉石、木料等自然资源。克钦军的武器主要是仿制的AK-47步枪。

■佤邦联合军 佤邦联合军(UWSA)是缅甸佤邦联合党的武装力量。该部编有8个师,兵力约2万人。有消息称,该部可能装备有防空导弹等先进武器,以及超过40家小型兵工厂。2003年,美国给UWSA贴上了贩毒组织的标签。

■民主克伦佛教军 民主克伦佛教军(DKBA)成立于1994年,成员主要是早期克伦民族解放军中的佛教徒。该部虽然名义上“尊重”中央政府的权威,但只要政府提出“整编军队,上交税务”的要求,DKBA就会显示出桀骜不驯。

■南部掸邦军 南部掸邦军(SSA)被认为是最难缠的反政府武装,该部在泰缅边境有5个基地。2001年5月,SSA同其他几个地方武装达成协议,共同抵抗政府军的围剿,以实现掸邦全面自治。2008年12月,掸邦国民大会在泰良召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