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1分队的宿舍原来没有暖气,冬季取暖全靠火墙。

每到冬季,地处东北深山秃岭的营房里真是冷啊,特别是到下半夜时,我经常会被冻醒,有时腿还会被冻得抽筋。这时,走廊里的那个脚步和炉盖碰炉圈的声音,就成了当时最美好的期望和寄托。随着火生起来,渐渐地火墙暖了,屋里也暖了,又能迷糊个“回笼觉”了。当时感到真是幸福并充满了感激。

当然,这烧火墙是男兵的专利任务。时间是早4—8时,晚4—8时。1971年3月,我第一次被排上了烧火墙的班。

这火墙可是东北土法取暖的重要途径,一般是两个宿舍之间的那堵墙就是火墙,它连接着设在走廊的火炉和房顶的烟囱。

头一天晚上,我提前准备了旧报纸等并到煤场挑好了引火的块煤。这一天晚上也没有睡实,就怕睡过点了。还不到三点就早早地爬起来,开始工作。随着火炉一个一个的被点燃后忽忽作响,我心里也充满了兴奋,仿佛也感觉到了带给同志们宿舍里的温暖。

可就是连接九台和十一台的那个火墙不好烧,只冒烟不着火,重生了一次还是那样。只好盖上炉盖让它慢慢地烧。

时间过得好快,转眼就到了七点多钟,这个火炉还是烧得半死不活的,我守在炉前无计可施。这时,十一台王台长起来了,她冲我笑笑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就端着脸盆去水房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十一台值的是18—24夜班,王台长感觉头痛,就提前起来了。其实这就是一氧化碳中毒的征兆。

不一会儿,十一台的同志们纷纷起来了,一个个的都喊头痛。女兵区队任区队长等老兵也紧张地进进出出十一台宿舍。随着一声惊叫,原来有人昏倒了。后来得知,是当时睡得最沉的薇薇。她被同志们叫醒后,就起身去开窗户。也就在开窗户的一瞬间,她昏倒了。

一时间三区队的走廊里人声嘈杂,乱七八糟。而我,就象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傻呆呆地站在那不知所措,头脑中一片空白。

后来的事就明了了。连队安排胡老兵等上房顶掏烟囱,又安排于老兵等重新抹十一台宿舍的火墙(九台那边墙没有事)。一天内全部完工。

而十一台的女兵们也因中毒程度不严重没有大碍。而我呢,心里那块“石头”却压了很长时间。真是后怕,如果十一台那些如花似玉的女兵们因煤气中毒全部“阵亡”,那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真是万幸!

也就是在1971年7月,大站决定为21安装暖气。21分队的领导抽我去给大站张助理当小工,专门具体负责为21的各个宿舍安装暖气。也就是从这时起,21彻底杜绝了煤气中毒的危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