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见!陆航参谋长亲自展示武直-10科幻头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两年前,全军第一批4架“直-10”武装直升机列装该旅。盛建忠兴奋之余,却遭遇了尴尬:第一次登机,这个能飞9种机型的特级飞行员却打不开舱门。

新战机从头到脚都是新的,连头盔都是高度集成的新式战斗头盔,一时让飞惯了老式战机的飞行员都不太适应。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直-10’就是为打仗而研制的,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让新战机飞起来!”军人强烈的忧患意识在盛建忠心中燃烧。

“作为参谋长,我先上!”盛建忠加入全旅第一批改飞“直-10”的飞行员行列,从掌握每个开关、熟悉每个参数做起,编写出全军第一套“直-10”飞行驾驶手册。为适应新战机驾驶需要,他带领战友加大身体、心理素质训练强度,抗眩晕转圈训练从2分钟转30圈提高到最少转40圈……

终于,盛建忠驾驶“直-10”飞上了蓝天!

新隼试翼,历经风雨。最近攻击距离和最大攻击角度,是连试飞员都没有测试出来的战术指标,属于超难高危动作。盛建忠一拍胸脯:“我来飞!” 经过数十次反复训练,盛建忠领衔飞出了“直-10”武装直升机的极限性能,取得了大量宝贵的飞行技术数据。短短3个月,在他的带领下,20多名飞行员成功转型。

暮春的皖东某地,雾霭缭绕,目标忽隐忽现。盛建忠驾驶“直-10”武装直升机掠过树梢,航炮、火箭弹、导弹轮番怒吼,目标顷刻间灰飞烟灭。

这是“直-10”武装直升机第一次打靶,4种弹药、6种射击方式得到检验,目标命中率达到100%。

这次漂亮的实弹射击,来自盛建忠的一次大胆建言。新战机列装不久的一次旅议训会上,盛建忠提出:“能飞更要能打,再训两个月,进行实弹射击!”此话一出,引来不少质疑声:刚刚会走就想跑,出了事怎么办?

军人一诺值千金。那段时间,盛建忠请来试飞专家、火控系统专家,对射击的每一个弹种、每一道程序进行讨论规范,反复组织模拟弹射击训练……

这是一连串堪称神速的跨越——从单纯实弹射击到带战术背景的攻击射击,从双机攻击射击到四机平飞攻击射击,再到头盔随动射击……盛建忠和他的战友们不断挑战新课目,让“直-10”初步成建制形成作战能力。

那次,威风凛凛的“直-10”武装直升机第一次在联合对抗演习中亮相。

“霹雳火”呼啸而来,一连串的精彩动作博得现场观摩人员阵阵欢呼。然而,裁决通报显示:“直-10”支援的红方战败!

这是为何?演习复盘时导演部点评:失利的主要责任是陆航机群没有配合好地面部队行动,过早暴露了作战企图。

痛定思痛,盛建忠深刻认识到:“新战机再先进,不融入联合作战大体系,也很难有作为。”

在盛建忠的倡导下,该旅主动改进“直-10”训练模式:组织多军兵种综合组网与态势共享,开展多手段临机协同与联合打击研练。同时,积极引导官兵转变观念,努力实现从飞行员到战斗员、由指挥训练向指挥作战、由重技术向重战术转变……

融入体系,如虎添翼。深秋,又一场联合对抗演习打响。盛建忠率领“直-10”机群与诸兵种密切配合,实施低空隐蔽突防、多弹种“点穴”打击,圆满完成任务,标志着“直-10”已成为我军体系作战中一支新型主战突击力量。

掐指一算,从第一架“直-10”武装直升机降落该旅机场到这场战斗凯旋,还不到300天。

时间是什么?在军人眼里,时间就是胜利!

南京军区某陆航旅参谋长盛建忠,每天都在和时间赛跑,为“能打仗、打胜仗”而强身健脑、枕戈待旦,以最快速度让“直-10”武装直升机飞向战场。

“能打仗、打胜仗”,是军队的天职、军人的使命。在军人的日历上,没有和平时期,只有战争和战争准备时期。“假如战争明天打响,我们怎么办”,是每一个军人都应当时常扪心自问的。像盛建忠那样肩负使命,胸怀激情,真抓实备,只争朝夕,才能真正坚持打仗标准、做好打仗准备、提高打赢能力,向祖国和人民交出合格答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1/17 10:32:14 被杀倭灭日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