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九发展30年:2000年出口马里 创中国直升机先河

2013年01月16日 15:28

来源:中国航空报

http://news.ifeng.com/mil/history/detail_2013_01/16/21263382_0.shtml

直九发展30年:2000年出口马里 创中国直升机先河

壮国威扬军威的直九

1980年中航工业哈飞引进法国“海豚”生产技术专利,填补了我国直升机生产空白。1992年首架国产化直九A首飞成功,使我国直升机制造水平一步跨越30年。至此,以直九为平台的系列中国直升机屡建奇功,参与南北极科考、驱除海盗保驾护航、奥运安保承担重任,国庆阅兵壮国威、扬国威。直九,承载着航空人的梦想扶摇直上……

引进技术 一飞冲天

中国的航空工业自1951年创建以来,到70年代末一直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这一现状令老一辈航空人心里如压重石。作为老军工企业,中航工业哈飞曾在50年代末期仿制了直五,并先后交545架,后来研制的直六、直七因十年动乱等因素陆续夭折。直升机没有后继机型的严酷事实摆在眼前。

祖国经济的发展需要直升机,国防建设需要直升机。购买外国70年代水平的产品?高昂的外汇让刚刚经历了十年动乱的国人无法承受。租用?划不来。摆在航空人眼前的还有一种办法:引进专利、生产仿制,把直升机技术迅速提高到西方发达国家水平!然而引进专业仿制生产面临着诸多困难。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如一声春雷响彻在大地,会议确定了对内搞活经济、对外实行开放的政策,此时开展引进恰逢良机。面对新的历史机遇,中航工业哈飞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采用全额贷款的方式,决定从法国引进“海豚”直升机(代号直九)生产技术专利。海豚直升机是法国宇航公司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正在研制的产品,它结构重量轻,有效载荷大,性能先进,安全可靠,经济性好。

1980年,宇航公司首次来华,双方的合作拉开帷幕。经过多次洽谈,中法双方了签订了引进生产专利的合同。由于国家经济困难,引进海豚直升机的费用需要中航工业哈飞自己承担。为了使这个老军工企业重新开创一条光明之路,为了让中国的航空事业加快发展步伐,老一辈航空人把信念融汇到行动上。

哈飞贷款2811万元,自筹2000万元,首先进行了比较全面的技术改造,土建项目13项,面积7550平方米,其中包括自动控制空调的现代化复合材料旋翼厂房、复合材料喷胶的空气净化厂房等,购置外国设备108台项,国内设备145台项,自制设备19台项,具备了生产直九直升机的设备能力和手段。

引进生产的第一道难是要尽快掌握海豚直升机制造技术。哈飞强调“消化吃透” 。先后组织了3次大规模吃透消化活动,重点抓技术人员的培训,提高外文翻译能力。第一次与国外技术接触,从总师到技术员都要从零开始。为了消化吸收法国直升机先进技术,熟悉其管理办法,哈飞派出100多人去法国培训,培养了一批自己的专家。如今,这些老专家都已成为航空领域的领军人物。

第二个难题是涵道大垂尾的研制。涵道大垂尾安装在直九尾部,是个关键的大部件,其中还有一些小部件,技术问题十分复杂,由于新产品更改频繁,工艺文件不断改进,给研制工作带来很大困难。面对困难,哈飞成立研制攻关组,边研究,边试制。7个多月里,攻关组人员几乎没休过一个星期天。经过半年的时间研制出了涵道大垂尾试验件。1987年4月30日,复合材料厂传来振奋人心的捷报:价值109.6万法郎的涵道大垂尾道首件装机件研制成功!

继涵道大垂尾之后,哈飞又攻克了重要大部件直九旋翼、起落架等重大部件,并一举夺下其它关键。

1982年1月29日,首架直九机空运到北京,哈飞派人到机场组装。2月6日进行飞行表演。正副驾驶员由法国飞行员担任。表演结束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薄一波接见了飞行员。经过9个月的装配,又一架直九在哈飞总装完毕,1982年7月16日在哈飞进行飞行表演,此次表演由中方飞行员与法方分别担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等相关领导观看了表演。

蓝天上,直九机精彩的飞行让许多老航空人激动不已。1989年12月10日,由国家组织的直九机技术鉴定会在哈飞召开。经过审定,一致认为用法国料生产的直九型机已经达到法国同型机的水平,使用寿命已达到法国宇航公司标准,质量控制基本符合法方要求,已具备生产能力,同意通过技术鉴定。

到1991年年末,哈飞克服重重困难走过了10载仿制道路,完成了海豚专利引进合同,交付了48架机。1989年9月12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来哈飞视察,观看了直九飞行表演,仔细地询问了直九的性能,欣然题词:“为发展直升机事业而奋斗”。

十年卧薪尝胆,在直九飞上蓝天的那一刻,一个腾飞的梦想成为现实,一个壮美的事业写下一曲华章。

实现国产化 一步跨越30年

航空之路是一条洒满辛勤汗水、闪耀希望之光的路,这条路在无畏的探索者手中继续拓宽、延伸。仿制的成功极大激发了哈飞人实现直九国产化的信心。又一个历史性的进程展开了。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直九国产化之难远远超过蜀道之难。

1986年5月。国家有关部门李安东处长在航空部民机局局长朱育理的陪同下,作为使用方来哈尔滨,和哈飞直接见面。李处长开门见山地说:航空部搞直九国产化要2.4亿元科研费,可是,“七五”期间我们只拨给1.2亿元,拟采用制造厂直接承包的办法。哈飞公司原总经理杨守文用刚毅的目光和总工程师郭景山的目光相撞。发展直升机事业的强烈责任心,促使他们冒最大的风险,挑最沉重的担子,费最多的精力,也要搞直九国产化。

杨守文亮开嗓门,声音洪亮,语气十分坚定地说:“我们公司总承包!我们要承包,不在于多拿科研费,而是要救活这个机种,从而大批生产,再创造效益。”

直九国产化要采用570种牌号新材料、要解决541项大的技术关键。新材料、新设备要达到法方技术条件,制造工艺要达到法国制造标准,性能要完全符合365N/N1型直升机的技术要求。尤其是还有一些第三方专利完全要靠我们自行研制,达到法方标准。由一个厂总承包直九国产化,这要担多么大的风险,付出多么大的艰辛。

夜幕低垂,办公大楼总工程师办公室仍亮着灯光。此刻,总工程师郭景山在苦苦思索。想着想着,渐渐形成了直九国产化的基本思路、指导思想;想着想着,渐渐形成了直九国产化各个阶段的协调、技术原则、阶段任务划分;想着想着,渐渐形成了直九国产化一步步规划和直九改型的总体蓝图……

1987年3月9日至12日,国防科工委在京主持召开了直九国产化研制总方案讨论会。10月,国防科工委主持召开了直九国产化研制总方案审定会。会上,总设计师李广恕宣读了直九国产化研制总方案。闪耀着开拓精神的字字句句,像一个个小锤敲打着与会者的心。代表们清楚地知道,在国内引进的飞机、汽车等大型装备国产化率都比较低,只有直九国产化率雄居榜首,担子可不轻,代表们互相交换着眼神。

1988年5月11日,直九国产化研制技术经济总承包合同在京正式签订。甲方为国家有关部门,乙方为哈飞公司,代表航空航天部作为直九国产化总承包单位。

1991年夏季的冰城,显得格外燥热,热风卷起滚烫的热浪,撞击着飞机总装车间。

7月19日,飞机总装车间拉开首架直九国产化机总装的序幕。黑板上明晃晃地写着指令性进度表,战地快报琳琅满目,涌动着一股股春潮。

加温、燃油、灭火、通风是直九实现国产化的四大关键系统,通气管路、供油管路、燃油箱联合气密性试验更是重中之重,这一试验关系到直九国产化机整个燃油系统漏不漏油,关系到飞行安全的重要工序,也是打开整机全面总装的大门。

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人洒下汗水,付出心血。一个傍晚,试验开始了。试验过程中突然出现水柱下降的现象,人们的心也一沉。

深夜12点了,直九国产化研制总指挥,哈飞总工程师郭景山,副总指挥、哈飞副总工程师贾庭芳,驻公司甲方代表,各科室现场服务人员急忙围拢过来。面容消瘦的总装车间生产副主任、高级工程师陈宗望,用手推了推近视镜,然后指挥燃油组拆下地板再装上工艺盖板重新试验,进一步查找原因。透过工艺盖板的两条长槽,人们精心观察工艺孔是否漏气。

7日凌晨3时,猛然发现4号油箱搭接处涌出豆粒大的气泡。指挥部决定立即返回油箱研制单位沈阳橡胶研究所进行修理。11日下午,专车返回哈飞公司,飞机总装车间技术副主任、工程师安志林带班装配试验油箱,燃油组装完油箱后,分组进行气密性试验。经过几个昼夜的反复试验、补救、更换……人们脸上终于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总装工人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于9月7日将直九交付试飞站。试飞站机务人员立即行动、精心准备,做了5个循环、10小时的地面试车,9月11日地面准备结束。9月15日至19日,时任航空航天部总工程师张彦仲及国家有关部门领导、专家对首架直九国产化机进行技术质量评审。代表一致认为直九A-100型机国产化率达到72%,基本达到合同要求,可以完成首飞任务书规定的试飞项目。

1992年元月14日,直九国产化机通过首飞评审,并于元月16日首飞成功。中国的直升机事业一步跨越30年!

屡建奇功 扬国威壮军威

1992年4月,为了迎接香港回归,党中央要求用国产化直九作为进港部队的装备。哈飞总工程师郭景山连夜晋见时任军委副主席的刘华清请缨,坚定表示:我们有决心也有能力制造出我们自己的直升机!

1994年,郭景山从北京带回了一纸合同:当年底交付6架,其余6架来年上半年全部交付。哈飞人掂出了这张纸的份量:这绝不仅仅是12架直升机,而是党中央的信任,是强我中华的使命!

56天后,第一架直九B总装成功!与此同时,一条制造国产直九的路子也趟出来了,到了第8架机,只用7天!世界上总装一架飞机的平均时间是两个月,而哈飞人总装8架机只用了两个半月!为了按期交付其余几架机,总装车间280名工人、干部、技术员中有28个发烧感冒。41岁的机身班班长李树棠一直咳嗽,医生诊断是:肺癌中期。他揣起诊断又投入到第9架的总装。半年后,当直九翱翔在香港上空时,他却已经闭上了眼睛。

1995年4月,12架直九B全部交付完毕。1997年7月1日,身着迷彩色、以“八一军徽”为标志的直九B飞临香港上空,稳稳地降落在香港的土地上。仰望蓝天,哈飞人回眸笑慰:有了强大的民族工业做后盾,祖国无人敢犯!

1999年7月,直九作为国产直升机首次随“雪龙”号科学考察船远征北极。此后多次随“雪龙”号科考船参加南北极科学考察,创造了一年中三赴极地,环球一周的纪录。南北极科考,直九主要承担从科考船到极地站点之间运送科考队员、建站物资和生活必需品等工作。执行此类任务最大的难点就是飞行安全问题,两极天气变化无常,而且机体容易结冰。

针对这一特点,科考船上配备了气象检测系统,地勤人员也将时刻做好地面保障工作,才能保证飞机的适航性,确保飞机的出勤率,并在起飞前做好除冰工作。飞行中也将严格掌握飞行标准,遇到结冰层将以改变高度脱离结冰区,保障飞行安全。在南北极的穿梭中,直九机经受住了恶劣天气和繁重科考任务的严峻考验,一次次圆满完成任务。

时隔两年后的1999年,祖国50载华诞盛宴的上空,依然是那不变的雄姿,直九机作为直升机首次列入检阅装备飞越天安门上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全国人民的检阅。闪光灯的锁定、亿万目光的追逐,都来自那份对国产直九机的青睐与信任。多次在中、吉、哈、塔、乌联合反恐演习上出尽风头的直九机,让亚洲侧目。

2000年6月,两架直9出口非洲马里共和国,开创了国产直升机出口国外的先河。

2008年8月8日,当世界各国元首齐聚北京。直九承担了奥运期间安保和航拍任务。7架直九在首都上空飞行,负责奥运场馆的拍摄和奥运赛事的航拍和微波传输工作。高空拍摄赛事,对直升机的高度、速度和飞行员的驾驶技术都有极高的要求,飞机的速度远远高于选手行进的速度,不低速飞行选手就会瞬间而过,不低空飞行选手就会像一只只小蚂蚁。在自行车赛、马拉松赛、帆船、皮划艇等项目的拍摄中,直九机顶着阴雨,以每小时不到100公里的低速度出色完成了拍摄任务,为世界观众都带来了视觉冲击力极强的感官享受。直九机和机组人员经受住了考验,也向世人展示了国产航空器的良好性能。

2009年4月,两架直九参加了中国海军第二批护航编队,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参与了为中外船舶伴随护航和为中外船舶区域掩护的任务。哈飞派出的两名维护人员精心维护,两架直九以卓越的性能和完好的出勤率嬴得了护航海军的赞誉,在驱除海盗任务中再建功勋。

“5·12”汶川发生大地震,直九直升机全力投入抗震救灾,两架直九在险恶的环境中飞行5次,先后在什邡、德阳、峡马口等地运送物资和人员。在执行任务过程中,机组人员克服了地形复杂、能见度极其不好等困难,凭着高超的飞行技术圆满完成任务,得到了民航局、抗震救灾指挥部的好评。

2009年10月1日的天安门上空,国人再次目睹直九机的雄姿,25架直九机列队飞过天安门,接受党和人民的检阅。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直九以“空中巴士”受到普通百姓的青睐。大庆一对新人举行婚礼,他们租用直九在空中撒下彩带、花瓣,喜庆的气氛中彰显时尚。此外,直九无论在军用、民用领域,都以其轻便灵活、性能良好尽展风彩。

从引进法国海豚技术的仿制,到国产化成功,中航工业哈飞还相继开发了H410、H425等适合不同需求的系列直升机,最新型的直15更是走国际合作道路的又一成功之作。

站在巨人的肩上,哈飞从谋求发展的有益尝试开始,在中国直升机发展道路上竖起了一座座崭新的里程碑。直九,让国人骄傲,让国人瞩目,让航空工业从崛起走向辉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