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广州舰护航故事:百余海盗船围住军舰商船编队

海军很辛苦,小刘到了部队才知道。航海技能、专业术语、交流英语……都学了快一年,其间还有各种复杂的体能训练,“从小就坐船,但到了部队才知道什么叫晕船。”终于出师,来到南海舰队某驱逐支队,从此以船为家。

“广州人,广州舰,想想都觉得很亲切。”小刘告诉记者,很喜欢广州舰的名字,想到自己在守护着广州舰,觉得很光荣,也很不舍。这7年间,有不少广东兵包括广州兵上舰,也不断离开,只有他坚持了下来。

“两年能学到什么东西,来了就走太可惜了。”小刘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呆这么久,当年离家,父母工作弟弟读书,现如今父母退休弟弟也当上了主管,“家里一切都好,我想在这里一直干下去”。

●护航

异国他乡“指挥作战”

小刘从事的是信息保障工作,行船中,观察、瞭望,听取电台信息、海况,分析、研判,再用内部专业术语和国际航海英语传播出去……信息量非常大,精神高度集中,对临场反应要求非常高,“情况紧急时,还要跑上甲板现场喊话。”

2010年3月,小刘随广州舰来到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异国他乡,茫茫大海,一批接一批的商船,随时出没的海盗,小刘和战友们都高度紧张,“会船信息,求救、护航信息都很多。”索马里的海盗往往亦民亦盗,和渔民一般打扮,装作打鱼,一有机会便趁机变身作乱。平时,军舰都用雷达、望远镜等设备来过滤可疑目标,必要时,直升机和特战队员随时出动。

“一艘母船带着几艘小船,是海盗的可能性就很大。”时间不长,小刘已经摸出了点规律,海盗也知道军舰不会打他们,只是远远跟着护航队伍,伺机向掉队的商船下手。也因此,军舰都会根据护航状况派出特战队员“空降”驰援。

●变化

时髦广州仔变“土”了

离家从军,虽然每年都有一次机会能回家探亲,但小刘仍觉得广州变化实在太大。这次,广州舰来广州开放参观,他被特批可以回家两天,可把他高兴坏了,执行完任务,连夜赶回家。可惜对南沙不熟悉,他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地铁站,最终辗转回到家中。

其实,对于小刘来说,变化也是不小。作为土生土长的广州仔,小刘以前可是时髦得很,上网打游戏、玩手机、唱K、看电影……样样都玩得转。如今,虽然刚满24岁,但对网络游戏的认识,只停留在入伍前打过的CS,“听说现在很多人都打魔兽,我现在是打不了了。”

从小听着粤语歌长大,如今连什么当红歌星都不知道了,部队规定不能进KTV,“我现在就会唱军歌,也挺好的。”小刘说得一本正经。一起丢下的,还有曾经的女朋友。入伍前,小刘曾经有一个女朋友,是同学。一两周打个电话,平时写写信,一年才见一次面……相比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小刘的军旅生活无疑单调而忙碌,很快他就觉得顶不住了,“我不能耽误了人家。”相恋一年多,小刘主动提了分手,从此孑然一身,“现在没条件,以后退伍了再找。”虽然小刘表现很淡定,但家里人可坐不住了,爸妈、阿姨等纷纷行动起来,要给他张罗找对象,一回家就拉着他拍照,“以前觉得这种方式挺土的,没想到我自己也要这样来找,不好意思。”小刘笑着说。

最后,小刘向家乡广州人表达了自己的心声:“感谢家乡人的关怀和问候,我会以有限的军旅生涯,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写下广州舰的一页页辉煌,报答祖国和故乡亲人。”这话被记者笑称“高大全”,他认真地回应,“你是没有感受过那样的事,感受过了以后,就会很真实。”

“很喜欢广州舰的名字,想到自己在守护着广州舰,觉得很光荣,也很不舍。这7年间,有不少广东兵包括广州兵上舰,也不断离开,只有我坚持了下来。两年能学到什么东西,来了就走太可惜了。”——广州小伙刘志城

■护航故事

两军舰机枪逼退百余海盗船

广州舰老政委赖铭河也是地地道道的广东廉江人,从军23年。2010年3月,他带领一众官兵作为第五批护航编队前往亚丁湾,展开为期192天的护航任务。

最危险的一次发生在护航途中,8时许,突然发现百余艘海盗船从远处高速驶来,把军舰和护航的十余艘商船围住。尽管接连向天空发射爆震弹,但仍有船只无惧前冲,你往左打它们往右边蹿,你往右打它们又蹿到左边……当时,被护航的商船排成编队在最中间,两艘护航军舰在外围,只能固守无法掉头,“一旦让海盗船冲进编队,后果不堪设想!”

眼见海盗船一步步逼近,最近的只有2海里,连皮肤黝黑的面容都清晰可见了……

舰队出动直升机,舰上和机上都用重机枪弹一下下打在海面上,激起阵阵水花。尤其是直升机灵活跟进,一下下贴着海盗船的速度准确击发,“他们(海盗)看到我们打出的是实弹,开始后缩。”

一直僵持到10时,海盗船逐渐撤离危险区域,但他们仍在几千米开外徘徊。

直到14时,眼见官兵们仍严阵以待,海盗们才彻底放弃打道回府。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1/4 10:46:22 被小编a44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