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9月14日是星期六。浓浓的乌云覆盖着海峡和英国中南部地区。伦敦,严格的灯火管制措施,再加上大雾,把整个城市笼罩在漆黑的帷幕之中。

容克―26型运输机的飞行高度已升到1.2万米,浓厚的云层掩护了这架翅翼上涂着纳粹铁十字徽标的入侵飞机。这一夜,英国东南部和沿海地区遭到格外猛烈的轰炸,大不列颠各空军基地的战斗机几乎无法出动。因此,这架容克―26型运输机单机自法国加莱机场起飞,绕过北海上空,飞向目标方向。

机舱内,冯?迪特里希少校陷入了沉思。这一次,他已敏锐地预感到了突击战的后果。不过,他想,用自己的命换丘吉尔的命值得,倘若侥幸不死,留名青史的不是丘吉尔,甚至不是卡纳里斯,而是我冯?迪特里希。

想到这里,他不禁发出了自得、满足的微笑。他想象着早已经过周密思考的计划,想象着丘吉尔被他亲手杀死的样子,他体内深处潜伏的嗜血快意油然而生。此时,浮现在他脸上的已不再是妄想狂式的微笑,而是疯子一般凶残的狞笑。

截杀丘吉尔的行动,卡纳里斯蓄谋已久,决定通过谍报人员,掌握准确情报,乘英国首相到艾尔蒙特度周末时实施突击。

对丘吉尔别墅的警卫,由英国特种部队空勤别动队负责。别动队指挥官亚历山大?李察上校已将部队在小镇周围严密部署。这貌似平常的小镇四周不仅埋伏着数百名英军的精华士兵,而且稍远一点还有几个高炮阵地,担负对空警戒任务,加上那时英国领先世界的雷达技术,李察上校认为“入侵者插翅也难飞进艾尔蒙特地区”。

但是,狡猾的纳粹“海狮”突击队却采用了出奇制胜的战术。冯?迪特里希率队在艾尔蒙特西北50公里的剑桥附近降落,很快集结完毕。随后,立即奔向艾尔蒙特。

按事先部署计划,突击队在行动中分为三组,一组由冯?迪特里希亲自率领,自火车站的镇东北直攻镇北丘吉尔的别墅;另一组冲人镇内,进行佯攻,并抢掠市民作人质;第三组则直插镇西北,抢占公路的小山岗,截断自镇外增援和由镇内冲出的通道。

李察上校认为,别墅的防卫是万无一失的。就在这时,从离别墅很近的地方,突然传来了爆豆似的冲锋枪声,“乒乒乓乓”响成一片。他顿时冷汗冒了出来,预感到大事不好。

在这一片慌乱之中,艾尔蒙特别墅内的丘吉尔却表现得镇定自若。而坐镇指挥防卫的特种部队李察上校,也表现出了特有的沉着、自信和随机应变能力。

上校了解首相脾气倔犟,自豪感极强,是绝不会逃离危险的。他也了解,伦敦警备司令部的一个营的士兵正飞快赶来增援,他手下的80名特别SAS空勤部队队员个个都是以一当十的皇家陆军之精英。

冯?迪特里希少校带的60名队员在距别墅约一百米的一道土坎下受阻。英军强大的火力压得他们无法抬头,对方精确的射击,构成了密集的火网,少校手下士兵的伤亡已过半。忽然,他发现距他们阵地不远的一家杂货店旁停着一辆老式汽车,他立刻命令鲍曼中士和三名士兵抢夺汽车。

突击队员将全部手雷和炸药块都装在汽车上。

“上!”冯?迪特里希少校疯狂地下了命令。鲍曼中士发动了汽车。据当时目睹者回忆,发疯的汽车就像一条突然窜起的猎豹,带着火焰突进了英军阵地,在冲天火光中一声巨响,激战的夜空沉寂了几秒钟,紧接着别墅的玻璃“哗哗”落地,声响一片。随后,更密集、凶狠的射击又开始怒吼。这是纳粹突击队员的冲锋枪和机关枪,双方都以绝望的劲头展开更激烈的对射。

别墅背后的小山上,绕道偷袭的纳粹士兵将绳索固定在岩顶,然后,七八个突击队员顺着绳索滑行到岩壁与别墅围墙同高的地方,他们用脚猛蹬岩壁,人就如扑腾飞起的大鸟飞离岩壁,借力弹射到十多米外的别墅院内。他们一落地,立即朝所有可能的目标猛扣扳机,互相掩护着朝建筑内蜂拥而入,院内的英军也看到了他们发着幽光的刺刀和伪装油彩下凶猛的眼神。但英军不愧是闻名世界的劲旅,不到一分钟,进入院内的纳粹士兵已尸横满地。

在别墅外,增援的英军已将小镇整个包围起来。冯?迪特里希身边的士兵只剩下八名了,他奋力从一名死亡士兵身上扯下火焰喷射器,大吼一声:“掩护!”他连连滚翻,朝前滚动了几米,就在他低头卧倒的一刹那,他感到一块榴弹碎片击中了他的左边面颊,鲜血模糊了他的左眼。他身后的士兵全力向别墅大门两侧的火力点进行压制射击。

迪特里希想道:“最关键的时候到了,我将由此而成为德意志最伟大的英雄,连希特勒也会向我致敬。”他发出了一阵狂笑,猛然站起来,平端起火焰喷射器的发射管,猛烈扣动扳机……

据后来的威尔斯中尉透露,不少于七八条长达十多米的火龙,瞬间内便吞噬了整个别墅建筑。除小镇的四周不时传来零星枪击声,整个艾尔蒙特被一片压得人透不过气的宁静笼罩。

丘吉尔的别墅在黎明的微光中成了一片火海,微风飘过,一股尸体烧焦的气味随风传来。冯?迪特里希深信丘吉尔已被烧死。

在艾尔蒙特小教堂里,奄奄一息的冯?迪特里希少校除了一只右眼.几乎全身都被血的绷带包裹着。他清点了一下手下的队员,仅剩八名,其中半数负了伤。他们的使已完成,下一步只是等死。原计划他们完成任务后向东面的海边突围,再由那儿等待的纳粹潜水艇带走。与以往行动不同,这次实在突围不出去,只有立即争取被俘,但他的本能和作为军人的自豪感却阻止他这样做。

他重新部署了火力,派三名队员偷偷攀上教堂的钟楼,埋伏在俯瞰整个建筑屋面的置上,再让剩余队员两人一组,轮流守卫教堂出入口。天亮了,英军向小教堂攻击打响了。“轰、轰”两声,钟楼顶棚飞上半天。士兵们一跃而起,闪着寒光的刺刀在太阳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在教堂内一场近身大肉搏战开始了。

纳粹“海狮”突击队员们最后撕开携带的武器袋,从中取出钢尖弩、砍刀、匕首、飞刀和弩箭,“嗖、嗖”飞向门口蜂拥而来的英军士兵的胸口。垂死的尖叫声使这座阴森的中世纪建筑充满恐怖的气氛。但纳粹士兵毕竟是强弩之末,不到20分钟,教堂内沉寂下来,一具具纳粹突击队员的残缺不全的尸体被抬出来,摆在教堂前碎石铺成的小广场上……

接到丘吉尔被烧死的报告,希特勒喜出望外,感到心腹大患已除,于是得意忘形地宣布:“我命令,现在开始巴巴罗萨计划!”

1940年9月,驻在法国海岸的30万德军拔营开往东线,打击欧洲最后的敌人――苏联。

但是,在一个月后,丘吉尔首相却出现在下议院,只是与以往不同,他的声音略带沙哑。英军继续在北非、远东顽强地作战。确信丘吉尔已经丧身火海的希特勒为此久久迷惑不解。

令人更为迷惑的是:在后来的1988年,阿根廷南部广阔的帕塔戈尼亚平原的一座小城里,有一个左眼戴着眼罩的老年病人。医生在给他做检查时,奇怪地发现这个老人竟然全身都是累累伤痕,在追问之下,这位独眼老人挣扎着坐了起来,用标准的德语说:“是我杀死了丘吉尔……”然后倒床而死。后来,当地警察在他的简陋的住所里,发现了一批二战时期的德国士兵常用物品和一本烧毁了的照片片断。美国著名的二战记者罗伯特?盖茨比由此而证明了纳粹的秘密档案中那令人惊异的事实。他就是当时“海狮”突击队的队长冯?迪特里希少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