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一段几乎被遗忘的历史。

60多年后,留给我们的,几乎只有寥寥一两处遗址。无论在史书还是在官方的纪念活动中,都不再有其他痕迹。

很少有人知道,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曾经有过数十个日军集中营,关押着上百万中国军民,以及上万盟国官兵和侨民,包括美国驻菲律宾部队司令温莱特中将,英国驻远东马来区司令帕西瓦尔中将,荷兰东印度群岛司令波顿中将,英国驻香港总督马克·杨爵士,荷兰驻东印度总督,以及曾任蒋介石顾问的美国人雷振远、后来担任美国驻华大使的辅仁大学附中教师恒安石、英国著名奥运会400米短跑冠军埃里克·利迪尔等。

并且,这里的残酷比起名声更大的德国集中营毫不逊色。“盟军在德国战俘营的死亡率是1.2%,日本管理的沈阳战俘营的死亡率是16%;而中国战俘在华北战俘营的死亡率高达40%,押到日本当劳工的平均死亡率是17.5%,押到伪满一些劳工作业地,死亡率也高达40%。”

但是,面对那段满载着痛苦与耻辱的回忆,无论是个人还是国家都一度选择了回避甚至遗忘。直到1987年,斯皮尔伯格的《太阳帝国》,首次在电影中描绘了二战期间盟国侨民上海集中营生活的故事时,这一段历史无论在中国、日本还是欧美,在史书上几乎是一段空白。

数十年后的今天,随着一些档案的解密和当事人开始回忆,集中营开始重现冰山一角,而其中的那些人和事,终于走进我们的历史。

本文内容于 2012/12/28 8:09:02 被小编a45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