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了纪念海军收复和经营西沙群岛,1946年11月24日,张君然在永兴岛立下了一方水泥纪念碑,其正面碑文为“南海屏藩”,背面刻有“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此碑至今仍立于永兴岛上,成为西沙群岛归属中国的一个历史物证——

2006年3月,一只牛皮信封从北京辗转寄来西沙。小心剪开,竟洒落一桌历史——是张君然收复西沙、南沙纪要。60年光阴随之泻出,屋里弥漫开一股时光的味道。倏然间,似看见君然老人从云蒸霞蔚中走来,手里捧着的,分明是一颗美丽的“中国心”。

2003年6月,君然老人在上海去世。他带走的千思万念定如南海海水般湛蓝无比,留在海风中的是他对西沙永恒的眷恋。

那是一段既神圣又艰难的岁月。在最紧要的时刻,是林遵、姚汝钰、张君然等许许多多以命相抵的军人,把西沙这颗璀璨的明珠捧回了祖国母亲的怀抱。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决定,台湾、西沙和南沙群岛等岛屿应回归中国。1946年,台湾省行政长官陈仪在派人巡查南海后向行政院报告:日军撤离后,南海诸岛无人驻守。不久,法新社西贡专电称:“法国海军陆战队于1946年5月曾在西沙登陆,逗留15天。”同年8月又有消息传来,菲律宾外交部长季里诺表示要将“新南群岛”(即我南沙群岛)并入菲律宾版图。 9月2日,行政院火速命外交部、内政部、国防部,立即会商拿出对策。9月3日,各部代表共同商定:由海军总司令部组织舰队,协助广东省政府接收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并由海军派出兵力进驻各岛。会议同时确定了各群岛名称:将30年代命名的南海群岛易名为中沙群岛;又将团沙群岛(日本人强占时期称其为“新南群岛”)改名为南沙群岛,以符合各群岛所处的地理位置。

形势之紧迫可以想见!海军总司令部迅速调集护航驱逐舰太平号、驱潜舰永兴号、坦克登陆舰中建号及中业号组成编队南下收复西、南沙主权(后来,西沙部分岛屿及南沙太平岛、中业岛即以这些军舰名命名)。编队指挥官、副指挥官分别由海军上校林遵和海军上校科长姚汝钰担任,时任海军总司令部海事处参谋的张君然和上尉林焕章任编队参谋。除了迅速筹集生活、作战、通讯等守岛必备物资外,另派海军陆战队及其他技术人员共59名官兵,作为第一批守岛部队随舰队出征。

1946年10月25日,编队在上海集结。29日晚各舰分别秘密出港,22时在长江口编队南下,经台湾外海并绕过香港,于11月1日晚到达珠江口外的伶仃洋,并于午夜时分进入虎门水面抛锚。江枫渔火、夜色阑珊,张君然不禁感慨万分。他回忆道:“我在驾驶台上眺望虎门群山,遥想1840年这里硝烟弥漫,英国殖民主义者的炮舰,经过我国南海诸岛来到虎门,用大炮轰开了清王朝的大门,使我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达一百年之久。今天,我们舰队来到虎门,即将收复南海诸岛,保卫南疆,永远斩断帝国主义侵略的魔爪。抚今追昔,不胜思绪万千……”

在广州短暂停留之后,编队载着广东省政府赴南海接收官员于11月6日从虎门起航南下,于11月8日抵达海南榆林港。

11月正是南海东北季风强劲时节。太平、中业两舰曾于12日和18日两次出航,都受天气影响而返航。一直等到11月23日海上风浪稍减后,姚汝钰指挥永兴舰和中建舰抢先出航,于24日凌晨到达西沙永兴岛海域。张君然率一个战斗小组乘汽艇从礁盘登陆,“环岛搜索,未见有人,原有建筑都已破坏殆尽;栈桥及原铺设的轻便铁路也都残破不全。”其时海上7级大风,波涛汹涌,物资运输全靠人力在礁盘上肩扛背负,进驻过程十分艰辛。经过5昼夜奋斗,进驻工作大体完成。29日上午,编队派出仪仗队随同中央各部、委代表及广东省接收人员和驻岛官兵举行仪式,为收复西沙纪念碑揭幕,鸣炮升旗,十分隆重。

然而,历史的道路并不平坦。1947年1月6日,法国一架飞机飞临永兴岛上空侦察。18日上午,法国军舰“东京人号”驶抵永兴岛,派官兵登陆,要求我驻守人员撤离。当时驻守在永兴岛的电台台长李必珍严词拒绝,并命令官兵进入紧急备战状态,严令法军立即退走。法军见永兴岛无隙可乘,只好转而登陆珊瑚岛驻扎至1955年撤离,并为日后西沙海域争端留下隐患。

国民党海军收复西沙后,张君然被任命为第一任西沙群岛管理处主任。任职期间,张君然在行使管理职权的同时,还为西沙的建设、向国人宣传海洋权益、宣传西沙群岛等作出了贡献。他曾亲赴广州邀请广东省政府有关人员对南海诸岛作了比较深入的研究,并于1947年6月11日至15日在广州文庙召开了一次西沙、南沙群岛物产展览会,将各群岛的物产实物、标本、照片、图表以及地理、历史文物资料等公开展览。短短几天,“观者达30多万人次,使广东人民对南海诸岛的重要性有一个比较深刻的印象。”此外,张君然根据收集和调查的资料,结合各岛现实情况,拟定了《海军管理和开发西沙群岛的意见书》,并根据国际气象组织的要求,于1947年4月在西沙设立第一个气象台,每天用电台向海军总部上报气象信息。为了纪念1946年海军收复和经营西沙群岛的工作,张君然在永兴岛立下了一方水泥纪念碑,其正面碑文为“南海屏藩”,背面刻有“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旁边署“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张君然立”。此碑至今仍立于永兴岛上,成为西沙群岛归属中国的一个历史物证!

历史走到特定的那一年,多少国民党军人去了台湾。张君然没有去,他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退出现役后,他回到上海工作,曾任长宁区政协委员。1986年11月,张君然应部队邀请回到阔别近40年的西沙参加收复西沙和南沙群岛40周年纪念活动。12月13日,当君然老人再一次踏上永兴岛的土地时,心潮难以平静。他后来写道:“我从1949年6月离开永兴岛,迄今38年了,现在旧地重游,感慨良多……西沙现在已经成为我南海诸岛的政治和经济中心了。也是我们今后开发和建设南海群岛的重要基地。它将真正成为我们的‘南海屏藩’。我缅怀半个世纪来为这个事业贡献力量、甚至献出生命的朋友和同志们,谨向他们表示诚挚的敬意!”

美丽是西沙的名片!2005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组织专家和网民进行“地理选美”,西沙群岛被评为中国“最美丽的岛屿”第一名。专家说,从空中俯瞰永兴岛,就像是镶嵌在南海万顷碧波中的一颗美丽的心。然而,西沙的美丽绝不仅仅来自她的自然风貌,我看得见,在西沙上空悠然飘过的白云,有着君然老人那永不肯散去的南海情、西沙魂。正是因为有了无数像张君然这样的人,西沙才如此美丽,他们胸中跳跃着的这一颗最美的“中国心”,灼灼地光耀着三沙地界,灼灼地光耀在神圣的中国版图之上!

本文内容于 2012/12/24 1:05:39 被大洋飞鲨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