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02年12月,我跟同时入伍的新战士一样,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了驶向军旅的列车,在车上彼此介绍了解后显然没有了最初的紧张和忐忑,这样的心情直到列车进入广州火车站,我们都知道迎接我们的将是人生中一次巨大的转变。

“新兵连”一个不是很陌生的名词,来之前就做足了功课,知道只是一个能让人脱胎换骨的地方,殊不知我由于自我感觉太良好,犯下了一个非常愚蠢的事情,跟副班长打架,由于当时没有搞清楚形式,不知道侦察兵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我的后果是可想而知的,我被狠揍了一顿后还被罚站了一晚的军姿,直到现在我的印象还是非常的深刻。每天的训练都是枯燥乏味的,就这样我迎来了军旅的第一个春节,但是这个和谐的春节还是被我无情的破坏了,吃完午饭我跟战友闹了些矛盾,持续矛盾的后续故事是,我召集了全班10个新兵就在年三十的中午打了一次群架,这个后果对我的打击无疑是残酷的,在班长的一些列体罚过后跟连长说是他指使我们打架的,就是我的个人行为导致了我的新兵班长在年三十的下午,卷着铺盖回了老连队。

新兵集训结束,我由于被连长称为“吊兵”而被留在了警侦连,到了连队没有班长愿意收我,说我本事没多大,惹事的能力倒是很厉害,最后还是我新兵连的第一任班长要了我,我的感激之旅就是在这一刻开始了,刻苦训练成了我每天告诉自己的,但是没有过多久上面领导说让我去学开车,我知道我侦察兵的生涯结束了。

在以后的军旅生涯中我学习了很多专业知识,也荣立了两次三等功,最终提干到转业

我始终都感觉是军队培养了我,谢谢你我的老班长

我的老班长叫“刘光辉”如果谁认识的话麻烦通知下我QQ726321485,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