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我在电视里看到越战片,我想这肯定是没有参加自卫还击战的人,至少他们不了解自卫还击的处境,我们才是真正的高干子女,个个都是好样的,我们的老爸也下了军令状,任可儿子战死杀场决不会拉后腿,我在这里就把老爸的老战友和我的谈话告诉你们。1979,2。7,下午,4,20,左右,我们营正准备进入战前时,营里就把我叫到营部。我一到营部就看见了师长:边贵祥,师政委:吴委恩庆,副师长:李万余,我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也就没敬礼,赌气的说边叔叔你找我是想叫我到后方去,还是传答我老爸,老妈的命令来的,我一气就坐在桌子上,把衣服脱了下来,你不用说了现在上上下下战友都在说,你是来接我们少爷兵回后方是的吗,还什么老革命,都是假的,我们不用你接我去他们全部回去,看你们的老脸往那放,还到处吹什么牛,我是你老班长的儿子,是你侄儿,我有你这个叔叔真丢人。政委,副师长,都笑了。哈哈,老边呀,你看看来头不对呀,不知好人心小王八羔子,马上过来拉这我说,你这个小王八蛋。怎么吃枪药了,来先坐下,就给我一个橙子,我说不坐,你们都不是好东酉。边叔叔笑笑,就过来说,王八羔子,你想造老子的反不成,我们是请你来,是叫你见几个人,不是和你吵。切你们会有那个好心,政委笑笑的说是真的,人都来了,就等你了,我才不相信你们的鬼话,副师长:李万余,凶巴巴的走到我身边说王八羔子,来人帮了这个小免崽子,你敢。我有没做逃兵,你根本就不是兵,名册上根本就没有你黄忠跃,送回后方,这个免崽子上去也是个怕死鬼,向是真的一样,政委马上拉着我.小声告诉我.快求挠要不真的帮了就完蛋了。吴叔叔我不回去,我好不容意敢上这次自卫还击战,我都给老师同学写信告诉他们了,我要当英雄,听后都在大笑。边叔叔用手敲了我几头。走跟我去招待所。看你的小伙伴去,真的,是谁你去就知道了,我笑了,走带路,政委,副师长笑着说老边,我们是他的老子。还是他,是我们的老子,边叔叔开心的逗我说.小王八羔子,老子腿痛不能走你过来背我,。不抓我回去我就背。好不抓。先看看你的力气到了战场上,能不能背动你的战友,背就背有什么了不起的,吴叔叔给我拿衣服,都笑了.别问我叫叔叔,你叫老吴警卫员,首长还有分咐没有,要不要我们三位老警卫抬你,我笑了,我穿上衣服,我真的把边叔叔背到门外。我们到了招待所。我看见哥哥,还有我的白哥,同学,还有啊姨,三大桌,我们坦克五师的29名边外两名全部到位。好多的莱这一屋的人没有一个问边叔叔叫师长,和政委的。这里就一个女孩,我的同学张丽。边叔叔和政委,副师长给我们开香滨,就说到了战场一定要英勇杀敌。大回到放心吧首长大人。那天好开心,都在幻想中吹大牛。一个不样一个,边叔叔和政委,副师长。就成了我们的判官。我的白哥更能吹,他说在战场打死一个越军就割下一个耳朵。大家都笑了,边叔叔说你有时间割耳朵吗。他不出声了,你们都是好样的,决不会有一个是逃兵。深夜了我们各自回到营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