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今天是一位从没见过面的朋友的生日,他是一位曾参加过1979年发生在中越广西边境自卫反击战的老兵。

我因曾加入某军网的Q群与他“相识”。他经常跟我谈到广西,谈到那场战争。他和他的战友 们对自己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有挥之不去的情结。

去年,我和几位朋友到凭祥烈士墓给烈士点香燃炮 ,那一排排座落在苍松翠柏之中长眠着年轻的烈士墓,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挥之不去。据说,在广西和云南边境的青山上,那样的烈士墓有上万座。我的这位朋友一定有长眠在那里的战友。

回来后,我将祭拜烈士墓的情况写成文章,发在某论坛。有网友知道我在做客家文化之事,问看到多少位客家籍的烈士。我答,我们去祭拜的是保家卫国的民族英雄,与烈士是否客家籍无关。 我知道参战老兵这个群体中,有一部分人如今境遇不是太好,但一直没能为他们做些什么,深感不安。

今天那位没见过面的朋友的生日,我写一首不成诗的诗,送给他和他牺牲及活着的战友,表达对国家卫士敬意。

生如夏花,

死如秋叶。

此生何求?

人在北国,

魂在南疆。

此情何了?

前有古人,

后会来者。

祖国疆土必保。

本文内容于 2012/12/11 19:40:01 被huazhiqiao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