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记的98年电视天天在播抗洪事迹的时候,我们感觉洪水离我们还很远,因我们在,海拨高的地方,就算洪水来了,也不会淹着我们啊!所以每一次在电视里看到我的战友们在与洪魔战斗的时候,我们只能为他们祝福。但我们坚定一个信念,那就是再凶猛的洪水,也会败给我们“迷彩的海洋。”因为洪水的地方,就有迷彩,那怕只有一两个迷彩的身影,那也会看到生的希望。

一阵紧急的哨声,把我们从梦中惊醒,紧急集合。我们在没有任何的准备下,就接到了抗洪的命令,因为谁也不会想到我们驻地也会发洪水。所以还是兵太新了,对我们所住的地方不了解,我们驻地后面是长江,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发生洪灾的地点。用手电一照,前面全是水。很多群众就站在水边,看着水的中间。因为天太黑了,根本看不见水那边有什么东西?但从老百姓的目光里,可以看出那边的东西以他们一定很重要。在团长了解完情况后,我们才知道对面是一个很大的粮库,里面装的几乎是一个县城老百姓的口粮,现在已经被洪水包围了,如果再不转移,所有粮食会全部被洪水吞掉。“同志们,灾情就是命令,粮食就是老百姓的生命,现在是凌晨两点多一点,我们必须得在天亮之前把粮食全部转移,时间不多了,跟我来。”连长说完了第一个跳下了齐腰深的水里。我们也跟着一起下水,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我们一个拉一个来到了粮库的前,好大的粮库,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粮食。水已经漫过了粮库的大门,现在开门肯定是不行的,必须得先把水隔开。“后面的运沙袋过来,快一点!”连长指挥着。我们迅速的将运来的沙袋磊成了隔离带,将粮库的大门与水隔开。粮库大门开了,里面哪是什么粮食啊?那分明是一个一个生命在招唤。对于我们军人来说,誓把这一库的粮食转移完就是我对驻地群众的承诺,也是我们和平时期对军人使命的招唤。“一排在里面装,二、三排开始运粮。”这是连长下的最后一个命令,他带着一排冲了进去。从粮库把粮食转运到安全的地点路线不长,也就只有两百多米,但这两百多米必须要在齐腰深的水里进行,肩还得扛着上百斤的粮食。水里的情况也不清楚,反正我们没有停,几乎大家都是在用奔跑的动作,因为你如果走,你肩上会感觉更沉。在这两百米的途中,听得最多的就是“快一点!小心!坚持!”人已经是机械了,空手快速的进粮库,扛上装好的粮食就走,淌过两百米的水路,放下又快速的返回。没人指挥了,只有一路的“快一点,小心,坚持!”一个新兵扛着粮食一头掉进了水里,空手返回的战友一下将其提出了水面。“我告诉他,你掉进水里不要紧,粮食比你命还重要。”新兵还在水中寻找粮食。终于在水中将粮食捞了起来,但进了水的粮食比干粮食重了几倍,他吃力的在水中拖着粮食,没有人帮他,因为大家都机械的运动着,那新兵又一下掉进水里,但他又一下爬了起来,他的手里牢牢的拽着粮食,反复几个这样的动作,他将这袋粮运到了目的地。他从嘴里吐出了一口水,一下又跳进水中,加入了我们这机械的群体。没有人去观察他,也没有人去注意他,但今晚的运粮任务,让他终生难忘。今夜也属于他的光荣。

天边露出了白光,天空中下起了雨,粮库粮食也不多了,雨也越下越大,因为粮库已经被水浸泡了多时,怕粮库倒掉,所以我们被迫撤出。连长他们从粮库出来,只能看见眼睛了,因为里面的灰尘太大了,吐一口唾沬全都是黑的,连牙齿上都有一道黑杠。站在我们转移的粮食面前,我们全都倒在了粮食上面。粮库的工作人员在点着数,他们的领导对我们非常感谢。后来我们才知道,那天晚上,我们一个连转移了一百多吨粮食出来。没有鲜花也没有送行的人,我们这才感觉到累,也不知道是怎样回到营区,怎样躺在床的。只感觉我们还是幸运的,别的部队的兄弟们抗洪难度比我们大多了。累了就想坐着,坐着就想躺着,躺着就想睡着,睡吧,窗外的雨已经淋进了我的梦里。

“集合,动作要快!”我也不知道我这一睡睡了多长时间,只知道这一次集合的时间是第二天夜里的凌晨1点。由于上游的降雨量增大,我们驻地的一个工厂就在江边,那里的江堤决口了,这个工厂是比较大的工厂,厂区已经开始进水了。怎么办?首先得把缺口堵住,大型机械又进不来。工厂的厂长,工人,还有当地的领导全来了。那洪水才不管这些,它才不管谁来了,它用它的野性鄙视这一切。“党员,团员跟我,其它人去装沙袋。”连长下达着命令。“先用人墙堵,身体壮的出列。”班长站了出去,我也没有考虑的站了出去。连长过来看了我们几个,因为当时站出来的,只有我兵最新。还有就是这一跳进洪水中,也许永远就起不来了,水流太急了,当时只有用人墙。连长也要下水,我们都不让他下,连长说:“怕啥,我走了,还有副连长。”可我们都不让他下。最终连长在我们的劝说下,没有下水。他把我们要下水的人员腰上都系着背包绳,他就拽着绳的另一头,让我们下水。班长跳下去了,人根本就站不住,一下被水冲了下去,连长紧紧的拉着绳子,班长被拉了回来。连长把绳子分开,让我们每一个人用两个人拉。班长又准备下水了。“我来吧!班长!”我真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只知道这是我们军人应该做的。连长和战友看着我,班长也看着,我就一下跳了下去。水一下把我冲走了,我只能感觉到腰上战友在拉我,他们把我从水里拉了起,大家眼睛看向了连长。“算了,还是我去。”“连长,让我再试一次。”我脱口而出。我抱起一块大石头,一下又跳了下去。水没有把我冲走,但我要想从水中站起来,真的很难。班长看我没有被冲走,他也跳了下来,我们两就在水中抱着同一块石头站了起来。水已经淹过了我们的胸口。“快,快,你们几个也下,连在一起。”下来的人多了,我们相互挽着,用我们的胸堂与洪水战斗。冷,出奇的冷,就是夏天,这里的水也剌骨,何况现在是凌晨啊!“班长,我快不行。”“坚持,兄弟!”“班长,我真的不行……”我还没有说完,洪水赴面而来,我没有知觉了,我的身体被水冲了起来,我们人墙突然从我那里断开了,我被水冲走了,是在我没有知觉的情况下冲走了。好在我腰上有绳子,我被拖回了岸。我能听到连长在喊我的名字,又在用手压我的胸,不停的让我快醒醒,我也想醒过来,可我已经冷得没有知觉了。班长他们也上岸了,班长一下朴在我身上。“兄弟,都怪我,你说你不行了,我还让你坚持,你给我醒过来。”班长都已经快哭了。连长还在压我的胸,水终于从我的嘴里吐了出来。“连长,冷!”“不冷,不冷,醒过来就好了。”我从来没有见连长这样急过。“六班长,你重新带人组织人墙,一定给我注意安全。”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岸上升了一堆火,我就躺火边,好温暖,看着跳动的火苗,我的心也跟着火苗跳动了起来。指导员带着扛沙袋的人员上来了,班长们重新组织的人墙用生命堵挡着洪水。沙袋下水了,连长和指导员走到我的身边,我感觉这比火还要温暖。天亮了,太阳出来了,我又重新站回了水里,与班长们并肩作战。

后来我荣立了军旅生涯的第一个三等功,那是我当兵的第二年。我只告诉了家人,我立三等功了。而这一段抗洪的经历,我只是偶而与他们提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