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大哥是一名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参战老兵。现如今,那场惩戒越猴的正义战争早已尘嚣落定,定格在他们那一代人永远的记忆之中。虽说,三十多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不知何故,年过五十还算健谈的大哥却很少愿意谈及那场触及他灵魂深处让他终身都刻骨难忘的战争。

我曾于半年前在铁血版块陆续发表过几篇大哥在那场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浴血参战经历,有兴趣的战友可以点击以下链接,对不才的拙作进行批评和指导:1、《因为贪吃红烧肉,大哥在越猴的地雷前死里逃生!》;2、《在越军地雷即将被触发爆炸之时,一条大蟒向我军侦察兵及时告警!》;3、《战场的残酷超乎想象,一根香烟换了战友一条大腿!》

今天,看见铁血二十兄发起的《回忆对越自卫反击战故事 收藏新版纪念勋章!》活动通知,老海就忍不住又拿过键盘,写一写大哥在那场战役中亲身经历的一些战斗故事片段。或许,这些微不足道的个人经历永远都不会写入战史,但我坚信,她可以呼唤起一些热血青年们的爱国热情和激发出他们的报国志愿。同时,我也希望通过这些文字,让有志爱国报国的年轻人对中国陆军的光荣战史有更多的了解。

也许,生活在现在和平年代的人们脑海中,会把战时担负敌后侦察任务的侦察兵想象成为一个充满惊险、刺激色彩且写满传奇和浪漫的兵种。但在大哥他们这些参加过那场难忘战争的普通一兵眼中看来,自己被迫间(被侵略者所迫)所从事的这种高风险“杀人职业”(侦察兵)一点都不浪漫和值得炫耀,而只是在自己的内心中烙满了沧桑,带给自己更深的仇恨记忆!

下面,就说一说在那次保家卫国的正义战争中,大哥和一位名不见经传又带有几分传奇色彩的侦察英雄——老段一起经历的一次敌后“斩首”任务:

在前面的帖子里我曾介绍过:地方体校毕业、有着篮球专长的大哥当兵入伍之后,虽身在师侦察连这个号称“步兵之刃”特殊群体之中,但并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陆军侦察兵。因为,他们这支身在侦察部队却只从事训练和打篮球的建制班,只是为了所在部队组建篮球队只需,参加各类军地比赛、争先创优,体现部队“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这一主题而存在的

因此,在他和十几位师代表队“篮球高手”日常的时间安排里,不是像普通战士一样忙于训练战术、武器操作、擒拿格斗、水陆二栖、化妆侦察、伪装捕俘……等等侦察兵技能,而是和所在篮球队的一帮队友在每天练习篮球战术的配合演练和团队攻防。

而在直接参战之前给大哥上了最深刻一堂教育课并让他这个整天打篮球的油条兵猛然警醒的,则是一次突发在他眼前的地雷爆炸事件和二位战友遇袭后壮烈牺牲的痛苦经历!(这个故事请参看:《因为贪吃红烧肉,大哥在越猴的地雷前死里逃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网摘图片)

强烈要求脱掉篮球服来到基层连队进入一线作战部队的大哥,在经历了敌后和前沿战壕里半年时间的战场洗礼之后,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基本上合格的陆军侦察兵。就在这时,一个看似简单结果发展却很波折的艰巨任务落到了大哥和他的一帮战友肩上——化妆进入越军后方完成一次重要任务。

这是一种战时越境深入敌后进行的危险性极大的任务,此前,大哥所在的小分队已经多次执行过此类任务,在出色完成多项任务的前提下,大哥的三位战友也分别在行动过程中英勇牺牲。所以说,在战场上有太多的不确定性,没有任务的难或易,只有不可预见的困难和必须完成的使命。

接受上级指示,带领大哥执行这次非常重要的敌后任务的带队干部是一位身材矮小、面色黝黑、相貌五官看似都有点猥琐、酷似越南人的云南籍作战参谋——老段。之前,大哥和战友们并没有见过这个从地方部队调过来的人(当时的部队分为野战部队和地方部队),也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只知道他由上级指派,专门负责此次的敌后行动任务。

看着眼前此人,大哥等人便犯起了常人都极易出现的以貌取人的错误,他们怀疑眼前这位双目炯铄的“越南人”是不是真的可以指挥自己和几名“精英”完成此次任务,会不会因为他的存在,在执行任务时再拖了他和战友们的后腿。于是,在面带不屑的同时,大家言语、神情间也对正连级的老段多了几分藐视和不以为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网摘图片)

午夜时分,觉足饭饱已经化妆并换装完毕的大哥和侦察分队的另外四名战友借着夜幕的掩护,在一身当地山民装束的老段带领下,借助已经多次勘察发现的山间隐蔽通道,谨慎地通过越军在前沿布设的阵地、哨卡和雷区,在历经了四个多小时漫长而惊险的跋涉之后,他们走出了山坳,来到了一处丘陵和山地连接地带。

接下来整整一个白天的时间里,老段都是安排大哥等人蛰伏在一家山民的地坑里隐蔽。而他自己却操着极流利的越南语出门,在外面晃荡了一天,收集到了对此行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辅助情报。直到月亮重新悬挂在夜空之上时,匆匆返回的老段才带着这支特别小分队重新借着夜幕的掩护继续向越南后方更纵深的地区运动。

第二天凌晨四点左右,迎着黎明间最黑暗的暮光掩护,一身疲惫、一路有惊无险的小分队人员在老段轻车熟路的带领下来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一处貌似越方的农机厂所在地。这一路走过来,大哥等人已经开始对老段初步服气了。因为,从越军的部队驻防、哨卡布置到地形地貌、风土人情,这老段简直就是一个越南通,真不知道他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或许,干脆就是个越南人吧……

接近这处毫无人声的院落之后,大哥等人都注意到:这座位于丘陵坡地上的小院内几栋建筑黑黝黝的无光,而四下也是静悄悄的,只有几里外的村落偶尔传过来几声狗叫。看得仔细了,他们还注意到:院子中间那座已经被炮火炸毁了一半的破旧厂房堆满瓦砾的空地前居然还飘扬着一面残破的越南国旗。

根据老段临时布置的战斗任务,小分队开始了这次由中国军方前线高层策划已久的定点“斩首”行动——消灭越军一名重要的前线军官。根据已掌握可靠情报,此时,这名享有些特权的越军指挥官应该正在这所院落西侧的一间砖瓦房里和他的情妇在夜聚销魂。

眼看着黎明接近、天色渐明,老段便安排行动组六人中的二名战士在院落外围的二侧担负警戒,其他四个人组成的二个战斗小组则借助院落内散布的热带植物和断墙残垣做掩护,悄无声息地分别从前后开始快速地向目标所在的那间砖瓦房扑去。

这时候,通过简短的战前布置,大家都已经明确了自己所要担负的任务,那就是彻底而果断地消灭眼前这间房间内的一切生物。

大哥跟在老段的身后来到了那间表面涂有斑驳黄蓝涂料的砖瓦房门前。没想到,身手灵活的老段纵然使尽了手段,居然也没有能够打开那扇从内部反锁的房门。

正当守在房门另一侧看着东方发白、天色渐亮有点着急的大哥准备做出突击手势,示意老段一人掩护、一人强行破门而入的时候,只听见“哒哒哒——”几声枪响,房间内有人对着他和老段所站立的木门处已经用冲锋枪打出了短点射。

知道试图隐蔽进行的行动已经被对方发觉,同时,也更加佐证这屋内开枪之人就是自己将要行动的目标,于是,老段和大哥二人没再有片刻的耽搁,几乎是同时,二支“56式”冲锋枪便隔着木门向着屋内开枪之处密集地扫射了起来,直至把弹匣中的子弹全部倾泻而出。(实战中的侦察兵对微冲还是不大感冒的……)

霎时间,密集的枪声响彻了这黎明前的空宇。

与此同时,听到枪声前后响起的屋后那一组突击队员也开始了动作,他们两人在用冲锋枪从后窗扫射破窗之后,紧接着,就是两颗手榴弹冒着烟雾飞入了这间面积不大的房屋之中。

“轰隆——”、“轰隆——!”伴随着木屑和杂物以及血肉的凌空横飞,眼前的这间砖瓦房的一角禁不住爆炸产生的冲击,也坍塌了下来。

在这夺命的二声巨响之后,房屋内彻底归于了沉寂!留存在大家眼前的,只有弥漫着的硝烟和晨雾间夹杂着的腥臭气息。

借着还未散尽的烟雾,老段和大哥先后冲进了那已然残破的木门。仔细搜索之后,他们在一个军用单人床上发现了一男一女二个已经残破彻底毙命的尸体。就在老段对这两名男女越南军人(那名女越猴居然也是军人)的军服内随身证件进行鉴别的时候,屋外不远处已经传来了越来越密集的枪声。

事已至此,大家都知道,剩下的任务只有一项了,那就是:利用黎明前还算朦胧的夜色做掩护,尽快脱离这片平原地带,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到北部的丘陵和山林之中去,摆脱越军越来越接近的追捕。

就这样,六个人呈后撤战术队形,一边打一边撤,在渐渐密集的弹雨中闪转跳跃,快速向着边境所在的北方突围。这个过程中,还是要感谢老段,若不是他随时提醒,大哥他们几次都差点走进绝境。

后撤到树丛渐多的丘陵之中后,借助着山坡地势大家向下俯看,发现越军有大约一个连的兵力正在向大哥和老段他们所在的位置快速呈扇形杀到。眼看着天色已经渐渐大白,危险也在一步步向侦察小分队的六个人身边逼近。

面对这种危险情形,身为指挥员的老段果断地下达了命令:大哥和另外四个人停止射击,借助树林的掩护由山坡的西侧向边境山区的方向快速后撤。而他自己则是边打边撤,用火力把追击的敌军引向了山坡东侧通向平原的另一个方向……

脱离了敌军追击的大哥和他战友,在返回到越南境内第一天躲藏的那家山民农舍里继续隐蔽蛰伏了一个白天之后,在午夜来临之后,他们五个人在山民的帮助之下,借助我军炮火打击对越南阵地和纵深造成的混乱,他们利用夜色悄悄冲过了前线,来到了我方阵地。

这时候,面对前线首长的表扬和成碗灌下的庆功酒,躺在祖国怀抱、战友身边的大哥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他内心充满了内疚,对老段有一种深深的歉意!此时此刻,他强烈地期盼着老段能够平安地凯旋而归。那时候,他一定双手捧上一碗好酒,真心地敬老段一下。

此时,他有太多的理由相信,那位貌不惊人、言不压众的老段——段参谋,已经牺牲在了越猴的枪口之下,成为了一名只能祭奠的烈士!要知道,面对几百个越南士兵的追击包围,老段可以全身而退的机会微乎其微。想起自己曾经对老段所表现出的不敬,大哥更是深深地自责!

就在他为此而郁郁寡欢、深深痛悔之际,第五天的早上,已经被他定位为“烈士”的老段居然笑呵呵地再次出现在他和几位一道执行任务的战友面前。他还是那一脸的猥琐神情和一副酷似越南人的可狰长相,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形象仿佛高大了许多。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老段居然就死里逃生了!

处在惊喜中的大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一米八几身高的他禁不住冲上前去,将瘦小的老段紧紧地拥抱、高高举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网摘图片)

原来,掩护大哥他们五人撤退负责殿后的老段,在阻击了越军的追击部队之后,便快速向着和大哥他们后撤路径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在这个后撤的过程中,他亦在不停地向越军开枪射击,目的就是为了把追击的敌人全部引向自己所在方向,以便自己的战友有时间快速向隐蔽地突围。

所幸老段入伍前就是山民出身,脚底下翻山越岭的功夫自然是一流,再加上一直从事侦察业务训练,更为专业骨干的他此时快速后撤提供了强有力的保证。就这样,老段和紧紧相迫、拼命追击他的越军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一个多小时的快速奔跑之后,他已经突围到了丘陵深处的一条河边。

意识到自己如若强行泅渡,一览无遗的河面之上使自己暴露在越军的枪口之下风险很大,于是,经验老道的老段便纵身扑入到了河水之中。在这个过程中,他掏出匕首砍下了一根芦苇,又用随身携带藏在腰带间的金属通条将这根芦苇的内部膈膜贯通。

随后,他整个身体便潜入到了浑浊的河水之中,嘴里咬着芦苇杆换气,一路抓着河底的杂草,向着河流的下游慢慢潜游而去……

就这样,老侦察兵老段巧妙地骗过了越南数以几百计的追兵,在下游越南追兵稀疏的地带寻机上岸,进入到山林之中。在躲避了白天越军日渐加强的搜索抓捕之后,他利用夜色的掩护,利用二个晚上的时间,再次回归到自己的阵地之中。

第二天上午,刚刚归队的老段便就又神秘地消失了。就仿佛他根本就不曾在大哥所在部队出现过一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网摘图片)

结束轮战后,回后方参加休整的大哥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里才从师部的一位干事口里得知:那位在敌后露了一手就又快速消失的老段,是当地部队一个极富传奇经历的老兵。他曾在美国侵越后期被我方派遣到越南,培训越南的特工人员,支持越南人民的“援越抗美”解放事业。后来,奉命回国的他又参加了惩戒越南狼子的对越自卫反击作战。

一直从事侦察专业的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越南通,也是一个个人处分比立功受奖还要多的老兵油子。当他的部下都荣升为军区侦察科长时,他还是一个连职干部……

——想了解真实的海军航空兵军事院校、海军航空兵和真实的从军经历吗,请关注以本人在海军航空兵院校里的亲身经历所撰写的纪实性小说——《好男当兵》!她会在平淡间让你感受到火一般的军旅激情和战友情谊!相信:所有想去当兵的、正在当兵的和曾经当兵的人都会在其中有所收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華鐵血軍團 ——热诚欢迎您的加入!

========================================================================================================

了解活动详情

[活动奖励]

一等奖 1名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念勋章+ZIPPO 弹痕打火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等奖 2名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念勋章+菲尼克斯 Fenix E01微型手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等奖 5名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念勋章+100金币

回复奖 3名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念勋章(注:以非楼主身份的有效回复数量作为评奖参考。回复将仅适用于一二三等以外的参赛作品)

更多老兵回忆

对越自卫反击战专题

抗美援朝专题——寻找被遗忘的记忆

向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英烈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本文内容于 2012/12/13 22:37:34 被好兵海东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