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主席说:“那好么,要孝敬父母。连父母都不孝敬的人还肯为别人服务吗?当然不会。”我发现他眼神忧郁,目光黯淡,一动不动,他在沉思默想。他老了,眼角发散出的皱纹刺得我心疼,头发一根一根悄然变白。半年多来,我帮他按摩时,他脚背和小腿的肌肤失去了弹性,按下去一个坑,久久不能平复,这是浮肿。老人家已经六七个月不肯吃一口肉。青黄不接的季节,他二十多天不吃一粒粮。常常是一盘子马齿苋(一种野菜)便充一餐饭;一盘子炒菠菜,便能支撑着工作一天。周总理一次次来劝:“主席,吃口猪肉吧。为全党全国人民吃一口吧!”毛泽东摇头:“你不是也不吃吗?大家都不吃。”宋庆龄特意从上海赶来,亲自送上门来一网兜螃蟹。毛泽东对宋庆龄始终保持着特殊的尊敬,所以收下了螃蟹。然而,宋庆龄一走,毛泽东便将螃蟹转送了警卫战士。

我想起前年、去年随毛泽东视察各地时的情景。不少头脑发热的负责干部说假话,搞欺骗,毛泽东当时就批过一些人:“你们是放卫星还是放大炮?你们那个十万斤,我当时就讲了不可能。你们还是在报纸上捅出去……”我帮他按摩失去弹性的腿脚,一边听他讲中国历史上发生过的一些大灾荒,听他讲当年红军吃树皮咽草根的斗争生活,听他讲革命的道理和最高理想。毛泽东伸出一只手,抚着我后背说:“小封,我不放心哪。他们许多事瞒着我,我出去哪里,他们都能作准备。你们要下去,你们能看到真实情况,要告诉我真实情况……”{毛主席卫士 封耀松}

李银桥说:追随毛泽东左右,目睹他以超人的智慧、意志和力量扭转乾坤,那是何等撼人心魄的日日夜夜啊!毛泽东的魅力和人格深深吸引了我,感动了我,我心甘情愿去服侍他一辈子。毛泽东用手一拉,把我一下子揽入怀中,抱紧我放声大哭:“银桥,我死以后,你每年到我坟前来……看看。”他不停地用于拍打我的后背,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我怕他哭伤身体,先禁住自己哭,再去劝他。一句话没劝完,我自己早又哭出了声。几天后,我终于洒泪离开了毛泽东。(毛主席卫士 李银桥)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