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这班岗站了一宿!从此再不站岗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问一下当过兵的战友们,谁能说出当兵期间站了多少次岗?数得过来吗?数不清吧!我也数不清!反正当了六年兵就站过六年岗!但如果问一下战友们能记住几次站岗的大事,趣事,惊险的事,恐怕谁也能说出几个!从到连队在自豪和激动战战兢兢中的第一次站 岗,到离开军营前那满怀眷恋的最后一班岗,总有很多次站岗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就象前些日子我写的:车站值勤—差点丢了性命!水井站岗刺刀见红啦!那都是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否则也不会几十年后还记忆犹新了!写成贴子啦!

真正难以忘怀、而且深深眷恋着的是一九六八年三月十一日夜间那次站岗!那岗站的时间之长,(站了整整一夜)上岗人数之多(几十个人)历史空前!

那是离开军营前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就摘下帽徽、领章从此告别战斗生活了六年的连队和朝夕相处几年的战友!

从宣布退伍名单说起吧!老兵要走,连队把仅有的几只猪杀光,千方百计把伙食搞好!用连长的话说;这些老兵都为连队建设立了功了!吃了苦了!他们要走了!不能亏待他们!(那年大复原这些退伍兵大部分是当了六、七年的,还有八年的,最少的六三年入伍也当了五年了!)从宣布退伍名单后连长就不让老兵站岗值勤,甚至上班,那时我们连承担着一个“五七造纸厂”的造纸任务、从建厂到造纸全部担当了!流水线生产从第一道工序的备料到最后的切割、包装!全部由俺连战友担任!这次老兵一下子走近30个人,直接没法生产了!

这时老兵们提出了响亮的口号:站好最后一班岗!我们一直坚持顶班生产到离开军营的最后一天!而且决定在脱下军装的前一天晚上,全部由老兵站岗值勤!站好这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班岗!留队的战友说啥也不让啊!明天你们就走啦!今晚好好休息!找到连部,最后还是连长理解老兵:让他们站吧!今后他们没机会啦……当连长说这话时他动情了!在场的老兵,新兵也动情了……

当时按规定每班岗两个人,地点就是造纸厂,其实就是一个东西长几十米的大车间,游动哨也就是围着车间转转,另外在宿舍,伙房巡逻,一夜六班岗每班一个半小时!今晚所有退伍老兵承包,共三十个人,只好每班4、5个人,我们班我、付班长、老梁俺三个排了个二班岗!当兵的有两句话:当长不当司务长,站岗不站二班岗,你想刚暖和过被窝来就得起来,可今天这班岗就不管是第几班了!先躺回吧!翻来复去的折腾,听听战友们也在“烙饼”,轻轻问声:没睡着吗?大家一齐回答睡不着啊!班长!今天班长也不行使权力了,睡不着就不睡吧!是啊!天一亮我们三个老兵就走啦!谁知什么时候再见呀!珍惜这点时间说点吧!

大家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找些不咸不淡的话题来说,就差那:今天天气哈哈哈了!大家都守版规:谁也不提明天、分别那敏感话题!该上岗了!往日是不等到点上班岗就来叫岗,今天也没来人来叫了!三个老兵起身上岗,俺班还剩下的四个六五年入伍的新兵(这些新兵都当了三年了),齐呼拉的起来了:班长俺们陪你站吧!这是你们站最后一次岗了……老兵当时就流泪了!

就这样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带领全班站岗!当走到哨位接岗时愣了!上班岗在一班长老尹带领下也是全体上岗!还死活不走了!黑暗中只见不远处还有三五成群的战友在遛达!今晚对于所有人都是个不眠之夜……

大家都在这寒冷的冬夜里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告别!我们黙黙的沿着厂外行走,大家都一言不发,没有了往日车间的隆隆声,整个旷野死一样的寂静,静的吓人,静的令人窒息…总得找点话说呀!还好,高绪起同志突然问我:班长还记得我往你被窝里放老鼠吗?怎么能忘呢!你小子打扫卫生抓了个小老鼠放我被窝里,以为我睡着了!过后还问我知道吗?班长你别说啦!你比我还损,你把那老鼠弄死,血乎淋那的用纸一包放俺挎包里,都成鼠干啦!(这高同志就是鬼点子多,还真亏他引起个话头,打破这可怕的沉黙,难怪开玩笑时战友总说他一个麻子一个心眼!老兵们到现在在一起时还记起“高大麻子”!好想他!别笑战友:俺班就俩“残次品”啦!开个玩笑别拍呀!)

付班长薛景印也不失时机的插上了!班长是够损的,那次不知从哪里捡了棵大马牙,放俺挎包里…引起大伙一阵大笑!大家七嘴八舌的说起大牙之事!那是助民生产在地里耕出一棵马还是驴的大牙,好大来!大家一声惊叹!大牙!(俺薛班付前门牙大!不用俺送这外号就名符其实的---薛大牙!)后来把这棵牙包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放在薛付班长挎包里,时间长了早忘了,一次“天天读”薛班付打开挎包发现这个包包,他一层层拨开…当最后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全班异口同声:大牙!自然是一阵哄堂大笑……这点滴回忆打破了可怕的沉黙,付班长还加上一句;班长别忘了俺薛大牙!(一直没忘啊!他家是宁阳,他说过:俺回家种地,没机会出来,班长你有机会来看俺吧!记住从瓷窑下车……没成想早已失去联系,近些年一直在找他末果,)

就这么走走仃仃边走边说,不时的看到其它 班排的老兵、新兵一起“走岗〃也象俺班一样上大岗了!看到那亲手在海滩上建起的厂子,望着那熟悉的车间,设备,如今冷冷清清的立在那儿,不知明天老兵一走怎么生产?全班剩下四个战友正付班长会是谁呢!他们能带好新兵吗?(实在是闲操心!人家四个人后来三个提了干部,零六年一起来看过老兵,这是后话)也不知站了几班岗,也没有叫岗,第二天才知道除了在伙房帮厨的全连几乎全部上了岗!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老兵梁红书平时话少这一晚也唠叨了不少,说的最多的是俺和班长一块来的一块走!回去还在一个城市,战友们到潍坊能见俺俩!

平时这站一班岗个来小时真觉得长,尤其在这寒冷的冬夜犹为难熬,可今天不觉得冷!没试着长!唯一的感觉是心里热,眼眶热!没人来换岗,不用去叫岗,全连都在站岗!直到炊事班来喊:吃饺子啦!才一起下了岗!炊事班忙了一宿包的“滚蛋饺子”﹝这是咱当兵的行话!恐怕也是光荣传统吧!)连长指示别等明了天吃了!早吃吧!大家冻了一夜啦!

就这么结束这最后一班岗!一次站的时间最长的岗,一次上岗人数最多的岗!一次刻骨铭心一生不忘的岗!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班岗”-------从此再也没有站过岗!!

大冷的天让战友们陪着站了一夜岗!不过意了!谢谢您啦!

2012•12•

本文内容于 2012/12/11 12:26:48 被小编L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老滕说:“可真到了最后那几天,不让我们摸枪,不让我们上岗楼,大家猜觉得不一样了。。。也许连长没理解老兵的心思!岂不知这举动说不定对老兵是一种伤害”!


是的,这是一种对同志的不信任,现在的部队枪械管理,战士平时根本摸不到枪,实行枪,弹分开管理,更有甚者,平时训练,使用的是仿真训练枪。唉,也不知道现在的头头们是怎么想的,难道战士都是阶级敌人???


我们当年枪架就在宿舍门口,子弹手榴弹就在枪下面的格子里,除了临走那天,向班长缴枪后,再不摸枪了!在这以前,谁愿意动枪都可以,没有人管你。


退伍以前我一直是带班查哨的,在宣布了退伍名单以后,当天晚上,我自愿站了第一班观察哨的岗,第二天摘下了帽徽和领章,成了一个退伍兵。当然,“四人帮”粉碎后,落实了党的政策,本人重新穿上心爱的军装,把一辈子贡献给了国防。

58楼乙亮

寒冬腊月在大山里站岗,风高月黑北风呼啸,遥望着远处城市的灯光,这个时候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是幸福?”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能让我夜里睡个囫囵觉就是幸福。”我知道今天全国大部分人都能睡个囫囵觉,他们也许觉得这是寻常事情,谈不上幸福这个话题。可是对于每夜都不能睡个完整觉的战士来讲,神马都是浮云,不用站岗睡上一整夜就是幸福。

火车的鸣笛声,惊醒了我们沉溺的心情,但还是迟迟不肯离去,和战友紧紧的拥抱在车前,往日的刚强,流血不流泪的宣誓,都已经被泪水取代。此刻我们忘记了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古训,因为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脸上的坚强与严肃已不知去向,而更多的是柔情与留恋。不管以前曾经吃过谁的苦,受过谁的罪,现在谁也不会计较!现在想到的唯有战友间那无可代替的情义!这样的分离虽然寸断肝肠,但若有来生选择的话,我们还会豪不犹豫的选择军营,选择这片只属于男子汉的绿色阵营。

65楼teng888

 以下是引用乙亮 在第58楼的发言:
寒冬腊月在大山里站岗,风高月黑北风呼啸,遥望着远处城市的灯光,这个时候如果有人问我:“什么是幸福?”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能让我夜里睡个囫囵觉就是幸福。”我知道今天全国大部分人都能睡个囫囵觉,他们也许觉得这是寻常事情,谈不上幸福这个话题。可是对于每夜都不能睡个完整觉的战士来讲,神马都是浮云,不用站岗睡上一整夜就是幸福。

战友这话实实在在!退伍前老兵在一块说起回家先干什么?我说什么也不干先睡它两个月觉!把六年的损失补回来!你说咋的!还不行来!不适应,几乎好长时间半亱醒来迷迷糊糊还想着站岗来!满脑子里还净情况!

67楼teng888

 以下是引用卖血去上网 在第61楼的发言:
火车的鸣笛声,惊醒了我们沉溺的心情,但还是迟迟不肯离去,和战友紧紧的拥抱在车前,往日的刚强,流血不流泪的宣誓,都已经被泪水取代。此刻我们忘记了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古训,因为我们是最亲密的战友!脸上的坚强与严肃已不知去向,而更多的是柔情与留恋。不管以前曾经吃过谁的苦,受过谁的罪,现在谁也不会计较!现在想到的唯有战友间那无可代替的情义!这样的分离虽然寸断肝肠,但若有来生选择的话,我们还会豪不犹豫的选择军营,选择这片只属于男子汉的绿色阵营。

谢谢战友发自肺腑的精彩点评!把战友分别时的场景重现!不错!分别时的眼泪每个人都毫不掩饰,也豪不吝惜,同时我想信当战友需要血时、你会毫不犹豫的挽起袖子,露出胳膊……咱不卖血去上网了!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