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才在旧上司命令下投降,现在又开始“亲善”了?日本人杀得菲律宾人还不够多吗?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小野田宽郎,1922年3月19日出生于日本和歌山县海南市。1939年3月到“田岛洋行”的武汉分店工作。1942年12月被征召入和歌山步兵第61联队,后分配岛步兵第218联队。1943年9月成为甲种干部候补生,1944年1月进入久留米第一种陆军预备士官学校。8月毕业后成为士官勤务见习士官。9月进入陆军中野学校二俣分校,接受游击战训练。11月毕业后被派往菲律宾。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1944年12月17日,上司谷田命令23岁的小野田在卢邦岛开展一场针对美国人的游击战。他对小野田说:“我们撤退,但只是临时的。你们进山,用埋地雷、炸仓库的办法与敌人周旋。我禁止你自杀或者投降。三年、四年或者五年之后,我将回来。这个命令只有我才能取消。”图为当年报道小野田归国的杂志。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1945年2月28日,美军在卢邦岛登陆,大部分的日本士兵不是投降就是战死。小野田把剩下的人分成小组,同伍长岛田、上等兵小冢金七、一等兵赤津三人一起隐人丛林,继续顽抗。图为1974年2月20日,与小野田偶遇的铃木纪夫和小野田的合影。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1945年8月15日,在盟军的联合打击下,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美军派出由已投降日兵充当的军使赴各岛劝降,同时撒下大量的传单。1945年10月,小野田看到了美国人发的传单,上面写道:“8月14日日本已经投降。赶快下山投降!”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小野田当时将信将疑。忽然听到不远处有枪声,于是认定战争没有结束,传单在骗人,他们又藏进了丛林深处。图为小野田的哥哥去菲律宾找弟弟时拍摄的照片,小野田的哥哥怕弟弟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便作了个大气球挂上条幅,上面写着:“宽郎啊,兄弟!”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每天清晨,小野田带着三名士兵爬上山峰,对着旭日敬礼,并继续着他的战斗。他的策略非常清楚:他无法占领整个岛屿,但是,他可以让岛上的菲律宾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因而产生一种无所不在的恐惧,在这个意义上,他就成了整个岛屿的统治者:这正是游击战的最高目标。这张是1974年2月铃木遇见小野田时拍摄的照片。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因而,他会突然的出现在村落,射杀当地农民,然后躲入山林。有几十个人农民在收成香蕉时,无端的被他们残酷的枪杀。图为得到了上司的解除命令书,小野田终于投降。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小野田等人保持着不断移动的战略,甚至连当地人都无法将他们捕获。停留在同一个地点几天之后,他们就会移动。在漫长的雨季,他们就扎营,因为没有人会在雨季上山。他们偷窃当地居民的食物,偷鸡,杀水牛,捉野兔,吃蜥蜴,他们甚至将保存晒干的香蕉充当干粮,以便维持一定的热量。图为向营救他的人员表示感谢。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但是他们无法猎取太多的食物,因为枪声会曝露他的战斗位置。当雨季来临,他们得彼此警惕,尽量保持清醒,以免在睡觉时因体温过低而死亡。图为小野田把军刀交给菲律宾军方,正式投降。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卢邦岛前副行政长官埃拉莫斯说:“小野田领我们看了他在森林中的藏身之地。那里很干净,墙上挂着‘把战争进行到底’的标语,还有刻在香蕉叶上的天皇肖像。他的手下活着时,小野田经常训练他们,甚至组织诗词比赛。”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小野田不知道其他小组的情况。埃拉莫斯说:“我的父亲曾同小野田打过仗。后来我当了警察,也同小野田的游击队交过手。我们在丛林中多次搜索都未能发现游击队的踪迹。为了让他们相信战争已经结束,我们散发了当时出的报纸和小野田游击队亲友的书信。事后我问小野田,你为什么不投降?他说,因为深信书信和报纸都是捏造的。”

给菲佣提个醒“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后一个侵菲日本兵1974年投降 (组图)

小野田在30年的战斗中共打死打伤了130名菲律宾人,包括士兵、警察和平民。许多菲律宾人主张把小野田关进监狱,并绳之以法。但是,由于日本政府的斡旋,当时的菲律宾总统马科斯赦免了他,并允许已经52岁的小野田返回日本。1974年3月12日,他与鈴木紀夫和谷口义美一起回到日本。图为老年小野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