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医院卧床33年后,52岁的步军还是走了。11月29日,浙江荣军医院的多位医生和护工在这位患者去世半个月后,再次坐在一起,不过他们讨论的不是他的病情,而是他的精神:步军在高位截瘫仅头部能活动的情况下,自学28年,克服重重困难,写出一本16万字的经济学著作。这本书已经被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并得到数位专家的认可。

“步军深深地震撼了我。他在苦难中坚守理想,这本书的每 一个字都是他用生命写成的。”步军的主治医生于国芳说。

“步军是我的人生导师。我来医院时才17岁,对生活没有方向,他一直鼓励我要学习,后来在他的指导下,我自考上了大学。”护理过步军15年的护工唐运其说。

在这个医院,步军已经成为一个传奇,他的故事不仅感动着医护人员,很多病人也都以他为榜样与病魔作斗争。

步军出生于军人家庭,从小立志从军。34年前,18岁的他如愿入伍,从浙江建德来到四川绵阳。正当他努力追寻梦想的时候,命运折断了他的翅膀。在一次执行任务中,步军受到重创,造成高位截瘫,头部以下失去知觉。那年步军仅19岁。

步军的战友方华回忆这段往事时连连摇头。“太遗憾了,步军那时表现就很突出,成绩在班里数一数二。”方华说,步军在事故发生的最初几年,非常消沉,认为自己没有了价值。

步军并没有因此向命运低头,在经历三四年的低谷期后,他开始重新思考人生。“我要证明自己活着有价值,对社会有贡献”。他对周围人说。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正值改革开放,步军对经济学产生了兴趣。想法很美好,而现实很残酷,在看书问题上,这个正常人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完成的事,成了步军自学路上的第一个难关。“我帮他做了个木板架子,放在床上,书本用细绳捆在木板上,再用橡皮筋将一根小木棍绑在手指上,这样他能勉强用木棍翻书看。”护工唐运其回忆。

医生得知步军有这个想法的时候,都觉得他只是在寻求心理安慰。但是,步军日复一日的坚持改变了他们的看法。“步军对他的生活从来都是只要求三餐吃饱,挤出一切时间看书搞研究。每一次肺部、尿路感染需要挂水时,他总要与我们‘讨价还价’,尽量不挂或者少挂水,怕影响他看书学习;有时候他父母过来看他,还没坐下,他就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我还有书要看’。”护理了步军30年的护士长谢留英说。

护工唐运其在医院陪伴了步军15年,他见证了步军做研究时的痛苦。在步军仅10平方米的病房中,书占据了大半的空间,几乎每本书都被他翻烂。因长期卧床不能动,各种并发症也随之而来,胆结石造成的腹痛、呕吐,让原本就虚弱的体质变得不堪一击。步军曾对亲近的医护人员袒露心迹:“我感觉自己是在地狱里做梦。”

“他受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尤其在精神上,比如当遇到难题,他没有地方可以交流,只能自己反复琢磨,有时一个问题要想几个月。步军几度差点精神崩溃。”唐运其说。

军人不服输的坚毅让步军坚持了下来。自己无法写字,就让护工帮忙把自己口述的内容记录下来。唐运其说,笔录下来的内容加起来超过了百万字。

步军研究的成果得到一些专家的认可,有多篇论文发表在专业的经济学期刊上。“他的想法很有前瞻性,比如他对于知识产业发展和应对金融危机的看法,都很有参考价值。”国务院研究中心下属的专业经济刊物《新经济导刊》总编朱敏说。出书前,步军多次向他们杂志投稿,目前已经刊登了3篇。

2012年8月,在多方努力下,步军的《新经济理论体系》在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生前,步军最大的愿望是,能多找几个专家评价一下他的著作,看看有多大的学术价值。“我不求成名,只希望我的理论能对社会有帮助。”这是步军在去世前常对周围的人说的话。

在著作出版仅三个月后,11月13日,步军因胆源性胰腺炎、胆道手术并发胆道感染伴多脏器功能衰竭去世。步军的离开让认识他的人悲痛不已。“我们希望更多的人知道这位病床上的英雄,让他的精神激励社会。”于国芳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